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读圣经】第130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19 16:34: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陪你读圣经





圣经是我们生活的根,也是我们信仰的基础!

感谢天主,我们天主教圣经平台新增加《陪你读圣经》栏目,目的是想让大家在忙碌的时间也可以每天坚持读圣言,认识圣言!认识接受归向基督,生活与耶稣基督内!本平台与你同行!我们每天坚持更新2到3章圣经(文字版加语音)还有一篇的圣经导读,让你更容易读懂圣经!我们还有建立微信交流群,邀请你一起同行!微信:591279046






旧约:撒慕尔纪上17-20






第十七章(58)

哥肋雅挑战 
17:1
培肋舍特人调集了军队,准备作战,集合在犹大,在索苛与阿则卡之间的厄斐斯达明扎了营。
17:2 撒乌耳和以色列人齐集起来,在厄拉谷扎了营,摆阵准备迎击培肋舍特人。
17:3 培肋舍特人站在这边一座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边一座山上,中间隔着山谷。
17:4 从培肋舍特人阵地中走出一个挑战的人,名叫哥肋雅,是加特人,身高六肘又一柞,
17:5 头带铜盔,身穿铠衣,铠衣的铜重五千「协刻尔」,
17:6 腿裹铜叶,肩插铜枪。
17:7 矛杆像织布机的大轴,矛头重六百「协刻尔」;有个持盾的人给他开道。
17:8 他站在以色列人的阵地前,喊说:「你们为什么出来摆阵作战﹖我不是培肋舍特人吗﹖你们不是撒乌耳的奴才吗﹖你们挑选一人,下来同我对敌!
17:9 假使他能同我决斗,杀了我,我们就作你们的奴隶;但是,如果我得胜,杀了他,你们就应服事我们,作我们的奴隶」。
17:10 那培肋舍特人还说:「今天我向以色列骂阵,你们给我派个人来,让我们彼此决斗」。
17:11 撒乌耳和全以色列听见那培肋舍特说的这些话,都非常惊慌害怕。

达味来到营内 
17:12
达味是犹大白冷的一个厄弗辣大人的儿子,那人名叫叶瑟,他有八个儿子。此人在撒乌耳时,已经老了。
17:13 叶瑟的三个大儿已跟撒乌耳出征作战;从军的三个儿子:长子叫厄里雅布,次子名叫阿彼纳达布,三子名叫沙玛。
17:14 达味最小,三个年长的已跟撒乌耳出征。
17:15 达味有时服侍撒乌耳,有时离开,回白冷放父亲的羊。
17:16 那培肋舍特人早晨晚上常出来挑战,一连四十天之久。
17:17 叶瑟对他的儿子达味说:「你给你哥哥们带去这一「厄法」炒麦和十个饼,快往营里给你哥哥们送去。
17:18 将这十块奶饼送给千夫长.然后看望你的哥哥们是否平安,并把他们的薪俸带回来。
17:19 他们与撒乌耳和全以色列人都在厄拉谷,同培肋舍特人作战」。
17:20 达味清早起来,把羊群托给一个看羊的人,就照他父亲叶瑟吩咐的起身去了。他来到营中时,军队正出来摆阵,喊着冲锋的口号。
17:21 以色列人和培肋舍特人列阵相对。
17:22 达味把自己的行囊交给一个看守辎重兵的手内,跑入阵内,向他的哥哥们问安。
17:23 当他和他们谈话时,名叫哥肋雅的挑战者,──加特的培肋舍特人──从培肋舍特人的阵里上来,说了以上所述的话,达味也听见了。
17:24 所有的以色列人一看见那人,都非常害怕,便由他面前逃避了。
17:25 那时有个以色列人宣布说:「你们看见了上来的这人吗﹖这人上来是辱骂以色列。若有人把他杀死,君王要赐给他许多财富,将自己是女儿嫁给他为妻,并使他的父家在以色列内豁免缴税」。
17:26 达味问站在他旁边的人说:「杀死这培肋舍特人,给以色列雪耻的人得什么赏﹖这未受割损培肋舍特人是谁﹖他竟敢辱骂永生天主的军旅!
17:27 人就把上边那些话告诉他说:「杀死这人的,要得这样这样的报酬」。
17:28 他的大哥厄里雅布一听见达味对那些人所说的话,便对达味大发愤怒说:「你为什么下来﹖你在旷野中放的那几只羊,托给了谁﹖我知道你骄傲,心中不怀好意;你下来只是要看作战」。
17:29 达味回答说:「我究竟作的什么不对﹖连句话也不能说吗﹖」
17:30 达味就离开那里,到了另一处,又问了同样的事,人回答的话也和先前一样。

