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里的伊藤润二:恐怖漫画和改编游戏丨触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7:03: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为恐怖漫画家的翘楚,小岛秀夫曾为制作《P.T》而邀请过他,《环太平洋》导演吉尔莫也深爱他的作品——可至今,仍没有一款合格的“伊藤润二改编游戏”诞生。



1986年获得日本漫画大奖楳图奖,凭借短篇《富江》闯入恐怖漫画界的伊藤润二,可以说是国内最为知名的恐怖漫画家之一。他笔下栩栩如生的写实描绘,和荒诞怪异的无条理世界观有着强烈的反差。由此产生的无穷魅力,三十余年来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读者,投向他笔下让人又爱又怕的深渊。


许多创作者都曾尝试用各种形式改编他的作品,其中最多的就是真人影视。除去知名的《富江》系列,《旋涡》《人头气球》《至死不渝的爱》等多部作品都被先后改编成电影,甚至伊藤润二还亲自披挂上阵执导了一部《富夫》,但受限于电影的低成本,效果都很难令人满意。


相对鲜为人知的是,伊藤润二的作品曾数次与游戏结缘。


《旋涡:电视怪奇篇》 (发售日:2000年2月3日/平台:WS)


《旋涡》是伊藤润二在1998至1999年间创作的漫画,由一系列与旋涡有关的短篇故事组成,从微不足道的怪现象逐渐上升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天地异变。伊藤在这一时期的创作功力已经上升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使本作被相当一部分读者推崇为他最高水平的代表作。


《旋涡》在2000年2月被一家名叫OmegaMicott的小公司拍摄为真人电影,就在电影上映前几天,这家公司发行了一款名叫《旋涡:电视怪奇篇》的掌机游戏。


日语中一般用英文“television”的缩写テレビ来表示电视,至于这个副标题中的汉字“电视”是什么意思,只有制作组自己清楚


这是一部音响小说游戏,游戏主体就是图片配上文字描述和音乐。玩家的游戏过程主要是阅读,出现选项时做出选择,以触发不同的情节,最终引向不同的结局,可以说是制作门槛较低的一种游戏。不少动漫作品在改编游戏时,常会选择这种类型,其中不乏买了IP后,随便乱做捞一笔就走的——《旋涡:电视怪奇篇》就属于这一类。


游戏登陆的平台,是日本万代当年推出的掌机Wonder Swan(简称WS)。


作为掌机,WS拥有比同期GB更细腻的画面和音效,可以通过横竖两种方式握持进行游戏,竖持时游戏画面看起来更接近一本电子书,很适合用来展现音响小说作品,原创的《Terrors》系列和改编游戏《午夜凶铃 无限》都在这个平台上有着出色表现。《旋涡:电视怪奇篇》受益于此,在视觉效果上也有着独特的韵味。


实机运行的效果


画面看着还挺带感的


——但这也是游戏唯一值得称道的点了。


WS的卡带容量有限,又和GB同时代,画面再细腻也很难重现原作细致的笔触。更别说这款不上心的小制作,插图全部来自于原作漫画,没有任何新增画面,新加的文字描写也如同往猪肉里注的水,既无益于增加恐怖感,还让熟知剧情的玩家觉得拖沓累赘。


为了拖剧情,制作组强行增加“惊吓盒”山口满的戏份,还老用重复的画面


尽管游戏加入了一些选项,但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会让你立即迎来坏结局,绝大部分选择对剧情毫无影响。可单纯作为电子漫画看,游戏又对原作进行了大量的删减,开篇的《旋涡狂》以开飞机般的速度寥寥几笔带过,后面只保留了《伤痕》《卷发》《惊奇盒》《台风》这四个故事,整个游戏流程只有可怜的两小时。


游戏的情节在《台风》篇强行收尾


整个游戏过程中只有2首背景音乐,还都是单调音节的不断重复,更像是对玩家不间断的精神折磨。坏结局和最终结局的BGM倒是新的,可也用的是同一首,或许是对原作的致敬——反正怎么挣扎都是绝望。整个游戏就只有这3首BGM。


