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福音讲章14 错误的问题(约伯记二十一14-15)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5 10:14: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4錯誤的問題(約伯記二十一14-15

 

他們對神說,離開我們吧!我們不願曉得你的道。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祂呢?求告祂有甚麼益呢?(約伯記二十一14-15

 

對聖經的無知和忽略,乃是現代人的特徵;毫無疑問的,造成這種無知的主因,乃是一般人不再相信神會以獨特的方式啟示人。雖然他們仍然視聖經為神的話語,是由一群受聖靈感動的人寫成,他們顯然也相信,應該尊重聖經的教訓。可是有一種觀念逐漸成為時尚——認為聖經有誤,聖經不過是人類的作品,記載宗教的觀點和特定人士的信仰歷程而已。於是有人開始說,聖經雖然有趣,卻已在時間的長廊中失去了其重要性,最後他們甚至不再讀聖經了。


他們認為聖經只代表人類發展史上的某一個階段,如今早就過時了。只有關心宗教、歷史、人類學的人會對這些檔產生興趣。聖經不可能再吸引現代人,因為現今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相對的,人類只需要最先進的觀點。他們辯稱,一旦你推翻了聖經是神默示的理論,聖經的年代湮久這本質就足以使它價值盡失。


我完全無法苟同這種論調。即使我若不相信這是神的話語,我仍然能說這是世界上最重要、人人必讀的一本書。我所持的理由是,它年代淵遠、歷史悠久。現代人由於受到進化論影響,認為古書毫無價值。但是他們若仔細閱讀古籍,就會和舊約一位作者所見略同,那位作者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一9)人們一向以為新的事,後來卻發現它不過是舊事一椿,這段經文就提醒我們其中的兩件。


第一,反宗教和無神論並非新鮮事。我盼望你記住:一般都同意,約伯記可能是聖經最古老的一卷書。聖經本身就是一本古老的書,而約伯記又是其中之最。在這本書裡,約伯轉述並駁斥那些不敬虔之輩的議論,我們從其中看到,當時反對神、反對宗教的人已經存在了。這事實本身就能回答今天許多拒絕耶穌基督福音之人所持一廂情願的想法。我說一廂情願,是因為顯然大多數人根本不去思考這個問題。他們只是斷然拒絕、排斥宗教,因為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凡是舊的事物就有問題。他們的觀點是,古代人都很無知,其宗教就是無知產生的結果。宗教只是原始時代的事。我們可是置身在一個科學發明的新時代啊!你一定很熟悉這類言論,現在還有誰相信那玩意兒呢?意思是過去每一個人都相信宗教,如果他活在那個世代,也必不例外。但是生在今天這個文明鼎盛、科學發達、知識爆炸的世代,他們已看透宗教,並且早就放棄了。他們認為宗教只是某一階段的事,是人類在過去歲月留下的遺跡。我們何其有幸生在二十世紀,而非過往世代!我們真為從前的人感到遺憾。這正是他們一廂情願的觀點。


其實反宗教幾乎上和宗教一樣年代久遠。約伯時代的人所說的話,與現今的人如出一轍。如果你聲稱不相信神和宗教,並且轉身而去,這不但不是新鮮事,而且也不是二十世紀獨有的時髦之舉,這不過顯示你秉承了人類一貫的作風。聖經告訴我們,每一個時代都自認比從前的世代優秀,並且喜歡籍著抵擋神來表達這種優越感,還天真地以為這樣作是天經地義的。此處也讓我們看見,反宗教不僅非新鮮之舉,而且它表達的方式和所作的聲明向來都是大同小異的。換句話說,前面提到那種對宗教問題的歷史因素之主要觀點中,還有另外兩個常見的假定。


第一個是,智慧和思想通常只見於反宗教之輩,而宗教只在無知的人當中盛行。約伯說,他們對神說。他們自稱所說的話是經過邏輯思考、理智分析、客觀調查的結果。綜合一切,他們就作出了結論。約伯那時代的人說,他們經過一番考察,終於看透了宗教。今天的人仍然這樣說。許多人聲稱他們自幼長大,一向相信宗教,只要不用大腦去思考,就可以一直相信下去。一旦他們開始思索,閱讀書籍,面對事實,就發現原來宗教一無是處,不值一顧。奇怪的是,他們的證據竟然是以問題的形式出現,稍後我會加以解釋。現今大多數人往往認為智慧和宗教是勢不兩立、無法並存的。約伯那個時代的人也是這樣想。另一種附加的認定是,當一個人轉身離開神和宗教的時候,他就解放了自己,生平第一次真正進入自己的世界。那些仍然熱衷宗教的人則被視為受到無知捆綁,無法真正發揮他個人的本質。一個人要名符其實地作為人,就必須擺脫這些束縛,喊道,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祂呢?人類從一開始就感覺撒但所言有理,撒但不斷暗示說,神一直在處心積慮地打壓我們,剝奪我們的權利。


