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好,特别圆满."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8 04:39: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浩渺宇宙间的另外一颗星球

欢迎最酷的你登陆

<漫不经心 最为致命>


 

妈喜欢福山雅治,这是我打记事起就知道的事。

 

小时候,家里的墙壁总会贴满这个日本大叔的海报,或手举相机站在海边,或身背吉他低头浅唱,又或穿着及膝的黑色大衣,大步穿越人海,好像是去寻找命定的爱人。

 

年纪还很小的我,并不是很懂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位日本男人,只觉得他是一个头发微微蜷曲,眼睛下面长了一颗泪痣的普通男人,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脸上总带着一副很无所谓的表情,看什么都是淡淡的,微微仰着头,不知道朝着哪个方向,轻轻抛过一个眼风。

 


后来,家里换了新房子,漆了新墙壁,便不太适合再挂这些色彩艳丽的海报,于是,妈妈把它们都小心地卷起来,连着那些照片,磁带和乱七八糟的小卡片,全部锁进了一格大大的抽屉里。

 

我以为一同被锁进那个抽屉的,还有妈妈对福山雅治那种盲目且无序的爱和燃尽了她一整个少女时代的热望。

 

可就在前几天,妈妈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想来北京看《追捕》,问我能不能想办法带她去看有福山雅治到场的点映,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咋舌,“你还喜欢福山雅治啊?”“嗯,当然啦。”


 


说实话,因为《追捕》是吴宇森导演耗费了好几年的力作,又是致敬四十多年前的经典之作,点映场的票非常难抢,我几乎是托遍了所有关系,才帮妈妈要到了两张票。观影的位置比较靠后,妈妈在开场前还惴惴不安地戴上了她好几年都没戴的框架眼镜。

 

影片放了十几分钟后,福山雅治终于出现了,年近五十的他,皮肤已稍稍松弛了,但脸上肌肉的走向却依旧舒展。“警官矢村聪。”他表情还是一如既往那么寡淡,脸上没有很大的冲突,也没有很张扬的力量,但就是莫名有种湿漉漉的,垂坠的性感。

 


影里有很多枪战和打,吴宇森式暴力美学。但看着幕上的福山雅治,手身于打斗合,却没有任何暴力的感,只有美,只有雅。他的每个作都莫名有种奏感,明明是紧张激烈的枪战,却有了一种在看音乐剧的感


其中有一场戏,是福山雅治所饰演的警官矢村聪追杀张涵予说饰演的律师杜丘,两人开车到了悬崖边的鸽笼旁,福山雅治用一根竹棍就降服了持抢的张涵予,这场动作戏可以说是一气呵成,洒脱利落,举手抬足间的潇洒之气隔着屏幕都要满溢过来。


而且在福山雅治捡到枪对着张涵予的瞬间,有一只白鸽从枪口飞过。福山雅治依旧眼神睥睨,凌厉之中带着淡漠。白鸽扑翅,枪声响起,那一瞬间,有一种被彻底俘获般的情绪从我的心间升腾起来。原来,这才是属于福山雅治式的浪漫气息。



说实话,对于福山雅治的魅力,以前的我并不解,现在才终于明白。如果说世上只有一种美,最震慑人心,那就是置身事外的美。人的好看会因为自己认识到这件事而被贬损几分。美而不自知是美,美而不自知且不在乎是更美。

 

这几十年过去了,福山雅治依旧是那副对一切毫不在乎的姿态,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不在乎这世间所谓的正义准则,甚至对自己的好看也毫不在乎。

 

因为这份不在乎,他的好看成了一种“物”的好看。像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衫一样,随意地搭在那里,无心装饰周遭;又想一瓶刚被开封的水,兀自散着一种洁净的气息。他拒绝和一切互动。只有世界在他身侧流动,并且顿住了脚步。



 


在电影的末尾,当下属里香兴致勃勃地对他说,“你知道现在最流行的就是火车婚礼吗?”

“哦?是吗。”福山雅治的回答只是这轻飘飘的三个字,就像他对其他任何事物的回答一样。

 

“哦?是吗。”漫不经心,最为致命。


这样的男人,怪不得和他年相差了几十的下属里香会么死心塌地喜着他,怪不得我的妈妈,会几十年如一日把他放在心尖尖上,当成最遥不可及却又最明亮的月光来爱着。


偏过头来看妈妈,发现她正用一种热忱中带着恳切的目光小心擦拭着屏幕里那多年的脸,她的眼神又甜又明亮,像慢慢流的溏心蛋,眼角有点被洇红了像个正在恋中的小女生。

 


我突然意到,“福山雅治”四个字,或许才是通向我妈妈少女代的咒妈妈和我一时候,走在路上,或许总会会哼他的歌,说不定还会忍不住蹦跳起来;

 

坐在书桌前写作业的时候,或许会悄悄拿出信纸,将无处诉说的爱意都倾泻成笔尖的字句,写完可能又会觉得不好意思,于是红着脸把那滚烫的一字一句全部划掉;

 

或许会把所有闲钱都攒下来买他的海报,然后把海报贴满整个房间,哪里也不想去,什么都不想做,只要每天躺在床上看他一百遍,心情就会跌入粉色泡泡里。

 

然之间,我意识到,妈妈在跟我差不多年纪的时候,或许也和我一样,甜蜜而疯狂地爱过某个遥不可及的人。

 

突然之间,我很想感谢福山雅治,是他让二十岁的我和二十岁的妈妈,完成了一场心境上的跨时空衔接。也让二十岁的我和五十岁的妈妈,在此刻能够如此笃定而体谅地看着彼此。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妈妈,“觉得今天怎么样?”

“特别好,特别圆满”。

看着妈妈这副样子,我又忍不住调笑她,“那你知道福山雅治结婚了吗?”

“知道啊。”

“你不伤心啊?”

“为什么要伤心啊,应该祝福呀。”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给你个机会,让你和福山雅治结婚,你愿意吗?”

我以为这次,妈妈一定会斩钉截铁地给出肯定的答案,没想到她的回答却是这样,“不啊,喜欢他又不一定要和他结婚。嗯,我还是要嫁给你爸爸的,不然哪里来的你啊。”

 

突然之间,我发现妈妈原来才是最通透的那个人,突然之间,我的脑海中又出现了那句很喜欢话,“知道太阳存在,就已经是全部的人生了。”

 

爱一个遥远的人就像爱太阳,太阳的光芒总会洒到每个人的头上。但我身上的温暖,却是我自己生长出来的。

 


有时候,最遥远的爱,才是最纯粹的爱。世上只有那么一个人,能给予你无限笃定的甜,却不会真的跌碎你的心;能让你拥有长久倾付热情的能力,却永远不会实质性地伤害你。

 

拥有过这样一个人,已经是幸运,也是感激。

 

真的,就像妈妈所说的,“特别好,特别圆满”。



往期回顾:

用一场私奔来解决一些人生难题

后来,连爱你都成了一种迷信



公众号:花大钱

(ID:huadaqianbaobao)

微博:@花大钱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