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回顾之《苗疆道事》第二卷 第四十五章至第四十六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8 15:50: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四十五章 临仙遣策
  

“啊……”
  

我摸着地下那软烂的肉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惨叫,而头顶上的隧洞那儿则传来了马领导的喊声:“怎么了?怎么了?”


  

我没有出声,而是忙不迭地爬起来,扭头来看,却瞧见我正好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石鼎中,而这儿鼎底下正好是一大坨黏稠不化的油膏,厚达一尺,我刚才撑着的触感软绵柔滑,竟然有一种肉泥的感觉。不过即便是油膏,也透着一股子腥臭的气味,让我很怀疑这玩意的出处,于是双手攀着那石鼎的边缘,朝着上面爬去。
  

我在这石鼎中忙着,而上面的隧洞则传来了一阵慌乱,我听到了拿着阴阳灯的小矮子惊慌喊道:“啊,好浓重的煞气,这灯要熄了……”
  

“别进去,先别进去,等那个小子出声——姓陈的,下面什么情况,快点说,慢一点儿,一会立刻弄死你!”
  

上面一片嘈杂,我也只当做听不到,翻上那石鼎,瞧见这儿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墓室,面积比我们单位的会议室还要大上一倍,而高度则有一丈多高,在墓室的中间以及四角,有微微的光亮传来,是昏黄的颜色,像夕阳。
  

我眯着眼睛看,发出这微光的是一颗拳头大的珠子——夜明珠?
  

我身处的这石鼎在墓室的边角处,同样的石鼎在墓室里面还有三个,分镇四方,而在墓室的正东方位置,则有一个巨大的棺柩,感觉比一辆吉普车还要大上几分,黑漆素棺,微微的光照之下,显得十分的威严肃穆。除了这棺柩,旁边还有许多木俑以及石雕,而大量的铁器、漆器和木箱、竹箱堆放在墙壁两侧,使得这宽阔的墓室显得十分充实。
  

石鼎高约两米,我从上面翻落下来,没想到脚底全部都是油膏,结果脚底一滑,整个人身体失衡,又跌倒在了地上。
  

这地下铺着方方正正的青石砖,我滚了好几圈,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深池,一股呛人的气味从里面散发出来,说不上臭,就是让人感觉难受,好像口腔里面的粘膜在这一刻都糜烂了一般。我赶忙屏住呼吸,低头一看,这深池长两米、宽两米,离地面半米处,有浓黑如墨的液体,似乎还泛着些血光,原本还宁静如水,然而此刻,似乎因为墓室被打开的缘故,咕嘟咕嘟,貌似有气泡由下而上地冒出来,不断翻滚,好像烧开的水。
  

这深池里面的液体,到底是什么?闻着这气味,似乎有些硫磺的气息。
  

我还在想着这问题,结果听到“哎哟”的一声叫喊,扭过头去,瞧见又有人顺着那隧洞朝着墓室里面爬了下来,也是跟着掉进了刚才的那石鼎里面去,接着我听到那个光头壮汉的声音:“三哥,老云,毛爷,这儿没事,那个小逼养的逗我们呢。”
  

我听到这声音,心叫不好,四处一打量,发现这墓地左边斜角处和正对着那巨大棺柩的方向,有两个通道,如果我撒腿逃开,是否能够逃脱他们的追杀呢?
  

正琢磨着,那光头壮汉身手矫健,已经准备从石鼎上面翻滚而下,我知道自己如果落在了这伙人手上,必然就是一死。
  

我这心一沉,直接翻身滑落进了这个深池之中。这池中的液体翻滚不休,似开水一般,然而我一下去,却一阵冰一般的阴寒,水很深,即使踮着脚,也能够漫到我的脖子,那气息冲得我有一种要晕过去的想法,不过我还是咬着牙,闭气,左右一打量,瞧见这下面竟然有一个凹口,正好可以容一个人头。
  

我悄不作声地移动过去,听到了光头壮汉翻身下来的脚步声,接着他气急败坏地大声喊道:“那小子不见了!”
  

“不见了?”陆续有人从上面翻了下来,我用心数着,这伙盗墓贼总共有八人,除了留两人在上面照应,防备我们的人进洞之外,其余的人都跳了下来,马领导厉声喊道:“不可能,找!”
  

这话儿一出口,立刻就有人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我心中一紧,暗道糟糕了——我刚才掉落到那石鼎里面的时候,双脚上面是沾满了油脂,而下地一滑,一通乱滚到深池边,这些都是有痕迹的,这些就像黑暗里面的明灯,我如何躲,都是躲不过的。
  

想到这儿,我不由觉得口中发苦,看来老子陈二蛋真的要报销在这儿了,不过也无妨,就算是要死,老子也要拖一个人下水,要不然我怎么会甘心呢?
  