人類根據這兩個理由而遠離神,從古迄今始終不變;他們所發出的問題也與這段經文陳述的大同小異。我們已經看過,這種態度所依據的論點是完全錯誤的。他們的假定是甚麼?我們必須思考和分析他們提出的論述,才能回答這些問題。他們說,經過仔細思考和辯證,他們決定離棄神,將祂擯除在外,這樣他們就解放了自己。祂是誰?他們問道,我們何必事奉祂呢?求告祂有甚麼益處呢?他們以為這根本沒有答案。我們能說甚麼?針對他們的問題,我們當如何回答?答案可分成兩部分:


1、首先我們要考慮問題的背景:他們根據甚麼作此假設?然後我們就能提供一個直接的答案。在研究背景的時候,我們不得不下結論說,這些有關神的論述並未增加我們對神的認識,倒是有助於我們瞭解提出論述的人。讓我證明給你看。


提到智慧和悟性,首先我要坦白地指出,反宗教的人最明顯的特色,就是思想膚淺,無法作清楚而直接的思考。這是一個很大的題目,需要作廣泛的考慮。顯然我們無法在短短一篇講章內作到。我只打算探討它在約伯記第二十一章所呈現的面貌。這個論述的模式堪稱是一個典型而具代表性的例證。這裡論到神,但依據的只是人觀察四周其他人的結果。約伯時代的人注意到他們四周有些人很敬虔,有些人則否。他們進一步觀察到,敬虔的人往往吃盡苦頭,而不信神的人卻似乎發達昌盛,過著美好的人生。於是他們作了以下的結論:如果有神,祂一定對此愛莫能助。祂若有能力相助,祂就必然是不公平的。


根據這兩個推論,他們最後下了結論:我們根本不必把神當一回事。那些對祂掉以輕心的人還不是照樣左右逢源?既然如此,我們何必敬拜祂,順服祂呢?求告祂有甚麼益處呢?這是約伯時代的人之論述。那些人的現代版豈不比比皆是嗎?今日反對宗教的人提出的論據是甚麼?為何成千上萬的人放棄宗教,任意而為?為甚麼為數可觀的人要拒絕、忽略、排斥神?如今人類所根據的論證還是一樣的。有人說,如果真有神,如果神是愛,祂為甚麼允許世界大戰爆發?”“如果有神,為甚麼不敬虔的人一帆風順,而敬虔的人卻總是禍不單行?”“如果有神,為甚麼還會有洪水等天災人禍?祂為何讓好人英年早逝,卻讓惡人安享天年?結論都是一樣的:你信不信神都無關緊要,反正不會影響你的生活,因此從宗教出發的人生觀可能全盤盡錯。何必為宗教操心?何必殫精竭慮地追求良善的生活,去順服神?反正這樣作的人看起來似乎也不那麼快樂、滿足或萬事享通。


這些是現今反宗教之人提出的理由。他們以為靠著這些論證,就能把神和宗教拋諸腦後了。他們自稱有充分的證據。他們問說,如果有神,為甚麼會這樣,那樣……”時,只不過是換一種方式說沒有神!這種論證似乎很完整,沒有討論的必要;他們表達這種觀點的方式似乎讓人以為,事情終於有了定案。但這一切最可悲之處是,它顯露人的思想是多麼膚淺,未看清楚這整個論證是建立在不實的假定上——神和神行事的方法必須是他們可以領悟的,必須符合他們的想法。於是他們下結論說,由於神的作為匪夷所思,因此沒有神,不然這個神就是軟弱無力的,他們是否順服祂並不重要,反正祂無法影響他們的生活。他們從未想到,神以祂無限的智慧,可能容許一些我們無法領會的事發生。他們忽略了舊約先知的提醒——祂是一位自隱的神。