游戏通关后,会增加一个“旋涡问答”的小游戏,里面会提问一些诸如“X卷O页画的广告牌是哪一家的”之类的细节问题,难度相当高。粉丝可以用来测试一下自己对原作的熟悉程度——到头来这个附加的小游戏,反而比本篇更值得反复挑战,真是讽刺。


黑涡镇的人口是多少,能答出来的玩家肯定是非常细心的读者


这完全是制作态度的问题。对于普通玩家而言,这部作品的价值可以说无限接近于零,买一套原作漫画,无论体验还是性价比都要好太多。或许也只有在回顾历史的时候,才会让人苦笑着提起这款游戏。


万万想不到,仅仅在一个月后,该公司在同一平台又出品了一款由《旋涡》改编的游戏,还自作聪明加入了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玩法。


《旋涡:诅咒模拟》(发售日:2000年2月3日/平台:WS)


尽管我们已经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模拟游戏,但看见“诅咒模拟”这个标题的时候,玩家依然会产生一种未知的困惑。


上一作的标题画面里没有写伊藤润二的大名,这次似乎是为了补上,写了两个


游戏开场,画风像走错了片场的 “旋涡仙人”,更进一步加剧了玩家的这种困惑。


“搞不懂的话,就去看原作,或者附带的说明书吧!”忽然就打破第四面墙的仙人


然而当游戏正式开始后,玩家发现,这个游戏只不过是把《旋涡》的故事换了一个方式来说而已——玩家扮演的是旋涡仙人的助手,要在各地制造旋涡,实质上就是要用新奇的方式去杀更多的人。在挑战政治正确上,这真是一部了不得的先锋,如果做成像《病毒公司》那样能和全人类展开攻防,最后把人类消灭得一个不剩,一定很好玩。


可游戏实际的流程是这样的:


1、到各个地点观看剧情。部分剧情结束后可以得到道具。



2、对特定的地点使用道具,正确的话即可触发剧情。



3、重复以上过程。


由于正确的解法是唯一的,如果把关键道具用在了不正确的地方,游戏就会马上“GAME OVER”。玩家没有任何的自由度,除了按部就班的完成任务,不需要任何的思考和选择。于是完成任务的过程,就是一次次访问已经访问过的地点,触发被拆分得支离破碎的剧情,然后在不断读档重复试错当中,找出使用道具的正确地点——整个攻略过程,就像在罚抄漫画原著的情节。


游戏相比前作的进步,就是音乐丰富了些,收录的剧情多了些。六个关卡的前五个分别对应《旋涡狂》《窑变》《卷发》《蜗牛人》《黑色灯塔》,最后一关则高速串联了从《台风》到结局《遗迹》一整卷的主要情节,算是有始有终。如果两部游戏都买,体验到的剧情倒是比较完整,但考虑到发售日期只相差一个月,开发组倒更像是把有限的资源拆分成了两个游戏,多捞一笔是一笔。


上一部里喧宾夺主的小游戏,这次也得到了进化——不过却是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小游戏,养蜗牛。


看着这个游戏界面,谁能想到这是一个伊藤润二作品改编的游戏呢


玩家需要像养电子宠物一样饲养一只蜗牛,通过赛跑来赚取购买粮食的费用。游戏制作得非常粗糙,喂食的时候只有数值跳动,没有任何动画效果,蜗牛除了爬也不会别的动作。至于蜗牛赛跑,获胜条件是比谁跑得慢,赛场上的霸者往往爬几步就得停下来,停停走走,看久了恨不得往它们身上撒盐。


焦灼的蜗牛赛跑,你永远想不到哪一只蜗牛会忽然停下来取胜


我们已无从考证,当时制作者是出于什么心态,加入这个小游戏——试想一下,你买了一部《生化危机》,游戏却附赠了一个养僵尸、比赛跑模式。我建议如果下次制作人还要这么搞,请让《旋涡》里面的弹簧人比跳高,怎么也比赛蜗牛刺激一些。


