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倾城尤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29 16:26: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每一个文艺又理性的人

都置顶了周冲的影像声色





最初的时候,他的美没这么凌厉。


还是懵懂的少年,美得倔强,却仍存闪烁的怯弱,不至于祸乱苍生,魅力倾城。


是《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小四,优秀是优秀,少了点不由分说的霸气。


是《春光乍泄》里的小张,有些黯淡,还有游移。


王家卫说,张震是好刀,先藏着。


一藏,就是多年。


如今,绣春刀出鞘,寒光闪闪,冷峻夺目。从此,看过他的人都死了,死在他的眼神之下。

 


《绣春刀》令许多人惊艳不已。


你会清晰地感觉到,张震像一颗钉子,在电影有节奏地敲击下,温柔地钉进你的心。有些怅然,有些疼,更多是欢喜。


你像一个怀揣秘密的窃贼,带着价值连城的宝贝,在夜里悄悄地回家。


一边走,一边微笑。


一边走,一边感觉到自己正一寸一寸地柔软下来,轻风过际,漫山遍野都是春天。


你知道,这是心动。


谁能不心动呢?


美男子的魅力,加上沉默的深情,就是药,足以致命。


如果还“为了你,我宁可负天下人”,那就是迷香,未靠近,销魂噬骨,无法生还。


张震说:水是我吹温的,怎么会烫?


谁说不烫?烫!情太烈,烫人。


他看到她投水,怔了片刻,跟着跳下去。


他站在小巷的另一边,隔着重重危机,隔着雨雾,看着她,然后将能救自己性命的宝船制造书抛给她。


他抱着她,在乱世之中浴血杀伐,只为给她找到一条生路。


一场江山梦,半世凄迷情。


这种动荡,从电影之中,持续到电影之外,召唤每个人去认识这个演员。

 


娱乐圈也是一个修罗场。


人人都在厮杀,人人都带着自己的武器,穿着自己的战袍,冲入阵地,抢资源,抢名气,抢关注,阴谋与苟且层出不穷,舆情沸腾不已。


张震是例外。


他是场中人,也是场外人。


做的是表演的事,却不是明星的活法。


他不炒作,没绯闻,对能迅速引发关注的综艺,也从不参加。


贵圈的蝇营狗苟,似乎与他并没有关系。


他说,一年就演一部,不着急,其他时间就做些喜欢的事。至于钱,够用就好。


没有激荡的野心,他便无戾气。


无戾气,便得已从容。



如风。


安静,随心,自在。


如水。


不争,有序,执着。


这种状态,你能在他眼睛里看得出来。


当红小花与小生表演时,眼神飘荡,碎动作不断,完全沉入不了角色,也控制不住表演,让人分分钟出戏。


但是,张震的表演,是有吸力的。


一旦开幕,你会迅速被抓住,以为他就是角色,角色就是他。


你会感觉到一个字:


稳于表达,稳于诠释,稳于爆发。


在这一点上,所有好演员都是一样的。梁朝伟是这样,张曼玉也是这样。都是稳的,都让人放心。


他们不飘,整个人沉入角色当中,笃定地讲述那些曾经的发生。


所以,屏幕上有他们,成了观众之福。

 


张震出身于表演世家。


父亲张国柱是台湾著名演员,与林青霞一起主演过《爱杀》;与胡慧中合作过《欢颜》,参演过《白色巨塔》《漂洋过海来看你》《寒战2》《泡沫之夏》《喜欢你》等。


3 岁时,张震就进入片场,看父亲拍戏,并参与其中。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就像是宿命。


他一出生,就走在了那条路上,以后的岁月,都是顺应而行。


15岁,他主演《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获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这就是年少成名,荣耀加身了。


但那时候,他并不觉得骄傲,只担心因表演耽误了功课,成绩掉下来,暗恋的女孩子要不高兴。


他没有大欲,也无大愿。


相比于熠熠的星光,更向往真切的爱,和草木般稳妥的生活。


在采访中,张震说,


“五六岁以前,与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在台北附近的小山坡上,晚上和外婆一起散步,一直沿着山路走,夏天知了叫,心里很静。”


