《新乐故事》之第三十一篇《工地绽放文明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8 04:22: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十九大开局之年,新乐社区党委、新乐社区文化工作委员在新安街道党工委办事处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在社会各界文化人士和社区广大居民群众的积极推动下,以讲“社区故事”,传承、传播社区历史和正能量文化为主线,面向新乐社区居民征集和约稿与新乐社区有关的故事、对社区的情怀或者具有新乐发展历史意义的照片及照片后的故事。稿件经新乐社区党委及《新乐故事》编辑委员会甄选,编入《新乐故事》书籍出版。

   经过半年多的酝酿、熔炼、不断提升完善,《新乐故事》全书编辑脱稿,即将付梓。书籍将由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出版。现在新乐社区公众号上陆续选载其中一些文章,以飨读者。

工地绽放文明花(外三则)

高致贤

清晨漫步于新圳河边,看到新安一路西头东面的人行道已被安全隔离墙封闭,为什么?前面在新建海滨公园;傍晚溜达在双界河畔,河岸实施封闭管理,也是因为双界河景区正在建设中,保护到施工现场,避免外来干扰。工地上在轰轰隆隆的施工;人行道上人们在悠闲自在地散步,各行其道,互不干扰。散步的人们,还可以在工地隔防墙上学习古典知识,欣赏当代书画。在那里,一幅幅“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玉不琢不成器”、“爱惜生命远离毒品”、“家和万事兴”和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大政方针、名言警句等等的古典今文,采用图文并茂的形式表达,将古典与现实有机地融合起来,古为今用,观今鉴古的名言警句用书画形式宣告于世。画面多为6平方米一幅,内容主要是中国传统文化,也有现代文化的推介。

《新乐故事》在酝酿中破土生长

例如,有一幅《我的中国梦》的画面上,两个聪明美丽的女孩童在施展捏像艺术,旁边还配了一首诗:

“始信泥土有芬芳,转眼捏成这般模样。

你是女娲托生的精灵,你是夸父追日的梦想。

让我们轻轻走过你的跟前,沐浴着你童真的目光。

让我牵手与你同行,小脚丫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上。

啊!中国,我的梦。梦正香……”

诗配画,书法佳,且行且看,仿佛漫步在北京颐和园的文化长廊之中,文化品位很高,让人获得一种很美的艺术享受,心情愉悦,感到深圳露天施工场地的文化氛围很高,有人誉之为“工地文化”。深圳的工地文化墙的面积有多大?不知道,但从网上查得——

深圳市总面积1996.85平方公里, 2010年末,全市住房总建筑面积4.09亿平方米;绿色建筑面积超6000万平方米。除了已建和待建的地方,深圳现在已经没有空地了。我不知道深圳的在建工地有多少?但是,深圳在建工地现场的安全保护设施已经发展到文化墙时代了,在建工地都有工地文化墙是可以肯定的。以新乐社区现有的工地文化推算,深圳市工地文化的版幅数字,只能用成千上万或数以万计的成语来表述了!当然,深圳的这种工地文化的发展、提高,并非一蹴而就的!据我所知,也是经过一段艰苦发展历程的。

记得我第一次到深圳的时候,市区不大,上海宾馆以西就是郊区了,而今全市无空地,增加了多少基础建设?我不知道,可是,几十年来,深圳的基础建设一直没有停过是毫无疑问的。这么多基础建设,在建时的工地安全保护,也不是一开始就像现在这样安全、卫生、文化的。

在强调“深圳速度”建设的二十世纪90年代,建筑工地几乎全是裸体施工,最初阶段,工地上分几个人看护,进而拉条有色塑料带作为工地警戒线,建筑工人下工之后,不少民工家属或没有找到工作的外来人员,可以随便进入工地捡些边头脚料或有用之物到工地旁边搭棚居住,形成上百户居住的“棚区”,我到几个棚区看过,棚区里似个“小部落”,部落里的“居民”们,养狗看家,磨豆腐,蒸发糕,炸油条,发馒头,做包子等等到处销售,政府花不少精力和经济才解决了棚区住户的苦难问题。

