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晋晖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片草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6 13:39: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三 五 四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吴晋晖

每个人的内心,

都有一片草原


人 物 介 绍


吴晋晖,医学博士,长海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主任助理,硕士研究生导师。美国路易维尔大学眼科及视觉科学系博士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访问学者。现任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视觉生理学组全国委员,中华医学会航海医学分会海上灾害医学救援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医学会眼科分会眼底病学组委员兼秘书,上海市医学会眼科青年委员会委员,入选第二军医大学“5511”优秀青年人才库及长海医院“十佳优秀临床医师”。2014年以第一完成人获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1项。主持国家自然基金2项。



采访笔记


“换了几把手术镊子,倒了几次手,这一根钢钉在眼内还是纹丝不动,他的额头见了汗,手术床上的那个汉子,从工地被送来,射钉枪脱手,惨祸发生,一家老小挤在手术室门口,一个娃嚎啕大哭。”他记得,随着这根九毫米钢钉从眼内缓缓取出,他的脊背已经凉透了,全场所有人都面露喜色,长出一口气。“这个民工的眼睛保住了,还有0.2的视力,一周后出院,这个老实人也顾不上谢医生,匆匆奔工地去了,老实人忙着挣老实钱。这就是生活的真实。”他说。


长海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吴晋晖, 擅长白内障,眼底病,葡萄膜炎,泪道病,斜视等疑难眼病。


“我只想做个对社会,对病人,对家庭有用的人,把病人治好,把父母家人照顾好,一个中年男人的责任全在里面了,这是我的事业。”当年一部《人到中年》,他没怎么看进去,如今年届不惑,再看一遍,他说,自己就是眼科医生陆文婷。我说,你不是,你还是军人,军人有家国天下。


“是的,对这身戎装太有感情了,长海医院的品质是这身戎装的意义,过硬的技术,担当的责任。我们的眼科虽然不是全市最强的,但是老百姓口碑在那儿。”


我问, 作为一名眼科医生,你有哪些“一般人我都告诉他,但他就是不听”的忠告? 他笑道,比如手术风险,知道你听不进去,但是我还是得絮絮叨叨说好几遍。“你听着烦,我不烦。”


他有过留美经历,“手术台上,国外医生也许不是我们对手,但是在科研上,人家领先一大截。当我们沾沾自喜于一年六七百台手术时,他们在研制不用手术就能治疗青光眼,白内障,这对人类的贡献是巨大的。”


他对自己是有要求的,有人说他最大的优点是,我本善良,勇于牺牲。他说,医生要有悲悯敬畏生命之心,而牺牲,也要有拿的出手的本钱。


他的微信签名是“腾格里塔拉”,蓝天草原,他岳父是草原人,送了他这个名字,他说,喜欢这种旷达不羁,无边无际,“有时和老人家对酌,他脸喝的通红,敲击着桌子唱鸿雁,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我也随着歌声唱和,所有的烦恼焦虑都化为烟尘。”


我理解他,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草原。“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的一生,自始自终,你会做些改变吗?”我问他。


他没有接这个话题,他说,不管怎样,有两件事最难,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还想追问,一串耀眼的光线射进来,光斑遮住了他的眼。





1
情定眼科


1977年,吴晋晖出生在山西,所以,他的名字里带个“晋”字。他从小学到高中都在山西度过。但他骨子里还是属于南方,父母都是江苏宜兴人,也有亲戚在上海,高考时,父母便鼓励他到上海去读大学。


说起选择学医,倒是福至心灵。高三一次上晚自习下课,吴晋晖去小饭堂吃饭,两个阿姨在聊天,说男孩子就要学医,将来做外科医生治病救人多好,自己当时正在迷茫,一听便动了心。高考结束,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录取了他。


读大学的五年,收获颇多。他觉得,自己第一个是军人,第二才是医生。“一身军装穿在身,不再是普通老百姓了,要有担当,家国责任,扛在肩上。”


和很多同学一样,学医是枯燥的,谈不上喜欢。真正有了成就感要到临床,开一个药,做一个手术,把病治好了,成就感带来荣誉感。“今天刚学一个新知识,明天就用来治病了,成就感特别强烈。医学很快能转化,把想法变成现实,其他行业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他的实习在长宁区中心医院,在这里,吴晋晖遇到了一位特别好的眼科医生,也在心里种下了对眼科的热爱。“跟着老师手术,老师特别耐心,不慌不忙,气定神闲,从此就对眼科有了好感。”


毕业了,吴晋晖被分配到长海医院。最初干部科缺人,他还做过一段干部干事,负责过一段时间的人事管理工作。那段时间,吴晋晖接触到了很多专家、院士,直接领略了大家风范和气度,心中竖起一个个楷模。“越是见得多,越是惦记临床。领导看出了我的心事找我谈话,如果喜欢临床,还是回到临床上去,不要荒废。我想了想,最终决定回临床,去眼科。” 