一番话,已有诗意了。


浮躁的人,是说不出来的。


也因此,他与王家卫一见如故,文艺的皮,孤独的骨,对上味了。他演了《春光乍泄》,也演了《一代宗师》,自此,本就安静的他,在镜头里更添一种疏离感。


而在候孝贤、田壮壮的电影中,他的冷清,又增了深意。


他说:需要从心里面有情感宣泄出来,不是你耍个帅,抽一口烟就可以。


他慢慢打碎自己,也建造自己。


如今,成了一只英俊的变色龙,有了一身邪魅气,也有了一双能一箭穿心的眼睛。


老少通吃,男女通杀。


《圣诞玫瑰》里,他饰演一个性侵犯,桂纶镁是受害者,角色极有挑战性。


电影出来时,有人问郭富城,你有没有想演那个性侵犯?


郭富城说:我想演桂纶镁。

 


以张震的相貌、才华和资源,本可以成为商业明星。


但是,他没有。


他执意成为一名演员,而不是风头之上的偶像。


为此,他在表演上,一直下着狠功夫。


狠功夫,其实都是笨功夫。


坊间传言,他为出演《卧虎藏龙》中的罗小虎,通读王度庐小说,学习蒙语;拍《深海寻人》时考取PADI潜水执照;拍《吴清源》学习打坐看棋谱,围棋能压制专业三段;《聂隐娘》拍完后学会近身剑术;拍《一代宗师》学会了八极拳,拿到了全国冠军……


但张震多次澄清:这夸大了。


 “我做这些事情,也是为了把演员这件事情做好。”


不虚妄,很厚道。


于是,侯孝贤说:“大牌的导演都喜欢他,就是因为质地很好,非常质朴。”


陈凯歌说:“他是一个真正的演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他还特别欣赏张震一点:


“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在片场等戏时捧着一本书的演员。读书习武都有古人风范,也许这就是你做人的理想。”

 

这样的演员,在当今太难得了。


懂得他的人,都会惜之如珍宝。


2005年,他和舒淇相逢,拍《最好的时光》。三生三世,三场深情。


舒淇笑称,和张震把这世上所有的恋爱都谈遍了。


他们是真的爱了。


吻戏一拍,便无法自控,导演喊“卡”后,依然胶在一起。



舒淇说,张震若追,就答应。


张震则说,拍完电影《最好的时光》后,莫名失落,时常会感到沮丧,像是失恋般。他和章子怡也有激情戏,却无后患,“拍过就忘了,现在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君有意,妾有心,原是佳话一段,偏偏造化弄人,他们分道扬镳,走向各自的归宿。


如今,张震有了妻女,舒淇有了冯德伦。



那,且让往昔的归往昔。


让当下的归当下。


过去不念,方能不误将来。


祝他们在各自的格局里,寻到自己的小确幸和大欢喜。

 


王家卫曾经说,金城武是个大男孩,而张震是男人。


男人二字,太准确了。


男人更沉。不浮,不飘,有讲究,很高级,安全感十足。


一如静水流深。


克制中有激荡,内敛中有杀伐,缄默中千言万语,爱欲汹涌。


这样厚重的底蕴,撑得起任何一部戏。


所以,无论什么女演员与他搭戏,都会活色生香,无端地添了光彩。


而他自己,光芒永在,无可覆盖。


有人说过一段话,讲张震的:


是留香的红酒, 也是书柜顶层的上古卷轴,他是沉默专注几十载如一日的匠人,他有着角斗士一般勇猛的力量,也会在烟雨江南,为你吟诵相思。


说得非常动人。


他就是这样,遗世独立,一往情深。


而你如果与之相遇,世界忽然虚化,风景渐行渐远。你眼中再无他者,心中再无他人,整个余生,都会记得他的名字:张震






张震,如珠宝般闪亮。

他的闪亮,来自他的专注和匠心。

这一点,和周生生异曲同工。


艺术越传统越难突破,

袖珍陶器和钻石,

一个Multi-Art Crafts,

一个Supreme Ideal Cut,创作新美学准则。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