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散文】伊宁市的纳格尔其:锡伯巷子的民居独具匠心(三)

锡伯文化2018-06-12 17:05:00

“锡伯巷子”的来历

纳格尔其,维吾尔语好像是鼓乐之意,是新疆伊宁市历史悠久文化氛围厚重的一条巷子,解放后起了个时代名称一一光明街。但是,维吾尔民众仍然习惯地称作纳格尔其。


其实,纳格尔其还有一个名气很大远近闻名的名称——锡外买里。“锡外”是维吾尔人对锡伯族的称呼,“买里”是巷子的意思,翻译过来就叫做“锡伯巷子”。


这个名称起源于当年纳格尔其居住的七、八户锡伯族人家,距今将近一个世纪了,这条小巷成为人杰地灵的毓秀之地。


其中,住在这里的锡伯族,有伊犁和锡伯族民众中声名和影响力很大的萨拉春、舒慕同、图奇春、关清廉、佟保等人是主要代表人物。


小巷民居


以前,纳格尔其居民的房屋大多还是土打墙或土坯墙,屋顶是在木头房梁、椽子上面铺上席子和芦苇麦草,然后再压上一层土,最后抹上草泥而建,墙面也是用细麦草和泥抹的。


这种房子最大的好处就是冬暖夏凉,住起来十分舒适。但不足之处是麻烦太多,房子建好后,为了防止透风漏雨,每隔一两年就要用草泥抹一次屋顶,冬天还要上房顶清扫积雪。


有钱和讲究的居民会按照维吾尔风格建造和装饰房屋,屋前有廊檐。房檐和门窗刻花套印,木制天棚地板,等等。


那时,普通住户为了防止掉渣土,屋顶基本上用报纸裱糊。后来又出现了一种由内地工匠带来的各种彩色花纹的条状塑料纸来装裱。


这种房屋历史悠久,地方特色浓厚,是根据新疆气候干旱少雨的环境特点和由建筑条件所限逐渐形成的,当年在伊犁地区的农村和城市里非常普遍。


小巷民居

萨拉春于1932年在纳格尔其建造的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格的房屋一角(后为伊宁市党校和伊犁河路派出所驻地)。

萨拉春于1932年在纳格尔其建造的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格的房屋一角(后为伊宁市党校和伊犁河路派出所驻地)。

1932年萨拉春在纳格尔其大院(后为伊宁市党校和伊犁河路办事处)修筑的大门。现仅存门垜,门垜上还刻有两个已看不清字的字迹。


除了这种房屋以外,也有受俄罗斯文化的影响,按照俄罗斯式样和风格建造的房屋。


在纳格尔其,最早建起俄罗斯风格房屋的是锡伯族诗人、作家、翻译家和外交官萨拉春。


1932年,萨拉春专程从阿拉木图购置了主要建筑材料运到伊宁,在现纳格尔其伊犁河路办事处旁的派出所院内,先后建造了十多间俄罗斯式样和风格的房屋(部分房屋、包括大门构架现还在原址,是伊宁市市级文物保护建筑。当时,从纳格尔其巷内至伊宁市党校都是萨拉春的房院)。


这些房屋的结构高大紧凑美观,构造独具匠心


房屋的主体除了由青砖砌就以外,还有一部分是青砖框架土坯墙体,墙体内每隔20厘米插有一根椽木,墙体宽厚结实,四面开有很多宽大的窗户,窗外有雕花木制护板,打开后无论上午和下午都能保证阳光照进屋内,使屋内透亮。


具有典型俄罗斯风格的尖顶铁皮屋顶和天棚地板房屋有正、侧二个双层外门,包括一扇双开实木雕花门、一扇双开玻璃框架门,每个门口都有漂亮气派的雕花护拦木柱框架的欧式尖顶遮雨亭。


从约一米多高的台阶进入正门,是一间更衣室,左边有一房间。穿过更衣室便是一间约五六十平方米的大厅。


大厅与更衣室和侧房的墙体中间,有一个从地面直达顶棚的巨大黑色铁皮壁炉。大厅的另一边有一扇门通往一条长廊,长廊的左侧是一排由厚重松木木板镶嵌成宽大台面的四扇木制雕花窗户,右侧各有三间独房,长廊尽头便是另一个双扇外门。


房间从地板到顶层有四五米高,墙体和顶棚用石膏条和花纹装饰,简洁大方而不失华丽。


萨拉春的俄罗斯风格建筑, 主体结实、造形优美,具有异域风情,成为伊宁市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一个窗口、一个截面、一个实体记截,反映了当年伊犁乃至新疆对外交往交流融合、各民族和睦相处的历史文化环境和背景,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和文化价值。