接着,就用塑料薄膜作为在建工地周边的围挡;随之改用铁丝网等作为防护临设;进一步改为压木板或薄铁皮防挡,但那些防挡都不适合粘贴书画作品,有没有民间书画可贴。

深圳实施文化建市之后,群众文化活动很快活跃起来,民间艺术创作繁荣,作者采用现代科技手段制作出传统典故图文,书法、绘画、摄影等文艺作品的展览,也逐步从室内厅堂展览走向户外广场公示。这个时期,深圳的在建工地圈围已经改为彩钢板了,每块彩钢板大约6平方米,正好做一幅大画。彩钢板底下用大约30公分的单砖砌成,砖块之间的接缝处涂上黑色,成为立体画面的一部分,看上去就像一堵质地很厚的工地围墙,现在又改为较硬的绿色塑料板,光滑坚硬俱佳,很适合于粘钉宣传画面,工地防挡墙遂成了书画家们大显身手的广阔天地,艺术界与建筑行业在此有机结合,将特制画布上的书法、绘画、摄影等作品粘贴或钉牢于工地防挡上,或在防挡上直接作画,作品内容多是公益性的,虽然也有一些介绍该工程承建单位的,但文化含量也很高,这既美化了工地,也美化了城市。

深圳的工地文化墙知多少?那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数据,难有准确统计。比如现在的新乐社区,哪里有工地,哪里就有工地文化,文化墙的数量与工地大小成正比,工地文化展示的时间与各地工期成正比,作品和墙壁同样具有“再用性”。保留时间较长的是那些待用闲置地的防挡上的文化也同样保留得较长!例如我每天往返经过几次的宝安实验学西南角,以前有一片空地,听说是因为原来的计划的使用不合理,改用其它什么项目尚未确定,就有人在那里私自种菜和滥堆垃圾,严重污染环境,有关单位就将垃圾清理干净后围起来,并在围墙上创作了:《我的中国梦》、《深圳打造全国文明城市》、《中华儿女报效祖国》、《让城市更文明 让生活更美好》、《创建文明城市 共享美好家园》等等一批绘画的公益广告。一些题有“中华文明”、“中国精神”、“中国形象”、“中国文化”和“中国表达”的绘画作品十分醒目,引起行人关注,早晚散步的老年人常常在那里伫立欣赏,双休天、节假日,有的家长还带着小孩在那里散步、读诗,欣赏书画。

一幅《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绘画作品,十分抢眼,画面上配有一首“走过了多少地方,见过了地老天荒。

而今策马回望,泪水新诗两行。

中华民族根千丈,历史苦难又辉煌”的楷书新诗和两幅老人骑马观古树的插图。诗、书、画在这里联姻,珠联璧合!

而今的工地文化,已成为深圳市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了!

2018326日于深圳

 

新乐也是中外文化交流场所

高致贤

外国人到深圳工作、学习、居住的不少,他们不断适应中国的生活环境,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太极拳队的晨练场地,在凯旋城的正门外的广场上。那一带不时有白人、黑人的中年男女和小孩出没,因为语言不通,开始互不言语,各行其道,而后见面微笑,进而打个招呼……社区里有外国人请中国“保教”,不时带着“洋娃娃”来看我们打太极拳。保教参与大家一起打,洋娃娃就坐在场边看,有时间,打拳的老人们就教他几招。小孩儿的兴趣很浓,就不时主动到他的保教身边学打太极拳 ,渐渐有了一些套路……

孩子聪明,领悟得快。开始时,他只是静静地坐在旁边看,进而他就站起来学习用手比划,学起式、学云手,学倒卷肱......比一会,看一会;手上动作划拉的比较顺利以后,他又专门学习脚上动作,学马步,学弓箭步,学登脚,学下式......而后又从起式开始,每逢双休日,他就来跟在大人们的画面学几招。渐渐比划得顺手了,他就站到他家保姆的后边去跟,还打得像模像样的,基本可以比划了。

最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那个洋娃娃来学太极拳了,他是不是回国,或者中国其它地方去了?会不会回来呢?不管他到那里,我以为,中国的武术文化之一太极拳的种子,可能已经在他的思想上萌芽了。文化交流必须通过人工操作,人员交流了,交流文化的条件更为扎实!

