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经砂器 不为繁华易素心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08 16:29: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撰文:喜宝
摄影:井冈山



  提及荥经(ying jing),有些人可能会觉得陌生,这座距成都196公里,地处四川盆地西部边缘,雅安地区中部的小县城,曾经是蜚声中外的中国南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扼川滇、川藏线之咽喉,古称“严道”。荥经南临中峻山,北望青下坝,东眺打鼓溪,西靠荥河陡岸,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悠久的人文历史,让荥经有了“探奇觅古”的美誉。



  除去自然风貌,最让荥经人引以为傲的,便是传世千年之久的荥经砂器。在荥经当地,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相传古时一官员南巡,经过古城坪,口渴欲喝水,随从寻水至百姓家中,然家贫无物,百姓抠湿泥捏制成器皿烧水,官员饮之,回味甘甜,大加赞誉。传之后世,即为荥经砂器。



  依山傍水的好风景,让荥经人保有着一股质朴无争的朴实气。天边还未现鱼肚白,古城坪上的人们已经开始悉索起身,108国道旁吱呀作响的门辙声,拉开了荥经人一天的序幕。将店里的砂锅搬到国道旁,是他们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层层垒起的砂锅,整整齐齐的按序码放在一起,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绵延开去,煞是壮观。



  几间红砖瓦房,几只灯色昏黄的老式灯泡,几条木板随手钉成的简陋架子,几排刚刚出窑码放整齐的砂器……这是108国道旁最普通的砂陶作坊的模样。作坊中间,有一个直径约1.5米的窑洞,中间搭着一块木板,坑里填满了碎煤,一根5米长的铁管上悬着一个绑满细铁丝的窑盖,当鼓风机“呼呼”转动起来时,窑洞里顿时会冒出一团团腾腾的热气。



  采料、粉碎、搅拌、制胚、晾晒、焙烧、上釉、出炉、入库……十几道工序环环相扣,容不得半点马虎。荥经砂器无论从形制还是质材都与中原的器皿相去甚远,采用高温乐烧工艺,至今仍保留着整套传统坑烧制陶流程。作坊里劳作的伙计,多是头戴斗笠,挽卷着裤筒,身披棉被,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装备,却是他们在烧窑过程中能为自己做的仅有的保护措施。他们多是怀抱八个陶胚,脚搭在木板上,将大半个身子探进窑洞内,陶胚放置完毕后,额上的汗水早混着身上的煤渣和成一幅黑色的画儿。这样的动作,他们一天要做几十次,一窑烧150个陶胚,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开8窑,每天早上6点来到工地,晚上8点过才能离开作坊,回到家,基本累到直不起腰来。



  盖窑盖是个力气活,当砂器在窑洞里码好之后,伙计们会跑到铁管前,吃力的趴在上面,看窑盖缓缓离开地面,在半空中徘徊着准确对上窑洞后,才会长舒一口气。制作砂器,每一步都怠慢不得,稍有差池,半天的辛苦就会付之东流。大约一小时后,窑洞里的砂器已经烧得周身通红,这时候,伙计们会用长钩将砂器钩到另外一个土坑中,木屑再覆一层炭灰,顿时会有一股青烟腾空而起,这样折腾一番之后,就完成了砂器制作的又一重要步骤——上釉。第一窑陶器出窑的场景,总会吸引很多游客,窑洞内周身晶莹剔透的砂器,红艳艳的如天边的火烧云一般,美丽动人。荥经的砂器做得不易,秉承前人流传下来的手艺,每一步都要做得谨小慎微,不容大意。十几步工艺环环相生,伴着浓郁的匠人之气,游经心思,流于指尖,在西蜀边陲重镇里,这群朴善的工匠艺人们,世代虔诚地传承着这门古老的工艺。

 


  时下特别流行一个词,叫作工匠精神。提及匠人,你的脑海里最先会浮现出什么?我第一个联想到的词汇是日本,撇去满腔的爱国情怀不谈,以时间为证,看似冰冷的数据却掷地有声的回应了匠人精神的核心所在,截止2012年,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日本有3146家,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有196家。仔细想来,长寿的秘诀其实已经一目了然,精神的传承才是灵魂的保证。追溯往昔,已有千年历史的荥经砂器,已无声无息、谦卑低调的姿态淌过历史的河流,从粗陶粗犷到至美大雅,荥经人以近乎固执的方式坚守千年的传承,用大智如愚,大巧若拙来形容经过千年洗礼的荥经砂器似乎是再贴切不过。所谓工匠精神,是爱你所做之事胜过爱这些事给你带来的利益,是精益求精,精雕细琢。荥经人很朴实,朴实到认为烧陶制陶是他们的天命,千年积淀,理当一脉相承。



  当你看到古城坪上荥经人的坚守与坚持后,再面对窑上荥经砂器烧制的熊熊火焰时,你的内心一定难以保持平静。荥经砂器是土与火炽烈的舞蹈,是从粗狂质朴到至美大雅,是火舌吞吐砥砺千年的珍宝黑砂。古城坪上火舞窑红,一双双皲裂的大手正演绎着土与火的千古交响。两千多年的岁月叠加,古老生命的传承不息,不在于精致华美,在于大巧若拙、灵气若水,地气盎然,底气十足……黑砂沉默着,默默向世人展示它最纯朴的一面,如同客隐山居的文人,不争、不抢,长久于世。它是土与火的艺术,是浴火涅盘的凤凰,是时光洗礼的精粹,不求名扬万里,只望常存于世,它是历史的见证者,亦是历史的参与者。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将世界收入囊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