世界真得很奇妙,似乎在深奥的冥冥之中有一只神秘之手在安排,专门让我这个原房主的后代来修整这个近百年的老宅,使其重换新装,恢复原貌。


2004年2月,我被调到伊犁河路派出所。


根据上级领导创建伊宁市公安局首批公安一级派出所的要求和指示,为整治赃乱差,我和时任副指导员的赵晓黎为修建厨房餐厅洗衣房澡堂和健身房等必备设施之前,须先行办理派出所驻地的土地证事宜。当我们向伊犁河路办事处宋书记请示和商洽时,宋书记还很关心和中肯地专门提醒我:"这个建筑很有年头了,是一位新疆名人的老宅,现在是伊宁市文物保护建筑。你们搞建设时可不能将其拆毁了。”


当听到赵晓黎介绍,我就是这个老宅主人的孙子时,宋书记瞪大了双眼,十分惊奇和感叹的情景直到今天还历历在目,犹如昨天。


派出所按照以旧修旧恢复原貌的原则,对老宅进行了翻新修补。


用彩钢替换了破败锈蚀的铁皮屋顶,将已斑驳陆离的土坯墙面铲去一层后用钢钉钉上钢网,再抹上一层水泥,重新打磨和补缺木地板


遗憾的是,当时跑遍了伊宁市也无人愿意或无法复制原模式的木制门窗和石膏线条、花纹板,最后只好以钢门和塑钢窗户替代,屋顶做了吊顶处理。


在翻新老建筑时,有一个小插曲令人无奈又啼笑皆非,现在想起来还让人觉得可笑可悲。


我对两位整修遮雨亭的木匠反复强调,这个遮雨亭全部是以木头卯榫方式相接建起来的,没有用一根铁钉。要求他们对拆下来的每一块木头标明记号,以便在重新安装时不会搞混搞乱。两位木匠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十分肯定的保证说,这话只是一碟下酒小菜,绝对不会有问题。


过了两天,我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急促的铁锤敲击木头和锯木头声。


进到院子一看,差一点背过气去。两个木匠正挥汗如雨拚命地挥舞着大榔头往木头上砸钉子,地面上除了堆的乱七八糟的木头以外,还有不少散落的八九公分长的铁钉子和锯下来的一块块木头。


看到我,两人尴尬的无地自容,头都抬不起来。


原来,两位木匠在重新安装遮雨亭时,怎么折腾捣鼓也无法按原样装起来了,只好狼狈用锯子锯,用钉子来钉了。


可想而知,当年的木工可谓是神工仙技,后人是无法望其项背的。


在打算拆除和重建派出所与邻居院子之间的破败残垣围墙时,我去找房东、原市长阿不力孜的亲家协商时,老人笑着亲切地对我说:"我知道你是谁的孙子。孩子,没关系,我支持你,你就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办吧。我这个院子当年还是你爷爷萨拉春的呢。”


在修整门垛加盖彩钢时,去在门垜左上角发现一块约一本杂志大小锈迹斑斑刻印着1932年字样的铁牌,似是建房屋和大门时所钉。当时取下来放到一边准备收藏起来,结果第二天去找时已无踪影,留下无尽的遗憾。


经翻新装修后,这座老宅焕然一新英姿再现,被改建成派出所的户籍办证大厅和民警宿舍以及装备室,成为派出所和附近小巷亮丽的一道风景。


派出所后来被评定为当年伊犁州唯一的一级公安派出所,只要是到派出所视察和检查工作的上级厅局和州市领导,以及前来学习取经的内地和疆内同行,必定要对这个重获新生的老建筑参观一番,无不啧啧称奇,倍加赞叹。


时至今天,离那个年代都过去了快一个世纪了,前辈们大多也已仙逝多年,但在纳格尔其,只要是老居民和世居这个巷子的人们,无论是什么民族,对萨拉春、舒慕同、图奇春和关清廉等人,仍然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还会时常敬重地谈起他们,缅怀他们。


作者:嘎格扎克


其他人都在看……点击阅读原文

【散文】牛录之歌

【散文】家乡的芦苇和南方的竹子

散文——守望沙海的人

系列散文:孙扎齐,孙扎齐(一)

系列散文:《孙扎齐,孙扎齐》(二)

散文:察布查尔,我热恋的故乡

散文:远逝的扎坤古萨

散文:聆听一首西迁的壮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