那个洋娃娃去哪里了?我由此想到改革开放前,我们内地属于不对外开放地区,没有到过北上广的人,看洋人只能在电影电视上。二十世纪80年代,我们县城已经列入对外开放的名单了,一位日本专家来考察我县刘娜娜养猪场,一位挂职副县长负责接待,我跟踪采访,休息发在《经济信息时报》上,县公安局长看到后,特地来问我:“怎么外国人来县里考察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说:“只能说明你们官僚主义、不负责任!……具体情况,你去问地区粮食局来挂职的龚副县长!”而今我们在深圳还和外国人一起上班,中国人的属下的员工中就有不少外国人,正是我国强盛的表现!

不久又看到那个洋娃娃回来了,跟着他的父母和妹妹,还同一些中国小朋友用比较流利的汉语言交流,原来是他的父母就在附近上班。据我所知,宝安实验学校就有外国老师执教。这里的学生不时参加在国内、外与外国学生的知识交流活动。中外文化交流,在新乐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2018.3.21.于深圳

 

记者记下我与深圳“关”结缘

高致贤

收到2013年第二期《经济与法治》杂志,其中50——51页上的《深圳二线关风雨30年》(连载二)里,以《“边防证”结下情结的高致贤》为题,记下我与深圳特区的一段“关”缘。现将该段文章全文附后,以留下那段称为“关内”“关外”的记忆。其中第5段开头的“1997年”实为2001年;第6段的“我于1995918日”实为2000918日开始办入境证”,正文中我已更正。

2013.3.24.

“边防证”结下情结的高致贤

1985年起,前往深圳的内地人须凭“中华人民共和国边境地区通行证”和居民身份证,在当时拿着“边防证”去特区公差,探亲成为内地人比较羡慕的事情

近日记者采访了与“边境证”结下情结的高致贤。

已经是76岁的高老,面色红润,身体硬朗。他原是贵州毕节市大方县的文联副主席,是当地有名的杂文家。

90年代末,他的两个女儿分别来到深圳打拼。每年他都来往深圳特区好几次探望女儿

2001年,高老女儿在紧挨着南山检查站关外中南花园买了商品房,退休的高老就一直居住至今。他在关外定居不久,南山区老人院邀请他夕阳”内部刊物,从此他每天都多次进出南头边检站十多年“边防证”与他永远就分不开

高老拿出当年的“边防证”介绍说:当时“边防证”是由户籍所在地县级公安局办理,一人一证,可带个小孩儿,每证最长有效期为一年。我于2000918开始办入境证,在县里办了多少次我记不清了,每证4元成本费,押金10元,若到期10天内不交回证件,押金就要不回来。我们远离家乡,哪能如期退证?所以花几十元押换得个今日之“纪念品”。直到2003310日关口才松绑:在深圳南头关口交2元钱办一张与身份证同用的“入境证”,限期3个月。不久政策更为宽松,内地公民直接凭居民身份证就可以进入特区。2010年底,二线关17个检查站关口逐步不再凭身份证等相关证件进入深圳关口,可自由出入了。

有读者评论:一步步走来都值得回味,一段段经历丰富人生都是财富,多彩生活靠自己创造,应该是每个人的追求!

