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国:振兴发展结硕果 老区群众得实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7:58: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电商进村 

 光伏致富

 产业脱贫

 万亩茶园


“边远山村娃吃上了营养午餐”

兴国县南坑乡金升教学点教师  肖丽

我是一名90后,2016年秋在兴国县南坑乡金升教学点教书,属兴国生源地招聘教师。

我的学校是典型的一师一校一生学校,距离兴国县城90公里,车程近3个小时,四周群山环绕,道路崎岖,属于兴国最偏远山区学校。廖健健是我学校唯一的一名学生,现在读小学二年级,是一名留守孩,妈妈出外务工,只有爸爸在家带哥哥、姐姐和她。哥哥、姐姐读三年级,平日在南坑中心小学住校,只有周末才回家,爸爸每天还要去村里务工。平时,廖健健一个人上学、放学,家里很少有人与她沟通交流。

2016年秋季学期开始,县里将全县25个乡镇424个校点约10万学生的营养餐全部列入企业配餐服务。像我校这样的一个老师、一个学生,最偏远教学点,兴国县学生营养餐中心也没有落下,让在偏远学校就读的山村娃同样能吃上美味的营养午餐。

学校留样冰箱、消毒柜、电磁炉、电饭煲等营养午餐配套设施一样不少。每天早晨7点多,营养餐配送车会把新鲜食材准时送达学校。

中午上完课,我就给小健健做饭、炒菜。今天的菜是黄瓜炒鸭子、苦瓜炒猪肉、包菜、南瓜汤。有了我的陪伴,廖健健每天中午都能吃上美味的营养餐。如今,廖健健的学习成绩进步了,以前语文数学每门才考30多分,现在语文能考90分,数学能考80多分,字也写得很漂亮,还学会了画画、跳绳,性格变开朗了。

现在,兴国县150个一师一校教学点的学生每天中午都能吃上热腾腾的营养午餐。

“我致富信心更足了”

兴国县老营盘村尹屋组  尹士荣

我出生于1971年,现年39岁,2006年以前一直在广东省惠州市从事竹器编制工作。

在我的大部分记忆里,家里的生活都一直挣扎在贫困边缘。在我6岁的时候,父亲就因病不幸去世。在父亲去世后,因当时家里生活贫困,母亲不久后也选择了改嫁到邻村一户较为富有的家庭里。当时,我只有6岁,还有一个4岁的弟弟和尚且在襁褓中2个月大的妹妹,家庭的重担便一下子落到了已经71岁高龄的爷爷奶奶身上。爷爷的手臂和腰部曾在革命战争时期受过伤,干不了重活,奶奶年老体弱也无法从事农业劳动,一家五口人挤在爷爷的父亲留下的两间土坯房里艰难地过活,依靠爷爷平时做零工的微薄收入维持生计,家庭生活非常贫困。

在这种状态下,一家五口人就这样艰难地度过了11年。在91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年仅17岁的我便担起了抚养弟弟妹妹的担子,依靠每天在红砖厂打工挣来的6元钱度日,兄妹三人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直到1997年,我开始跟随同村人前往广东打工,家里的情况才开始渐渐好转,妹妹上了学,弟弟一人在家照顾家里事务。2000年,弟弟妹妹有了一定的生活能力了,我用自己3年来打工存下的一点钱娶了媳妇,接着自己的女儿、儿子相继出生,并于2015年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借了近7万元盖起了现在居住的两层小楼,生活逐渐好转。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2015年10月份,在打扫刚盖起来的房子时,我不慎从二楼摔下,造成两节脊椎骨粉碎性骨折,整个脊椎缝了16针,目前还有8根钢钉在里面。在医院手术治疗费用就花费了4万多元后,生活刚刚好转的家庭一时间又陷入了困境,手术费用已经让家里债台高筑,加上两个孩子的上学费用和家庭日常开支,我夫妻二人几度流泪,甚至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直到2016年2月份,村里干部知道我的情况后,主动联系到我并帮我报了合作医疗、大病补助、大病救助等一系列保障项目,4万多元的医疗费,最终自己只出了1万多元,大大减轻了我的家庭负担。

2016年9月,村里帮我申请成为了精准扶贫户,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年,我就在帮扶干部的帮扶下,在村里刚引进的老营盘肉牛养殖合作社里免费领养了2头肉牛,自己出资买了1头,政府给了我每头2000元的贫困户产业补助,今年5月份将牛出售后收入5200元。此外,我养的100只鸭和60只鸡,每只20元补助,光是产业直补就达到了8000多元,加上牛、鸡、鸭出售的收入,我一年的收入可达到4万多元。上个月,我还了近2万元盖房时所欠下的债务,生活也是越过越滋润了。

