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锔瓷” 用工匠心打磨修复艺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4:22: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探访沈城老手艺

  恰当夜色正浓,沈阳城里的一方斗室内,一双粗糙厚掌捧着一件唐代白釉缠枝纹执壶,左右轻抚摩挲。

  这件古物高约七寸,颈短腹鼓。通体瓷白,无有杂色。但在质朴之中,却并不直白简单。白釉为底,浅浅刻画,上端纹饰为祥云漫卷,下端纹饰是枝叶舒展。

  指尖轻触,仿佛感受到瓷瓶在传递着历史与传统的余温,不禁令人神思畅往。遥想千年以前,繁华景盛,歌舞升平。也许就有才子雅士如李杜,一手高执此壶,烈酒入肠,神思缥缈,又一手提笔浸墨,狂放无羁,笔走游龙,但抒胸臆。

  时光流传,转眼千年。千年岁月之间,不知因何经历故事,这件执壶碎裂成了六七片,底、腹、口、把等处相互分离。有爱惜者,有缘相见,重金购之,后把这些碎片郑重交托到关向伟的手里。

  关向伟,今年49岁,任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师,沈阳非物质文化遗产“锔瓷”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在关向伟家中的一间小工作室里,夜灯之下,这些碎瓷片被他仔细拼接,并用其家传的“锔瓷”传统手工艺,用一个个锔钉将瓷片断开处重新连接在一起。修复古物,大有讲究。在关向伟手里,一般要经历检查、画稿设计、钻眼测距、造钉打磨、下钉拼接、腻材补缝等繁琐的工序。从设计构思,到动手操作,无一处不考验着锔匠的巧思与精工。

  他手里的这件唐代白釉缠枝纹执壶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瓶腹的一块大瓷片缺了一角,使得几块瓷片拼凑之后,瓶腹上存有一个约小指指腹大小的漏洞。缺失的这块小瓷片早已不知湮没在了哪里。

  关向伟拿来和锔钉一样材质的薄铜片,剪铰出一小块,恰能覆盖掩饰在洞口之上。这一小块薄铜片,经过塑形打磨,并用锤凿在上面刻印了线条纹饰。整块铜片完成之后,恰正如壶上本身镌印的祥云模样,其拟态和意韵俱相似。瓷片断开处,关向伟在瓷胎里打下暗眼儿,埋进铜柱。再将祥云铜片覆在缺口上,从内侧将铜片焊接在铜柱之上。一朵祥云飘游在壶上,古意盎然,浑然一体。

  锔补这件执壶,耗时数日,共用了83个明钉、数个暗钉和花钉。终于,这一件唐代白釉缠枝纹执壶,从一堆碎瓷片,得以锔补复原,静立在世人面前,重现千年之前的卓然华彩。

  珍贵古物也得排队等锔补

  关向伟家中的小工作室,不过10多平方米的面积。其间两壁为展柜和展架,上面满满当当堆叠罗列着各朝各代、各式各样的古物器具。从伪满洲国时期日式青花梅盘,到清康熙山水绘盘,再到明代青花观音莲座台,小小一间斗室内的各种藏品令人眼花缭乱。每一件器物的年代、产地、窑口、花纹、胎质、艺术风格,上面纹饰图案的寓意,关向伟心中了然。

  除了关向伟自己心爱的藏品之外,不少珍贵古物是朋友送来委托锔补修复的。一件珍贵古代器物的锔补,工艺非常繁复,往往需要数日,甚至长达2个月的时间。即使关向伟每天晚上忙个不停,如今堆在他工作室里,排队等待修补的器物还有几十件。甚至还有三年前朋友送来的东西,堆在桌子下面,还没被开箱。关向伟自嘲说,他的慢工细活常惹得朋友们抱怨,发微信催他“把我的东西往前排一排,改天请你喝酒”。

  关向伟的锔瓷手艺得自家传。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关向伟的祖父还只有10几岁,来到奉天,在一间杂修铺子里,跟着几位老师傅学得了锔瓷的手艺。随后父子相传,如今传到了关向伟的手里。在关向伟工作室的展柜上,还摆着一件经祖父之手锔补的青花圆盘,这如今成为家传宝物。