我双拳捏得紧紧,听到那脚步声一点一点地靠近水池,接着有人喊了起来:“唔,这是什么味道,好冲啊?”
  

墓室夜明珠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我瞧见有两个人的倒影出现在了那黑乎乎的液体上,先前说话的是科考队的卧底张快,而那个叫做毛爷的黑袍人则说道:“小快,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吗?”
  

两人竟然没有发现我留下的痕迹,反而是说起了这池子的水来,我不由也心生好奇,竖起耳朵听,张快说不知道,而毛爷则解释道:“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是西汉时期最有名的方士之一,据说他曾经在神农架遇到过天外飞仙,得授《临仙遣策》一书,只要假以修行,便能够存活千年。虽然后来利苍终究还是没有活过百年,但是他却凭着这书中法门,成就了绝顶的名声。不过我跟你讲,《临仙遣策》此书,说是临仙,实际上却是求魔,明朝白莲教中的圣典《夷数佛帧》和《四天王帧》,据说都是此书残卷,后来的厄德勒,据说也沿用此经,只不过一直没有得到全本,而这深池,则是无数巫门传说中提到过的育魔池。”
  

“育魔池?”张快轻轻念着这三个字,而毛爷则肯定地说道:“对,这玩意的作法,只有《临仙遣策》有载,据说在墓地里面放置这个,那么墓地的主人灵魂则不会溃散,而在积累成百上千年的时间过后,当力量达到极限,便会破茧而出,孕育出一条崭新的生命来!”
  

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毛旻阳花了二十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长沙马王堆汉墓,然而这盗洞都差不多挖好了,却被姓黄的那个老家伙截了胡,不过那儿终究不是正墓,今天在这里看到了育魔池,那《临仙遣策》也必定就在此处!”
  

他说完,兴奋得难以自抑,这时那胖子走到了这边来,问他俩道:“有没有瞧见刚才的那个小子?”
  

黑袍人摇头说没看到,而张快则好像指向了一处出口说道:“他是不是跑到那边去了?”
  

胖子应了一声,然后朝着别处跑去,我心中莫名生出几许诡异来——这么明显的痕迹,他们都看不到么?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毛爷和张快这两人在替我掩护么?这也不对啊,若真的如此,以那胖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也没有发现这地下的痕迹呢?
  

难道说……有什么东西,已经在此之前,将我所有的痕迹都给抹除去了么?
  

这么一想,我顿时浑身就发凉起来,而这时也有些憋不住劲了,忍不住又吸了一口气,感觉肺里面都辣麻麻的,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头昏昏的,恨不能直接栽倒到水里去。
  

我感觉我就要坚持不住了,这时马领导走了过来,征询黑袍人的意见道:“毛爷,你看,那小子找不到人影了,时间紧迫,我们也不知道您的那位兄弟能够挡得了多久,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找那东西?”
  

对于我这个小人物,黑袍人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他同意了马领导的建议,然后说道:“先找那东西,传说中,它大概是一块玉简,不过也不一定,帛书、竹简,都有可能,我只要这个,至于其他的珠宝文物,你们自个儿选,能拿多少就多少,不过有一点——若是找不到那东西,你们也是知道我和我后面那人的手段的。”
  

马领导答应了一声,然后嘿然笑道:“你就放心吧,我们是专业做这个的,只要东西在这里,那就飞不走。我建议先从那个棺材开始找——那棺材是套棺,我估摸着有三副,每一层都有至宝,而你要找的,必定就在第三层里面。”
  

“要开棺?”黑衣人并不惊讶,而是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开馆可以,不过这里面的讲究,你们晓得吧,别诈尸了——马王堆的事情你知道吧?轪侯利仓的老婆,辛追她当初要是没人镇压,只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活不成了!”
  

马领导嘿然笑道:“瞧您说的,咱们老鼠会干这个行当,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点灯开馆,封绳禁墓,这法门我们都懂!”这边保证完,他朝着旁边一声招呼道:“嘿哟,升棺发财了,兄弟们,走起来哟……”
  

随着他一声招呼,下到墓地的这四人便开始跳了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大概过了五分钟,一声暴喝响起:“升棺!”
  