游戏模式可以照搬任天堂最近出的那个“鲤鱼王跳高”


隔年,一家名叫ZAPPALLAS的公司也开发了一款名叫《伊藤润二恐怖世界:恶梦玉》的手机游戏,游戏类型依旧是音响小说。玩家将在原创的“无昼之城”里扮演一位居民,在各处遭遇神秘恐怖的事件。


标题画面是伊藤润二笔下的两大巨星,富江和双一


从截图来看,游戏中包含了《玩偶之家》《人头气球》等故事内容,通关后还可以进行“养育异形之卵”和“十字路口占卜”的小游戏。看起来要素似乎会比前面两部丰富一些,可惜现在已经停止服务。


《四八(仮)》(发售日:2007年11月22日/平台:PS2)


《四八(仮)》是一个讲述日本各地鬼故事的音响小说游戏。会用这个标题,是因为日本四十七个都道府县,在游戏里刚好一地一故事,再加上主线就是四八,而这个(仮)意为“暂定名”。


游戏封面


这部游戏有不少业界名家参与创作的故事。这里随便列举几个:


水木茂:妖怪漫画界的泰斗,代表作《鬼太郎》。


筒井康隆:科幻巨匠,代表作《穿越时空的少女》《盗梦侦探》。


木原浩胜:恐怖文学作家,代表作《新耳袋》系列。


伊藤润二在游戏里负责编写岐埠县——他老家的故事,标题是《火葬场之镇》。


看到这里,这游戏是不是很让人期待?让我们直接跳到结论:这个游戏很不幸地做烂了,被日本网民评为年度垃圾游戏,甚至还启发了山形大学的一位教授,写了一篇论文来论证它对垃圾游戏历史的影响。


但是单独来看《火葬场之镇》这个故事呢?老实说,并没有游戏的名声那么糟,甚至可以说挺让人满意的。


故事的主人公叫“信也”,他生活的小镇子发生了一场泥石流灾害,许多居民被夺走了性命。他们的尸体都被送到镇上唯一的一座火葬场进行火化,可信也却发现,火葬场在焚烧尸体时,高耸的烟囱里并没有冒出烟——烟反倒是从火葬场后山的杉树林里冒出来。疑惑之下,他去后山探查,在山中的一排建筑中,看到自己的一位同班女同学——她趴在井口陶醉地吮吸着不断冒出的黑烟,和焚烧尸体后的腐臭味。


游戏立绘为真人实拍,为好端端一个恐怖游戏增加不少槽点


经过一系列调查和随之而来的恐怖见闻,信也发现了真相:原来后山的建筑里住着一个没落的名门望族,他们相信焚烧人体后产生的烟和骨灰能带来生命的能量,因此改造了火葬场的管道让烟排到后山,以便随时享受焚烧尸体的烟。他们还会在火葬场暗中聚会,分食死者焚烧后留下的骨灰。在死者不足时,他们就会设下圈套,杀害无辜的村民进行焚烧,以饱口腹之欲。


反派深情地论述“活人直接烧成灰更好吃”的美食心得


发现真相的信也被他们追杀,逃到了墓地当中。眼看走投无路,族人们的身体忽然纷纷爆裂,皮肤下穿刺出无数尖锐的骨头。这些“骨质增生”,都是别人的骨头,或许这就是被吞食的人们不甘的诅咒。


村镇封闭压抑的氛围,以及对居民来说习以为常的 “异常”,一直是伊藤钟爱的元素之一。从这个角度来看,《火葬场之镇》可以说是《白砂村血谈》《魔音村》《墓碑之村》这一脉络的传承。骨灰与黑烟作为让人迷恋的污秽,则是对《烟草会》中雏形的进一步发展。诡异的设定和人物略显强硬的行为逻辑,都洋溢着伊藤润二独有的风格,让读者看着文字描述,仿佛能脑补出他笔下的画面。