下半年,我准备再养4头猪和50只鹅,等猪长大后,我还准备自己培育幼猪,继续扩大养殖规模,脱贫致富我信心十足。

“我住上保障房了”

兴国县高兴镇墩丘村风林组  肖全凤

我于1943年出生于墩丘村一个贫困的家庭里,17岁那年便嫁给了同村的一个民办学校的老师,婚后的生活虽说清苦但也是乐在其中。

我家原来住在墩丘村风林组,与丈夫刘明辉结婚后育有一儿四女,一家6口人也算是过得其乐融融。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先后经历丧夫之痛和3次丧女之痛。印象最深的是1990年那年,原本在学校上课的丈夫突然病倒,在后来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虽然花费了家里的全部积蓄,依然没有挽回丈夫年轻的生命,那一年我只有47岁。原以为,痛苦的日子会慢慢过去。可谁知,在1991年后的几年里,已经出嫁的二个女儿也相继因病去世,就连最后的一个女儿也因意外不幸去世,还尚未从丧夫之痛走出来的我,便又经历三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仅剩我和11岁的儿子两人相依为命。

直到1997年,我才慢慢从丧夫和丧女的阴影中走出来。值得欣慰的是,儿子也上了初中二年级,并且成绩还非常优异,于是,儿子便成了我生存下去的全部寄托。可谁知,在1998年大年初五,正在读初三的儿子刘良平留下一张“妈,我出外打工去了”的字条后,便音信全无。此后,我一边种点地维持生计,一边到处打听儿子的消息,至今近20年了,依然没有儿子的半点音信。在这20年里,我一人独自居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每逢刮风下雨的时候,房子里到处都会漏水,每到下雨天我都会到隔壁刘凤平家中躲雨,生怕房子会被雨淋塌。

没想到的是,去年6月村里给我们孤寡特困老人建保障房,我的生活便又燃起了希望。建房地址定下来后,我一有时间便会去那里看看,我记得房子是去年8月开始施工的,11月份便搬进了新房子。新家虽小,但功能齐全,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当地干部还送来桌子、衣柜、电视机、床等生活用品,拎包就能入住。

在这里,到处都有水泥路,去街上买点菜什么的非常方便,自来水、闭路电视都装到了家里,住着非常舒心。没什么事的时候,可以到门口的小广场上锻炼锻炼身体,村里还在新房旁边为我们流转了菜地,闲暇之余种种菜、养养鸡鸭。从此再也不用担心下雨天房子会漏雨了,可以在保障房里安享晚年了。

“高速路连上了致富路”

兴国县榕树湾蔬菜基地负责人  黄英国


我1981年出生于兴国县均村乡,从学校毕业后便一直在县里搞蔬菜生鲜等方面的销售工作。以前,兴国没有直达赣州市中心城区的高速公路,许多果农、菜农都要绕道323国道将农产品运往市区销售。

2016年8月,我在埠头乡政府的帮助下,流转了桐溪村340亩地,建起了蔬菜基地,种植茄子、辣椒,于11月中旬蔬菜开始上市,并在当时的赣州五龙蔬菜批发市场租赁了一个摊位,几乎每天下午都要输送2000至3000斤蔬菜去赣州。

但因无直达高速,我基地里每天蔬菜运送非常不便,正常情况下,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如逢下雨天,道路便泥泞不堪,又颠簸,经常一堵就是四五个小时,甚至一天,蔬菜常常受损,品相不好,严重影响销售。有一次,我装好满满一车茄子出发,由于途中有车辆发生车祸,原计划当天下午6点到的货,硬生生被堵车拖到了第二天早上6点,满满的一车茄子只能以低于市场价1元的便宜价格出售,仅这一次就亏损近3000元。我的蔬菜销量根本不用愁,每次有订单时,我最担心就是蔬菜不能及时到达,不仅会影响蔬菜的价格,更会影响到我的信誉。我非常希望兴赣高速早日通车。

1月4日,终于迎来了好消息,兴赣高速通车了。在通车当天,我便装了满满的一车3000余斤茄子,从高速运往赣州销售,成为第一批走兴赣高速的“先行者”。一趟下来,从以前的两三个小时,一下子缩减到现在的40分钟左右,蔬菜到客户手中时,菜叶上的露水都还未干,客户直夸我的蔬菜新鲜。

近三个月来,我几乎每天都会从兴赣高速运送3000斤左右蔬菜前往市区蔬菜批发市场,而在市区像好又多这样的大型购物超市也开始纷纷向我下蔬菜订单,基本上每天上午8点下单后立即采摘装车,下午2点就可以将蔬菜送达,非常便利。现在客户多了,生意也做得越来越红火。

乘着兴赣高速“快车”,我准备继续扩大规模。接下来,我计划在埠头乡枫林村等地再建几个蔬菜基地,扩大蔬菜种植规模。

来源:赣南日报 兴宣 萧森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