达味自荐与巨人交战 
17:31
有人听见了达味说的话,就去报告给撒乌耳;撒乌耳就命他前来。
17:32 达味对撒乌耳说:「请我主不必为那人而沮丧,你仆人要去同这培肋舍特人决斗」。
17:33 撒乌耳对达味说:「你不能去对抗这培肋舍特人,同他决斗,因为你还年轻,而他自幼便是习于战斗的人」。
17:34 达味回答撒乌耳说:「你的仆人是为他父亲牧羊的人,几时有狮子或狗熊闯来,由羊群中夺去一只羊,
17:35 我就追上去,打死它,从它口中救出那只来;假使狮子起来扑我,我就抓住它的须,将它打死。
17:36 你的仆人连狮子带狗熊都打死了,这未受割损的培肋舍特人也不过像其中的一个,因为他竟敢辱骂永生天主的军旅」。
17:37 达味又接着说:「由狮子和狗熊的爪牙中拯救我的上主,也必从这培肋舍特人的手中拯救我」。撒乌耳对达味说:「去吧!望上主与你同在!
17:38 撒乌耳给达味穿上自己的武装,给他头上带上铜盔,身上穿上铠甲,
17:39 又在铠甲上偑上自己的刀。达味试走了两步,因他没有穿惯,遂对撒乌耳说:「穿戴这些东西,不能行动,因为先前总没有穿过」。所以他又将盔甲从身上脱下。

达味杀哥肋雅 
17:40
达味手里拿着自己的棍子,在河里拣了五块很光滑的石头,放在牧童随身所带的袋子内,即装石囊内,手内拿着投石器,向那培肋舍特人走去。
17:41 那培肋舍特人也大摇大摆走近了达味,给他持盾的在前给他开路。
17:42 那培肋舍特人瞪眼一看,见了达味,遂看不起他,因达味还很年轻,面色红润,眉清目秀。
17:43 那培肋舍特人对达味说:「莫非我是只狗,你竟拿棍子来对付我﹖」达味回答说:「你比一只狗还不如!」那培肋舍特人就指着自己的神诅咒达味,
17:44 且对达味说:「你到我这里来,我要把你的肉,给空中的飞鸟和田野的走兽吃」。
17:45 达味回答那培肋舍特说:「你仗着刀枪箭戟来对付我,但我是仗着你所凌辱的万军的上主,以色列的天主的圣名来对付你。
17:46 今天上主定把你交在我手中,我必打死你割下你的头来;今天我要把你的尸体和培肋舍特军人的尸体,给空中的飞鸟和田野的走兽吃:这样:全地都要知道在以色列有天主。
17:47 在埸的众人也要知道,上主不赖刀枪赐人胜利,战争胜负只属于上主,他已把你们交在我们手中了」。
17:48 正当那培肋舍特人起身,大摇大摆向达味走来时,达味赶快由阵中跑出来,迎那培肋舍特人;
17:49 同时伸手,由囊中取出一块石头,套在投石器上打过去,正打在那培肋舍特人的额上,石头穿入额内,那人就跌倒在地上。
17:50 如此,达味用投石器和石头,得胜了那培肋舍特人,打中了他,将他杀死,虽然手无寸铁。
17:51 达味遂跑过去,站在培肋舍特人身上,拿起他的刀,从鞘内拔出,杀了他,砍下他的头。所有培肋舍特人看见他们的英雄死了,就四散奔逃。
17:52 以色列人和犹大人就起来吶喊,追击培肋舍特人直到加特关,直到厄刻龙城门。沿沙阿辣因的路上,直到加特和厄刻龙,遍地是培肋舍特人的尸首。
17:53 以色列人追杀培肋舍特人回来,又抢劫了他们的营幕。
17:54 以后,达味取了那培肋舍特人的头,送到耶路撒冷;至于那人的武器,却放在会幕内。

撒乌耳查询达味身世 
17:55
当撒乌耳看见达味去和那培肋舍特人迎战时,就问统帅阿贝乃尔说:「阿贝乃尔,这少年人是谁的儿子﹖」阿贝乃尔回答说:「大王万岁,我不知道」。
17:56 君王说:「你查一下,这少年人是谁的儿子﹖」
17:57 达味杀死那培肋舍特人回来时,阿贝乃尔带他去见撒乌耳,他手中还拿着那培肋舍特人的头。
17:58 撒乌耳问他说:「少年人你是谁的儿子﹖」达味答说:「我是你仆白冷人叶瑟的儿子」。



第十八章(30)

约纳堂与达味为友 
18:1
达味同撒乌耳说完了话,约纳堂的心和达味的心很相契;约纳堂爱他如爱自己一样。
18:2 那天,撒乌耳把达味留下,不让他回父家去。
18:3 约纳堂同达味结为盟友,爱他如爱自己一样。
18:4 约纳堂脱下自己穿的外氅,连军装,带刀剑,甚至弓和腰带,都给了达味。