根据游戏中玩家所做的选项不同,《火葬场之镇》还会衍生出《烟之世界》和《猫屋》这两个新剧本。这三篇故事的标题画面,均由伊藤润二绘制。


老实说,如果用这个来代替游戏中的真人立绘,评价肯定能上一个台阶


《烟之世界》的情节属于正篇的补充,描述了主角的好友浩司被火葬前所见的奇诡景象。而《猫屋》则画风一转,说的是漫画家伊藤润二搬进了村子的一栋豪宅里。这个豪宅经常传出猫叫声,被人们称为 “猫屋”。伊藤的朋友福泽为了寻找走失的爱猫“富江”而登门访问。


这个设定想必能让粉丝们会心一笑:在制作游戏的这一时期,伊藤润二正好受未婚妻的影响,开始走上爱猫狂人的道路,后来甚至还专门画了一本漫画《伊藤润二的猫日记》,用夸张搞笑的笔触描绘了自己侍奉家里两位猫主子“小四”、“小六”的经历。


在《猫屋》这一篇里,伊藤润二亲自出镜。根据不同的选项,玩家可以体验到两种故事,正好代表了他的作品中无条理世界的搞笑与恐怖这两种特征。在第一个故事里,他是一个像笔下的“双一”一样叼着一排钉子补充铁元素,并且能轻松吐出钉子射死苍蝇的漫画家,他带领信也他们游览洋馆,虽然怪异,但也充满了滑稽。



而另一个故事则惊悚大于戏谑:信也和福泽发现,豪宅院子里正利用火葬场的烟,来种植一种奇特的植物。在盘根错节的枝条当中,长着无数类似猫腿和猫尾的东西,不慎踩踏到的话,植物还会流出鲜血。在两人深陷恐慌时,身披披风、手拿镰刀的伊藤润二出现在两人面前,声称他们的血肉,将会成为院子里种植的这种 “猫草” 的养分。两人还来不及逃,镰刀的利刃已经挥下……



整个剧本算上各种分支,大概的游戏时长在2-3个小时。简短的布局中较为圆满地展现出了引人入胜的设定,以及音响小说特有的“相同背景下,选项导致不同故事”的魅力。比起之前那两部《旋涡》改编游戏来说,简直是飞跃式的进步。


不幸的是,游戏收录的众多故事中,相当一部分是低水平的恐怖故事,还夹杂着明目张胆的冷笑话,看完让人一身鸡皮疙瘩。即便是在发挥较好的故事里,真人演出的立绘和CG也透着强烈的廉价感。就以《火葬场之镇》为例,明明是被一群杀人狂追杀的危急场面,CG里的两个人物却一个宛如梦游,一个面露喜色,出戏十万八千里。


只能理解成两位演员同时拿错了剧本


更坑的是,游戏无法在故事进程中存档,如果打出坏结局,想选其他选项,玩家得先通过一套操作繁琐的出场人物管理系统,消耗“契力”来复活在坏结局中死去的角色,然后才能重新开始故事。这些雪上加霜的设定,让伊藤润二的故事,和剩下的那些值得一玩的剧本,一起被无情埋没在“年度垃圾游戏”的名号下,成为日本游戏界的黑历史。


不知是不是它带来的影响太糟糕,从这部游戏诞生后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我再没听过伊藤润二作品被改编游戏的消息。


那些写给伊藤润二的情书


漫画的表现力有其局限性,但在伊藤润二的笔下,画格间的空缺,反而能成为一排亮着灯的窗户里,唯一不亮的那扇,让你情不自禁用心里最畏惧的想象去补完。我第一次从漫画店里租他的书时,只敢趁人多时在课桌底下偷看,都不敢把书带回家过夜,生怕到了夜里书会成为媒介,召唤出不可名状的东西来。


也许是因为太多的魅力依存在画格间的留白,伊藤作品改编的游戏,乃至影视、动画等其他形式,总难让人满意。或许只有类似《疯人院》《无声狂啸》这种点击解谜类游戏,才比较适合用来表现伊藤的作品。