  从初中开始,关向伟渐渐为瓷器古物着迷。又兼学得了传统的锔瓷手艺,他慢慢开始自己动手练习。三十多年的时间里,经他之手锔补复原的古代器物无法计数。

  不起眼物件锔补后变精品

  约在六七年前,关向伟的一位好友刘先生去日本东京艺术大学交流学习。临回国前,刘先生很想赠送给他的日本导师一件礼物,但日本的瓷器、和纸、毛笔和印章,都做得十分精美,工匠们的技巧也很高超,有特色的礼物比较难选。关向伟建议送一件锔瓷作品。这件宋代景德镇出产的白釉小水盂上有一个很大的裂纹,还掉了一个碴儿。关向伟在裂纹上打了锔钉、花钉和签名钉;缺碴儿的地方,用铜片雕花包口。

  据刘先生后来的反馈,日本导师看到锔瓷水盂后惊呼:“我从来不知道,中国还有这样一种美丽的技艺。”

  日本导师被告知,这种中国古老的传统手工艺叫做锔瓷,是用像钉书钉一样的金属锔钉,将破碎的瓷器修补好的一门技艺。毁坏的瓷器,经过锔匠们的设计和锔补,不仅恢复往昔的姿态,不损其悠远古意,甚至更添雅致情趣。早在宋代张择端的传世名卷《清明上河图》里,就绘有锔匠做活的一幕场景。那些陶瓷、琉璃、玉石、玛瑙、翡翠、牙角、铜铁等种种材质的器物,经过艺术性的锔补而得以锦上添花,焕发出因“破碎与归原”而携带的独特艺术魅力。

  当时,刘先生的日本导师很想请关向伟出国讲学,演示锔瓷这门技艺。“那个时候,我想锔瓷实在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技艺。还出国讲学?真是大惊小怪。”关向伟说,那时锔瓷还不是非遗项目,他仅限于为熟识的朋友们修补些首饰器具而已。

  一个朋友作画时随手用的压角章掉在地上摔成四块,被弃在画桶里。经关向伟锔补好了之后,朋友却舍不得用,变成了天天被拿在手里把玩的精致物件。

  传统手艺亟待传承发扬

  关向伟的父亲今年已84岁高龄,虽然承袭了锔瓷手艺,但对儿子钻研锔瓷感到不能理解。“今年过年,我说着急回家接待一个法国艺术家。可我父亲说,你一个大学老师,为什么不想着晋升,没事儿鼓捣锔瓷这玩意?”关向伟说,老人家的想法还是锔匠是居于社会底层的卑微手工艺人,也认识不到锔瓷手艺传承下去的意义。

  这几年间,关向伟对传统锔瓷手工艺传承的问题,在思想和看法上渐渐发生了鲜明的转变。在他看来,有些经历和见识,似乎在催促着他快把锔瓷的手工艺传承下去,不要令其灭绝。

  两年前,关向伟开始参与一项国家级别的图书编辑计划。这项计划的主要目的就是介绍中国的各种传统手工艺。关向伟参与编辑撰写“编织编结”这部分章节。“这类老手艺的作品几乎都是丝质、纤维类的,很难保存。别说往前了,就是明清两代的能保留下来的东西都很少,传承老手艺的人太少了。”

  这些事情,让关向伟越来越觉得,他手里掌握的锔瓷传统手工艺实在亟待传承。

  “我有的朋友,智能手机每隔半年就换。我就说他,败家啊!有这钱,我帮你收点古董古玩古书籍,以后给孩子留着多好!他就反问我‘那玩意儿有什么用啊?我出去,能在耳朵边儿举着个罐子啊’?”朋友玩笑着反诘,让关向伟哭笑不得。

  很多深夜里,关向伟埋头沉浸在锔瓷的世界里。看着展架上的老物件,暗念那瓷器上描绘纹饰中蕴含的吉祥寓意,遥想那个时代人们思想境界,关向伟深深沉醉在其中,怡然自得。“这就是蕴含咱们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它带给人们的精神世界的愉悦,是其他东西做不到的。”

  “我很想踏踏实实做一个锔匠,一个继承了传统手工艺的匠人。这是一件很美的事。”对着满室瓷器古物,关向伟的低声感叹很虔诚。“事实上,在当代,传统锔瓷手工艺也有很多能够对接应用的地方。作为传承者,我们这代人有义务让先辈们发明创造的老手艺,在我们这一代得到更好的保护与发扬。”

                                                                                                --来自头条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