 

新乐有个“诵诗狂”

高致贤

在新乐社区浓郁的群众文化气氛熏陶下,各种文化艺术表现形式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形成一种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文化春天!深圳这个藏龙卧虎之地,天才、奇才、怪才都有。不是吗?就在新乐社区党群先锋岗对面的小广场上,每天清晨都有一个老头单独在练功,一年四季,天天坚持,常年不断。时已隆冬,其他人都穿上冬装了,他还是只穿短裤和背心,“数九”之前,他大多数时间只穿短裤,这在深圳并不足奇。令我深感奇怪的是,他每天都是一个人在那里手舞足蹈,高声吼着什么?我每天晨练必经之路离他较远,听不清楚他在唱什么,只见她手之舞之不优美,足之蹈之无规律,我以为他的神经不太正常,也就没有太注意他!时间长了,每天看到她都是那样“疯疯癫癫”的,越来越引起我的注意:世上有这样的疯人吗?

一天,我晨练结束,归途中,看到他还在那里东抓西抓,念念有声,我便绕道去看个究竟。远看他目中无人,还是手之舞之,口中念念有词。当我快接近他的时候,听清楚了,他正念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我立即接上“浪花淘尽英雄”!他就停下来盯着我。

我说:“你朗诵得好啊!”

于是,我们接上话头,就地闲聊起来。我说:不影响你的锻炼吧?他说,没事。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几句话就拉近了我俩之间的距离,我们互报家门,得知他叫徐焕邦,广西柳州人,酷爱古典诗词,从柳州市人大退休5年多了,他夫妇一起到深圳来和孩子们一起欢度晚年......

此时,我接到我亲密的世侄李少江电话说他们要带孩子到我家中来看我,我就和老徐握别,约定次日老地方相见,不见不散……

此后,我们几乎天天早上见面,虽然他是个人独练气功,我是参加集体打拳,但我们个人私交频频,有时间,就随意聊聊,没有时间也要挥手致意,打个招呼,一来二去,交往日深,往来多以诗迎词送。本是萍水相逢,竟然互为知己。根据他的爱好。我先后赠与他我的回忆录《苦乐人生》、山歌集《乌蒙山情歌大方县.百里杜鹃卷》以及杂文集《心口常开》等拙著......

问他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古典诗词?他说从小就喜欢,高中毕业去参军,回乡务农、参工、经商、从政,他都坚持业余读诵古诗词。他生长于柳州,对于柳宗元的作品情有独钟,他随口背诵柳宗元的不少作品。还发表过柳宗元如何勤政爱民的文章。当地有官人员读后说:柳宗元那时候管好大一点点地盘?我们,我们现在管多么大的地盘?言外之意不言自明。他不屑与那种人为伍。

他说几句话后 又背诵起《满江红》《陋室铭》《滕王阁序》《桃花源记》《兰亭集序》《岳阳楼记》等等古诗文来,有时候,他在背诵一段原文之后,还要将一些古诗文随口译出现代诗文,我佩服他的记性与悟性,从中受到不少启迪。

我问他现在能够背诵多少古诗词?他说,没有统计过,大约六七百首吧。问他收看中央电视台的“中国诗词大会”节目没有?他说是坚持看的。问他能够回答那个节目中的多少问题?他说,大约百分之六七十吧?他说,那个节目难就难在飞花令上......

问他在户外练功怎样背诵诗词?他说他练的是“十三太保”气功,每一节之间有一段准备活动,他就利用这准备练功的时间背诵,使练功与诵诗齐飞,健体共健脑双赢。

我问他:什么时候开始露天背诵诗词的?

他说:来这里养老后,感到这里的群众文化气氛很浓,看到很多老年人都在参与文化活动,我以前喜欢背诵古典诗词的兴趣就被提起来了。

再问他:除了背诵诗词还有文化爱好?

他说:灵感来了,也随手写点小文章,主要是练习书法。

我经常路过那里,每当听到他高声朗诵诗词之时,就不禁想起离他家不远的宝安实验学校西门那条写着“高声朗读有助于增强记忆,锻炼口才,提高自信”的横标。他是不是因此受到一些启发?

2017.12.8.于深圳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