幸运的是,他笔下奇诡的世界观并未随时间褪色,我们在一些游戏当中,仍可以看到伊藤润二作品的影响。


日式恐怖游戏的翘楚《死魂曲》中,尸人们聚集的巢,是一座被木板钉得暗无天日的大型违章建筑,角色在迷宫中穿行时,玩家仿佛走进了《无街之城市》里那个窒息的世界。



同样是《死魂曲》,游戏的日文标题 "サイレン" 意为汽笛,即宣告异变轮回开始的汽笛声。而伊藤润二有一篇名为《魔音村》(サイレンの村)的故事,每当镇上的汽笛声响起,村民的意志也会被支配,成为邪神祭典的仆从。


就连《精灵宝可梦》这种老少皆宜的游戏,也曾和伊藤润二进行过合作,由他绘制了两张插图。在他的笔下,原本憨态可掬的宝可梦也露出了可怖的一面,仿佛印证了民间津津乐道的宝可梦都市传说。


对路过的美女使用了“舌舔”的耿鬼


对未知恐惧的迷恋还跨越了语言和国界。一位波兰的伊藤润二迷,制作了一款致敬向的克苏鲁题材独立游戏《恐怖的世界》,现在已公布了测试版。乍一看风格有点之前WS那两作《旋涡》改编游戏,但实际是个类似桌游的冒险游戏。玩家需要选择调查行动,与敌人进行基于掷骰结果的战斗,进而迎战邪神的阴谋。游戏中处处可见伊藤润二作品的元素,诚如作者所说,堪称一封写给伊藤的情书。


在游戏的初始配置画面中,玩家需要选择角色和挑战的古神,“旋涡”就被列为了古神之一


玩家可选的人物中包括了“水泳部部长”、“少女偶像”,“转学生”等奇特的职业。游戏中也会出现“肋骨怪女”、“无头雕像”等原作当中的敌人。


似曾相识的面孔


游戏的点阵图绘制得非常精良,音乐也极为符合气氛。只是游戏系统还是枯燥了些。如果能以类似《全球惊悚》或《时间故事》等实体桌游的形式出现,应该会受到更多的好评。


最后要说的是那个今世已经无缘相见的作品,已经胎死腹中的小岛秀夫版《寂静岭》。直到项目取消后,合作人之一、《环太平洋》的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才通过推特透露,伊藤润二原本也应小岛秀夫的邀请,预订参与游戏的设计工作。后者也在推特上验证了这一说法。


吉尔莫导演称伊藤润二为“毫无争议的日本恐怖大师,与日野(日出志)、椿并驾齐驱。”此处导演似乎误把丸尾末广的《少女椿》当成了作者名


游戏的画面表现力发展到现今的高度,难得有一次能不用音响小说,来展现伊藤笔下世界的绝佳机会,但这个充满野心的计划最终灰飞烟灭。这仿佛是从第一次《旋涡》的失败改编开始,持续至今的诅咒。


然而希望仍然存在。虽然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伊藤润二会在《寂静岭》中设计一个怎样的世界,但在小岛秀夫的新作《死亡搁浅》的TGA预告片中,泥地里的海鲜特写,以及由暴露的肉块和人骨装饰的坦克,还是会让人联想到伊藤的名篇《鱼》里,生物和机械结合的诡异画面。



麦德斯·米科尔森饰演的角色通过线缆状的道具与其他士兵进行连接,则可以看到《团体病房》的影子。



如果之前未能完成的合作,能在《死亡搁浅》中得到继续,那无疑是激动人心的。在推特上盛赞《鱼》,称其为“唯一能把自己吓得跳起来的漫画”的吉尔莫导演,也总算能在游戏的宣传动画中,亲身经历漫画中异想天开的世界。伊藤润二与游戏的缘分,或许终将迎来丰硕的成果。


只希望这一天不会让人等得太久。




作者卡其卡其

作者没有签名


发送关键词查看精选文章


评测记录盲人街机神游纪实三和小学生人物幕后怀旧独立游戏黄油非洲人或者随便一个词碰碰运气。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