他們問,祂為甚麼要自隱呢?我無法回答你,此刻我也無意這樣作,因為我要證明的是,單單根據神沉默和不出面干預的態度來證明神的不存在,實在是愚昧之舉。如果一個人因太陽被烏雲遮蔽,就下結論說太陽不存在,你會如何判斷這人的智力呢?你如何看那些把耐心當作懦怯,把智慧當作軟弱的人?這正是今天許多遠離神的人之心態。他們以為神一定會作某些事或依照某種模式行事。一旦神未照他們所認定的方式行,他們就驟下結論。但誰說神一定得照著人的意思行事?神以祂無限的智慧,為何不能允許我們所無法明白的事發生?當然,你面對被你稱為神的這一位時,最聰明的方法就是認定祂的一切作為遠非你所能明白。如果我對神了若指掌,我就比神還偉大;如果祂只作我能明白的事和我認為祂應該作的事,祂就不再是神,而是我的僕人了。


那些單單因無法理解神的作為而遠離神、放棄信仰的人,等於承認自己眼光如豆,愚不可及。他們只看見自己生活裡或世界上的一個事件,就下了斬釘截鐵的結論。他們從未考慮各方面的事實——世界本身的事實,創造,歷史等等。難道用偶然湊巧就足以解釋一切嗎?今天任何一個有理智的人都無法苟同這種作法。你越研究、分析、默想生命,就越感到驚訝,越渴望來到神面前。我們所以不能明白神的作為,唯一合理的解釋,並非神不存在,而是我們的知識和悟性太有限了,根本力有未逮。一個人若以為他的心思和想法偉大到一個地步,足以洞悉神的一切,就顯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思想。那些將反宗教理性畫上等號的人,也一樣膚淺可笑。


另外一種說法——放棄宗教可以使人完全得解放——又如何呢?結論也一樣。這是完全錯誤的,聽聽他們怎麼說,求告祂有甚麼益處呢?問題本身揭露了發問者的本相,不僅顯示出他們走極端的心態,而且徹底暴露了他們的本性和對人的觀點。益處一詞尤其有趣。這是今天很流行的字眼。稍後我會指出,從某方面說,這也是很合理的。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給這個詞下定義,如何衡量益處。我們不難看出約伯那世代的人對益處一詞的用法。他們的觀點很簡單明瞭。對他們而言,益處只是物質方面的收穫。他們甚麼都有了——財產,朋友、金錢、兒女、健康、快樂——一無所缺!我們還想要甚麼呢?他們問道。還有甚麼更好的?神還能再添給我們甚麼呢?那是他們對人生,對人的看法。他們志得意滿,不可一世。今生已別無所求!確實,他們想不出還有甚麼更好更大的事物。他們聲稱離開神就能使他們得到解放,成為名副其實的自由人。在他們看來,要求一個人去敬拜神、服事神,無啻叫他放棄自己。他們要解放人類,捍衛人類的權利,維護人類真正的尊嚴!他們對人類和世界的觀點純粹是從物質主義出發的。


難道這只是約伯時代的人之寫照?不妨放眼四顧,聽聽不信之人的言論,觀察他們的生活。他們離開神,棄絕信仰,結果為自己帶來甚麼?這能導致甚麼樣的生活?有那些事能真正滿足他們?他們依然故我。擺在最優先地位的仍然是物質、財富和舒適的生活。不僅已經擁有財富的人如此,就是覬覦財富的人或心生嫉妒的人也如此。對大多數人來說,理想的人生就是不僅自給自足,衣食無慮,而且還擁有豐厚資產,可以不必工作。從前視工作和勞力為神聖的觀念如今已蕩然無存。好像你若必須工作方得糊口,就很丟臉、不體面似的。有錢有閑的階級不但令人羡慕,而且使人嫉妒。所謂理想的生活就是養尊處優,隨心所慾的生活。這種生活最崇尚的是甚麼?乃是運動和娛樂:足球、電影、飲酒、賭博、打賭;或者華屋大廈、名車被親朋好友環繞。我不必詳加解釋,對此大家應該都很熟悉。人所追求的東西,可以在報紙上一覽無遺,因為報紙極力迎合人們的嗜好和品味,以滿足那些發出求告祂有甚麼益處呢?的人。他們離棄神,拒絕服事祂,為的是換取肉體的舒適和安樂、享受、興奮、世界的成功和掌聲。他們情願用星期天去醉酒、賭博、打球或追逐聲色犬馬。