我听到一声轰然而响的声音,应该是那巨棺给人开启,而就在此刻,我突然看见面前的池水涌起一股暗流,中间处,出现了一个小漩涡。
  
第四十六章 四层套棺


  
混沌漆黑的池水中央,幻化出了一个旋转不定的旋涡来,我吓得浑身冰凉,再加上这液体那刺鼻的气味,整个人差一点就要缩进了这黑漆漆的池水中去。
  

然而旋涡在旋动了好一会儿之后,竟然像是那肥皂泡泡一般,鼓出了一个椰子一般大的气泡来。
  

黑色的水泡表面上面有光洁镜面,浮出了水面数寸,那个时候的我,吓得浑身都在颤抖,生怕这里面突然露出了一张脸孔来,死死盯着我瞧。不过我上一秒种还瞧见自己那苍白的脸,而下一秒,那气泡一旋动,竟然将墓室上面的景象,投射到了这球面上来。
  

虽然气泡是球形的,镜面虽然有些失真,但是多少也能够瞧见上面的情形,只见下到这墓穴里的,除了刚才站在池边的黑袍人和张快之外,马领导、胖子老云、光头壮汉和那个叫做张鼎的小矮子,四人站在那巨大棺柩周围。
  

他们启棺,最上面的棺材盖子给那胖子四两拨千斤地甩了下来,在地板上面发出重重的响声。
  

那椁板上面有机关,当一被打开来的时候,立刻有一层红色雾气朝着上方喷出,而胖子老云早有准备,从怀里往外面掏出一件黑色的碳巾,在空中兜了一阵,然后一个翻滚,跳了下来,与他一同跌落的则是那棺柩的四面木板,居然也在同一时间垮下。
  

胖子老云手上的丝巾丢在了地上,上面竟然凝结出了许多银白色的汞液,在地上不断地滚动晃悠。
  

巨大的响声过后,一阵耀人眼睛的珠光宝气出现,我瞧见了五光十色的珠宝,有鸽子蛋般大小的珍珠、夜明珠,有碧绿翡翠,有精美的金器和散落一地的红蓝宝石、钻石、欧泊、水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许多漆器和造型优美的铜器。
  

我敢打赌,这是我这辈子里面,见过的最多的财富,如果将它转化为钱,足够我们龙家岭每一户村民都过上小康生活。
  

不,包括田家坝和螺蛳林,麻栗山的几个村子都可以了。
  

这样的财宝让几个老鼠会出身的土夫子都忍不住咽起了口水来,即便是那个吹牛说经手过好多个汉墓的胖子老云,也止不住地舔嘴唇——恐怕他们盗了半辈子的墓,都没有瞧见过这样的情况。
  

一时之间,财宝就像野草,已经将人的那股兴奋之情给麻木得动都不想动了。
  

墓室里响起了一阵口水的吞咽声,接着我听到胖子老云跟马领导建议道:“三哥,要不然咱们把这墓给炸了,派人在这里耗一段时间,然后点齐人手,再将这里全部都给取出来?”
  

财帛动人心,然而马领导回头看了黑袍人一眼,眼中却突然浮现出了惧意,吐了一口唾沫在手心上,然后恶狠狠地说道:“事情都没有办完呢,扯啥淡,赶紧干活!”
  

他这一吩咐,这些人的目光都从那金银珠宝移向了正中来,但见这是一副黑底彩绘漆棺,时过千年,色泽如新,棺面漆绘的流云漫卷,形态诡谲的动物和神怪,体态生动,活灵活现,图案想象力丰富,线条粗犷,洋溢着远古时代的神秘气息。
  

马领导跳下那墓基来,给放置在四角的阴阳灯各添置了一点儿油,然后回返,与其他几人口中念着号子,而胖子老云则在上面动手脚,三两下,又将这第二副的棺柩打开了。
  

当上面的盖子再一次被解开的时候,这回喷出来的是一股凝如实质的黑风,眼看着就要包裹住胖子的头了,结果他竟然快了一步,将一张黄色符箓给点燃了。
  

黑风被火符烧去,空间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接着那黑底彩绘漆棺的四面也往外面倒塌下来,露出了里面朱底彩绘的漆棺,以及成堆的帛书。
  

当外面的那些珠宝出现时,黑袍人纹丝不动,最为淡定,然而当这些帛书现世,他的身子明显地抖动了一下,然后朝着上面四人喊道:“快点看,瞧一瞧那帛书的名字,有没有一卷叫做《临仙遣策》的。”
  

老鼠会的人常年与古墓明器打交道,却也能够识别这些,不过相对于最外面的珍宝来说,这些帛书虽然承载了几千年的知识和风貌,却根本无法与金钱对比,因为珠宝是硬通货,而这些帛书,除了上面的内容,在当时的环境中,几乎都没有什么变现的价值。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倒也能够忠实于黑袍人的指挥,纷纷查探。这些帛书略多,看得有一些吃力,黑袍人和张快也上前帮忙,争取将这些所有的东西都给辨识出来。
  

六人一起,毫不珍惜地一阵乱码,很快就被辨出了许多,我瞧见那原本应该珍而重之地放置在图书馆中的帛书,被垃圾一般地丢在地上,心中就愤怒不已,这愤怒并不是对这些没天良的盗墓贼,而是外面的同伴。
  

时间过了这么久,他们竟然也没有派个一两人进来查看,老子在这儿这么久没回应,难道就真的没人管了么?
  