2
从眼中取出钢钉


吴晋晖坦言,长海医院是一个造就人才的地方,也充满了竞争压力,所有的年轻人都要努力学习,不努力很快就会被淘汰。“以前认为,个人发展才是实现人生价值。现在却认为,付出、奉献才是实现自我价值。有多大的能力,就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印象最深刻的,是独立做第一台白内障手术,也是猝不及防,有一天刚进手术室,上级医生突然说,今天你来做吧,我有些紧张,但也不想错过机会。我还清晰记得,病人是20床。手术很顺利,按每个步骤往下做。走出手术室,看着外面的好天气,跟自己的心情一样,格外明朗。”


读研究生时,导师给的课题是研究用白内障的方法处理青光眼,观察、比较超声乳化术对合并白内障的青光眼患者治疗效果的不同。他便把注意力集中到白内障,青光眼、眼底病,葡萄膜炎,泪道病,斜视等疑难眼病的创新治疗上。“比如青光眼患者预后差主要是由于拖延,我特别不能忍受这种人为造成无法挽救的视力损害,所以不管病人多重,我尽量在门诊期间,甚至下班后第一时间,用最直接安全的方法——比如激光处理危重患者,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为后期综合治疗赢取宝贵机会。”


吴晋晖说,很多眼疾的病人依从性很好,一次一次来复诊,很信任自己,一方面给自己信心,另一方面,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病情发展的过程。


有一个农民工,从工地上被送来,眼内进入了一枚9毫米长的钉子——工作时出了意外,射钉枪打进眼睛里了。球内异物取出本来就复杂,当时病人还有视网膜脱离的迹象,手术的难度是要从玻璃体内把异物取出,让视网膜复位,“换了好几把镊子,平时顺手的工具没办法拿住这个钢钉,太大了,很难夹住。取异物的一刻是关键,稍有不慎会眼内出血。最后夹出来时,自己已经脊背湿透,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的刀法博采众家之长。“我喜欢看别人动手术,看过好多老师的手术,揣摩每个老师每一个步骤的用意。同样的一个疾病,不同的人手术不一样,我欣赏的手术就是稳、准、狠,这个要求远没有止境,需要一生历练。



3
掀开上帝的帘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吴晋晖临危请命,作为党支部书记率领第二军医大学博士团奔赴灾区前线,在都江堰抗震一线搭起了战地帐篷医院,为灾民送医送药,消除眼疾。2010年他作为眼科专家深入国家级贫困县宁夏固原老区,为当地群众义诊,开展白内障等手术数百例,践行了一名眼科军医播种光明的善举。


2014年9月,吴晋晖赴美留学,先是在美国路易维尔大学眼科及视觉科学系,进行博士后实验室研究,后来又到哈佛大学附属麻省眼耳医院从事临床学习,跟着导师门诊观摩手术。“导师是美国哈佛眼科的副主席,世界顶级的专家。”


吴晋晖认为,国外大医院医生的手术刀法可能比不上国内医生,他们把更多精力放在研究、开创新方法、制造新药物上。“有些国内医生热衷于说自己一年开多少刀,一天多少台手术等,国外医生不一样,他们在考虑如何让伤口最小,甚至没有伤口把病人治好。他们的发明可以造福人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要学习,从国外引进新技术的原因。那些大医生,更热衷于对整个人类的贡献。”


而国外纯粹的临床医生,也给吴晋晖留下深刻的印象。“医生围着病人转,一大段时间是跟病人沟通,告诉病人病因是什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如何治疗,风险是什么。人文医学非常好。”


吴晋晖认为,一个好的沟通方式,效果事半功倍,病人有了信任,遵医嘱就会好很多,会给医生正面的反馈。“每一台手术都有风险。风险提示一定要说清楚,这种沟通不是说保护医生,而是万一出现什么不可预测的后果,让病人心里不至于有太大的反差。不过,虽然会告知每个手术的病人,但是现在病人对医疗效果期待太高了,医生和病人对疾病的认识和角度中间有一段距离,我所要做的就是,尽量减小这段天然的距离。”


“有一首歌说,上帝投下一个帘,忘了掀开,我要努力帮那些人把帘掀开。”吴晋晖说。





口述实录


唐晔

您是眼科医生,对眼睛,以及眼科手术的理解是怎样的呢?
吴晋晖

生活中90%的信息是通过眼睛获得的,如果眼睛出了问题,对人的信心打击特别大。眼科手术和其他手术不太一样,肠胃手术完了,伤口缝合起来,病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眼睛不一样,稍微一点点改变,病人都会察觉。所以,病人拆掉眼睛上纱布的那一瞬间,我们会看到人间万象,有人开心大叫,有人却是一脸阴霾颓废——手术效果不好。