這就是他們所謂的解放、自由,只要我們能擺脫神和信仰的桎梏,就能經歷這種自由,真正享受人生的樂趣。至於靈和魂的事,他們卻隻字未提。對於人更高的層次和最高貴的能力,也無一論及。至於奮鬥、努力或捨棄自我等就更別提了。結果人變得與禽獸無異。這正是神對我們的下一個要求——看重我們的靈魂和靈魂永恆的需要。來吧!讓我們誠實地面對事實。別再重複那膚淺的偏見,直接地回答問題。你的人生觀是甚麼?你有何雄心壯志?你最高的目標何在?你有甚麼理想?這些難道只能用金錢、宴樂、安逸來衡量嗎?只能從物質或肉體來考量嗎?你是否將靈魂包括進去呢?你所謂理想的人生觀是否包括了努力去使用心思、意念、屬靈的能力?現代的人生觀與人真正本質最大的抵觸之處,就是它常常應允一種安逸舒適的生活,把它講得好像唾手可得。近代的觀點從未對我們提出挑戰。它替我們的弱點和缺欠找藉口,把罪描述成自我的經歷和本相。它只觸及肉體的部分,訴諸我們的驕傲,使我們的天性得到滿足,誇獎我們精明能幹,是自己命運的主宰和靈魂的舵手,卻從未要求我們誠實、自我約束或節制。它把我們的智慧和靈魂拋到一旁!我們不必捨棄、鍛煉、控制自己,不必奮鬥、爭戰、禱告。不必反省和譴責自己。不必使用我們的力量和本領去打一場美好的仗,去登峰造極或更上一層樓,過更美好的生活。我們只需向後一靠,悠哉閑哉地安度餘生。


這是現今以知識和解放為名義而擺在我們面前的理想。還有甚麼比這更虛假、昏昧、愚蠢、低劣的?但就是這種假定,使人發出諸如此類的問題: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祂呢?求告祂有甚麼益處呢?由於他們沉溺於這種生活,所以他們向神呼喊說,離開我們吧!我們不願曉得你的道。


2、討論過這些問題所根據的假定之後,現在我們要提出答案。你是否問過這些問題?你仍然在問嗎?你不知道是否該相信神嗎?你是否事奉祂,求告祂?你是否只因事情不順遂就企圖逃避神?你覺得神不公平嗎?你是否因作惡的人繁榮昌盛而心懷不平?若是這樣,不妨聽聽這些問題的答案。約伯在舊約親自提出答案,新約的答案更比比皆是,特別是神兒子拿撒勒人耶穌提出的答案。務必仔細聆聽。


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祂呢?這個問題本身就提供了一部分答案。祂是全能者!神應當受到服事、順服和敬愛,因為祂是神。祂是全能者、大君王、永生的神,那絕無僅有的一位。祂是萬物的創造者,是萬有之主。祂從無創造出世界。祂又精心設計了一切。是祂將你帶入這個世界,把你放在其中。祂是起初,祂也是永恆。祂如此偉大,祂配得我們敬拜和事奉。祂持守萬物,萬物都在祂手中。祂在世界之外,比世界還大。祂住在世界之外,現今仍然如此,祂是時間的創造者,並遠遠超越時間。


我們何必事奉祂呢?祂不僅是我的創造主,也是我的審判官。自高自大的人發出這問題,好像他們坐在臺上擔任審判官,而神反而成了到臺前來申訴的人。多麼愚昧啊!你提出這些問題的時候,其實正在逐漸逼近結局,很快你就會得到可怕的答案。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祂呢?你會知道的!你將站在祂面前。不,你連站都站不住。只略略一瞥就能令你喪膽。那永恆之光只要露出一絲光線,就如熊熊烈火、炙熱難當。由於祂有無限的愛、忍耐、憐憫和恩慈,祂現今並不擊打那些不敬虔的人,他們還以為祂無能為力。他們因祂的仁慈而嘲笑祂,因祂的忍耐而發出褻瀆傲慢的問題。你說,我不明白這個,不明白那個。”“我不知道神為何允許這事發生。你說除非你明白了,你才會事奉祂,敬拜祂。有一天你會明白的,你會看清神值得你敬拜,因為祂是神。約伯說,祂必殺我…………還要辯明我所行的(伯十三15)。約伯不明白神和祂的作為,但他繼續敬拜神,因為知道祂是神,祂所行的事後頭必有完美的理由,雖然眼前他不一定明白。那位遠遠大過約伯的神子耶穌也說過,你若願意,就把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二十二42)。全能者是誰我們何必事奉祂呢?祂是神,是創造你的主。祂將審判你。祂是永生神。一個國王用不著解釋他發出的命令或要求,他只需表達自己的旨意。一個聽話的孩子不必等弄清楚父母的要求是否合理,才去順服。他遵命而行,是因為父母要求他如此。我們順服神,也是因為祂是神,不論環境和條件如何,我們都當順從。