时间匆匆,很快就简单的清了一遍,毫无结果,站在一堆被胡乱丢弃的帛书面前,黑袍人看向了那具朱底彩绘漆棺,一字一句地坚决说道:“开!”
  

这被称为“育魔池”的黑色池子中心,那神秘气泡的光线变换,我第一次看清楚了黑袍人的脸,那是一张近乎骷髅般的面孔,除了骨头便都是邹巴巴的皮肤,双眼深凹,跟鬼一般,他这边一吩咐,老鼠会没有二话,立刻照做。
  

最先出现的珠宝给了这些家伙无限的动力,每个人都期待着赶紧找到那魔简,接着各取所需,他们将那满满的珠宝带足,多带点,再多带点……
  

在这样的情绪支配下,第三副棺材也被打开了来,本以为还会出现某种机关,结果没有,当第三副套棺也解体的时候,留在最里面的,是四件闪耀着各色光华的物件,以及一樽涂满黑漆,外面用帛和绣锦装饰包裹着的内棺。
  

且不谈那涂满黑漆的内棺,单说外面那四件流光溢彩的宝贝,一件为七层宝塔,一件为乾坤金圈,一件为五色长绫,最后一件为一方铜镜。
  

如此四件,上面均有细密而复杂的符文密布,这些符文跟当今主流的符箓有着明显的区别,荒蛮而粗犷,显然是另外一种体系,但是光第一眼瞧过去,就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独特气质。
  

在这样的东西面前,先前老鼠会当做宝贝珍而重之的“穿山甲”,简直就是乞丐装。
  

心动了,所有的人都被这四件法器弄得心摇神驰,恨不得全部揽入怀中。然而就在我期待着这六人发生内讧的时候,黑袍人却淡定地说道:“这四件东西,依旧归你们老鼠会,来,把最后一副棺柩给打开,那临仙遣策,应该是跟主人贴身而葬。”
  

这话儿说得坚决又大气,马领导惊喜地点头,让胖子老云将这四件东西用预备布袋给包裹起来,然后将精力投向了最后的内棺。
  

他们先是将第一层帛布给剥了下来,这布上是一副精美的帛画,里面总共分为三个部分,分别表现了天上、人间和地下的场景,栩栩如生,这是指引人类的灵魂走向彼岸之地,而帛布之间,还有文字。
  

因为这文字的字体接近于汉隶,所以我能够看得懂——上面写着:“事皆过盈则缺,见利而收,万勿穷根问底,招惹横祸。”
  

这几句话,如果在古代,算是很白话的一种,大意也就是——得了好处,你便收敛点,不要过分,否则有你好看!
  

事实上,如果是一般的盗墓贼,这巨大棺室中的几层财物,已经算是天大的收获了,如果没有什么追求,随便拿一点,都已经足够在这个世界上很好的生存下去,然而对于黑袍人来说,世间财物再多,于他都只是粪土。
  

他要的,是被所有外道视为总纲的《临仙遣策》,一种据说能够成就永生的修行法门。
  

“继续!”凝视了这血淋淋的字体,稍微停顿了几秒钟,黑袍人毫不犹豫地高声喊道,而骤得宝贝的老鼠会等人干劲十足,开始用手上的工具,将这包裹在内棺的各色丝绸给剥离下来。
  

上面的丝绸足有二十多层,想要一层又一层完好无缺地剥下,这是一个很费力气的活计,被满目财物耀花了眼球的老鼠会众人自然静不下心来,于是开始用利刃,将这些丝绸给切断。
  

然而随着那丝绸断开,分置在四周的阴阳油灯,开始疯狂地跳跃闪烁,如在风中,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人点火,鬼吹灯!”
  

瞧见这场景,老鼠会的四个人顿时就不淡定了,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慌乱地冲黑袍人喊道:“毛爷,不行,得走了,若这灯灭了,我们都得死……”
  

黑袍人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死不了,我带了一张杀鬼符,李道子的杀鬼符——你们只管开了便是,谁若是要走了,休怪我不客气!”
  

这李道子的威名,让惶惶的盗墓贼安稳了一些,将那内棺的盖子最后开启,随着最后一块盖子落地,我面前的气泡景象骤然变换,转向了那内棺之上,我瞧见一具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尸体,被浸泡在浓浓的棺液中。
  

尽管被绸布包裹,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那尸体,正朝着我诡异地笑了一下。
  

就这一下,我浑身冰寒,不由自主地从那寒池之中,一跃而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