其实,对眼科医生来说,病人解开纱布的那一刻也很忐忑,不知道会怎么样,有时候明明感觉手术很成功,实际效果并不好,有时候感觉手术一般,病人却觉得效果特别好。每天就像揭一个谜底一样,和病人一起等待纱布解开的那一刻,一起分享,一起承担。
唐晔

您善于和病人沟通吗?
吴晋晖

是的,我很有耐心,愿意倾听。沟通很重要,不仅是对病人的尊重,也有利于病情判断。病人是需要有人理解的,不管是门诊病人还是手术病人,把自己的健康交给你了,这是无上的信任。
唐晔

看得出来,您对这身军装很有感情。
吴晋晖

穿了20多年了,我很珍惜现在的身份和工作,既是军人又是医生。做一个对别人有用的人,对我来说很重要。每一个经过我手上的病人,我能更用心一点服务,对病人再好一点,这是医生的责任,也是军人的责任。其实,部队医院的医生素质和敬业精神绝对是一流的,医术也过硬,病人满意度很高。在部队医院,那种白求恩精神还在,功利心不强。
唐晔

每天要承受揭开谜底的生活,会不会感到焦虑?
吴晋晖

会紧张。作为一个医生,这是工作的一部分。紧张并不是什么坏事,促使你去做充分的准备。做军医的,就是要有一颗大心脏,无所畏惧,敢于承担。其实,每个人都会焦虑,焦虑是正常的,要学会自己调节。我最直接的办法是运动,这是在美国养成的习惯,晚饭前跑40分钟,跑步会放下焦虑。
唐晔

一个眼科医生的成长,关键是什么?
吴晋晖

是思考。同样是做手术,为什么最后会有差别,有人成长得快,有人很慢,差别就在于是否思考。像下棋一样,走一步,想三四步,看别人手术的时候,自己在脑子里演绎,换做自己要怎样做。医生就应该具备思考的素质。不思考,就不会真正成长。
唐晔

怎样才是一个好医生?
吴晋晖

首先要有善念,不管是对病人还是对其他人,这是个人的基本修养;其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第三,热爱自己的工作;第四,持之以恒地学习,勤能补拙——大部分人是没有特殊天赋的,那就要靠脑子学习,靠手练习,熟能生巧。做手术不是图快,我的病人,不能因为我的失误造成伤害。
唐晔

喜欢阅读吗?
吴晋晖

喜欢。除了临床专业书,我也喜欢人文、历史。以前读人物传记,诸葛亮、毛泽东、周恩来、曾国藩等。现在忙了,就看纪录片。诸葛亮、周恩来对我影响很大,他们代表中华民族的智慧和美德,都有完整的人格。
唐晔

现在的状态累不累?
吴晋晖

状态还行。压力当然是有的,但是压力来自于动力,总感觉自己还差得远呢。现在我刚进入40岁,临床上还可以走得更远。工作上我是比较enjoy的,愿意承担科室的一些工作,体现自己的价值。
唐晔

人到中年万事忙,您认为中年意味着什么?
吴晋晖

四十岁正是工作的时候,所谓的事业、功成名就并不重要,但是一定要成为对自己有用、对家庭有用、对单位有用的人。
唐晔

您最满意自己身上哪个优点?
吴晋晖

与人为善。也可以理解为不太拒绝别人,只要不触及原则性的问题。当然,身上也有很多缺点,比如执行力不够。这些都需要不断修炼。
唐晔

如果重来一次,您还会做医生吗?
吴晋晖

学医很累,但是总要有人来做,而且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胜任医生的。在国外,能做医生的人都是精英,道德品质、智力品行、情商智商,全都出类拔萃,由精英来保证对人们的救治。所以,一位好的医生应该是一个哲学家、心理学家、科学家,具备医学知识,还得心怀悲悯。
唐晔

如果不做医生,您想做什么?
吴晋晖

可能做个建筑师吧,每天去看一些好的建筑。但是,成就感可能没有医生这么强烈。
唐晔

您的微信签名是“腾格里塔拉”,天上草原,能说说吗?
吴晋晖

我的岳父是内蒙的,给家里每个孩子起了一个蒙古族名字,蓝天草原,我喜欢这种旷达不羁,无边无际。他希望我,能更加放飞自己。



采访/唐晔  编辑/王玉




晔问仁医已入驻知乎专栏、今日头条、腾讯媒体开放平台,欢迎前往订阅。


如有相关问题需要提问此医生,

或有感而发,

请在文章最下方评论区留言。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在[晔问仁医]后台留言;

授权使用请注明:“来源[晔问仁医]及作者”。

晔问仁医 |真实,真切,真相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