求告祂有甚麼益處呢?從我們前面討論過的屬世觀點出發,答案是毫無益處。根據這種價值觀,與神相交不但沒有益處,反而是一種攔阻,徒然浪費時間。但是拿撒勒人耶穌一生卻花了許多時間禱告,甚至不眠不休。為甚麼?這樣作有何益處?有何價值?答案多不勝舉,讓我略舉一二。還有甚麼事比與神交談,更能帶給人尊嚴?世界上有許多人為了能與名流達貴見一面,而不惜付出大量金錢、時間或其它代價。若要進一步與名流面對面交談,價碼就更高了。他們若想聽一個國王演講,或出席宮廷宴會,就更所費不貲。但這怎能與親自和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交談相比呢?雖然我未得到物質上的好處,雖然我沒有甚麼好炫耀的,但我能與祂談話!祂俯身傾聽我的心聲!世上一切財富何足與此相比!約伯喪失了兒女、財產,他一無所有。但他最大的渴望不是得回這一切;他呼喊說,唯願我能知道在那裡可以尋見神(伯二十三3)。我們的益處並不止於能得到神的垂聽。神還祝福那些事奉祂、尋求祂的人。這不是世人所看重的祝福,卻有無限的榮耀。祂祝福人的靈魂。祂替受苦的心靈帶來平安。祂的笑容,使我滿得安慰;祂的恩典,如甘霖降下,救恩仿佛城牆環繞,祂保護所喜愛的人。


益處?或許我們得透過試煉和患難來衡量它。當諸事順遂時,那些不敬虔的人似乎擁有各種益處。一旦試驗來臨,疾病纏身,年老力衰,死亡的陰影逐漸迫近,我們會採取甚麼立場呢?耶穌那番論及不敬虔之人的話,或許就會在耳邊響起,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可八36)。於是我們認識神、不斷求告祂、事奉祂的益處就昭然若揭了。但即使在這以前,凡被拯救脫離老我本性的人所享有的益處,也是很明顯的。人若與神同住,順服神,就會發現他的整個性情都會受影響,他可從中獲益匪淺。罪遭到了譴責和征服,新的人生觀產生了,驅使我們去追求那比我們更大的目標,呼召我們去實踐、運用自己高貴的恩賜——“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這是一個敬畏神的生命所享有的益處。它產生了歷代以來的眾聖徒,以及人類最偉大的慈善家。它豐富了生命的每一個領域。在逆境或死亡迫近時,我們對墳墓的恐懼被移開了,死亡的刺被拔除了,不必恐懼戰兢地面對審判,因為我們知道將去父神那裡,在天上永遠與父神和天使同住。有甚麼益處呢?完全取決於你想到的究竟是世上的短暫年日,還是天上的永恆歲月。它完全取決於你想到的只是肉體和肉體的情慾或無可避免的最終結局。它取決於你是從人的角度還是神的立場出發。


今天許多人依舊和約伯時代不信的人一樣說,離開我們吧!我們不願曉得你的道。他們轉身離開神,還自作聰明地以為這樣多少可以改善情況。其實不然!神還是一樣!死亡仍然在那裡!審判依舊存在!顯然他們問錯了問題。只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是不可不問的,不是求告祂有甚麼益處呢?而是約伯的問題:唯願我能知道在那裡可以尋見神。你認識神嗎?你預備好去見祂嗎?你是否事奉祂,順服祂?你能坦然面對審判嗎?難道你看不出你的處境正岌岌可危?你在神手中,你曾得罪祂、遺忘祂、忽略祂、批評祂,向祂提出褻瀆的問題。如今你才明白這一切是多麼愚昧。你死了以後會看得更清楚。你怎麼辦?感謝神,有一個答案超越了約伯的一切知識。神是全能的,是審判者,但祂也是愛,祂的愛如此奇妙,使祂差遣自己的獨生子拿撒勒人耶穌,到世上來,擔當我們的罪,為我們死,使我們得以與神和好。雖然人類遠離神,但神因祂的大愛,永遠不會離棄我們。祂差遣自己的兒子來尋找、拯救我們,賜給我們一樣最大的益處,就是赦免我們的罪,使們得以與神和好,靠祂的名過得勝的生活,除去對死亡的恐懼,成為神的兒子,承受永遠的福樂。這應許是神賜給每一個人的。這是唯一,也是最後的選擇。你自己選擇的結果將永遠影響你。切莫再猶豫!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