达味初遭嫉视 
18:5
撒乌耳派达味出去无论作什么事,没有不成功的;故此撒乌耳派他作军队的将领;军民和撒乌耳的臣仆都非常喜爱他。
18:6 当达味杀死那培肋舍特人后,班师回来时,妇女们从城中出来,唱歌跳舞,打鼓弹琴,兴高采烈地前来欢迎撒乌耳君王。
18:7 妇女们边唱边跳说:「撒乌耳杀了一千,达味杀了一万」。
18:8 撒乌耳因此很是愤怒,这话使他很不高兴,遂说:「给了达味一万,只给了我一千;他所少的只有王位了!
18:9 从那一天起,撒乌耳常嫉视达味。
18:10 第二天,恶神由天主那里降到撒乌耳身上;使他在屋中发狂。达味一如往日手中弹着琴,撒乌耳手中却拿着一根长枪,
18:11 撒乌耳举起枪来,想把达味钉在墙上;达味已由他面前逃脱了两次。
18:12 撒乌耳害怕达味,因为上主与达味同在,而离开了撒乌耳。
18:13 因此,撒乌耳叫他离开自己,派他作千夫长,达味便在军民前往来出入。
18:14 达味在所行的一切事上,无不顺利,因为天主与他同在。
18:15 撒乌耳见他办事顺利,就更疑惧他。
18:16 但全以色列和犹大人却爱达味,因为他在他们前往来出入。

达味的婚事 
18:17
撒乌耳对达味说:「看,我要把我的长女默辣布嫁给你为妻,只要你为我勇敢服务,为上主作战。」撒乌耳心中想:我不亲手害他,让培肋舍特人加害他。
18:18 达味回答撒乌耳说:「我是谁,我父在以色列又算得什么,我怎配作君王的女婿﹖」
18:19 但是撒乌耳的女儿默辣布正要嫁给达味的时候,却嫁给了默曷拉人阿德黎耳为妻。
18:20 当时撒乌耳的女儿米加耳很爱达味;有人告诉了撒乌耳,他看这事好,
18:21 心想:「我把她嫁给达味,叫她成为他的罗网,藉培肋舍特人害他」。所以撒乌耳再次对达味说:「今天你要作我的女婿了!
18:22 撒乌耳吩咐他的臣仆说:「你们暗暗地告诉达味说:看,君王多么喜爱你,如今你要作君王的女婿了!
18:23 撒乌耳的臣仆将这些话告诉了达味;达味反答说:「你们以为作君王的女婿是件小事吗﹖我只不过是个贫穷贱卑贱的人」。
18:24 撒乌耳的臣仆回报王说:「达味如此如此说了」。
18:25 撒乌耳答说:「你们要这样对达味说:君王不要什么聘礼,只要一百培肋舍特人的包皮,为报复君王的仇敌」。撒乌耳有意使达味落在培肋舍特人手中。
18:26 他的臣仆将这些话转告给达味,达味看这事为作君王的女婿也对,所限的日期尚未过去,
18:27 达味就和他的人起身去杀死了一百培肋舍特人,将他们的包皮带回,足数交给君王,为作君王的女婿;撒乌耳就将女儿米加耳嫁给他为妻。
18:28 撒乌耳看出了上主与达味同在,全以色列也都爱他,
18:29 从此更疑惧达味,终身与他为敌。
18:30 培肋舍特人的首领仍不断出征;但每遇他们出征,达味所行的常比撒乌耳所有的臣仆成就更大,为此他更受人景仰。



第十九章(24)

约纳堂代达味求情 
19:1
撒乌耳曾对儿子约纳堂和臣仆提过,他愿杀达味;但撒乌耳的儿子约纳堂很爱达味,
19:2 就警告达味说:「我父亲想杀害你,现今请你明晨多加小心,躲藏在一个隐密的地方。
19:3 我去陪我到你所在的田间,向我父亲向你说情,看情形怎样,然后告诉你」。
19:4 于是约纳堂向他父亲提及达味的长处,对他说:「君王不要得罪自己的仆人达味,因为他没有得罪你,并且他所行的,都是对你很有利的事。
19:5 他冒着性命的危险,去杀了那培肋舍特人;上主藉他使以色列获得了这样大的胜利,你亲自看见了,也很喜欢;为什么你要犯罪,流无辜者的血,无缘无故杀害达味﹖」
19:6 撒乌耳就听了约纳堂的话,并且发誓说:「上主永在,他必不死!
19:7 约纳堂便叫回达味,告诉他这一切话,并且领他到撒乌耳前;就如和先前一样,侍立在君王左右。

米加耳救达味 
19:8
再次爆发了战争,达味又出征攻打培肋舍特人,打得他们大败,他们都从他面前逃散了。
19:9 恶神由上主那里又降在撒乌耳身上;有一天,君王在家中坐着,手中拿枪,同时达味正在弹琴。
19:10 撒乌耳想用枪把达味钉在墙上,但达味立刻由撒乌耳面前躲开,君王把枪钉在墙上,达味就逃跑了,没有丧命。
19:11 那一夜,撒乌耳派差役去看守达味的家,要在早晨杀死他。他的妻子米加耳警告他说:「今夜你不逃命,明日你就没有命了」。
19:12 米加耳把达味从窗口缒下去,他便逃跑了,救了命。
19:13 米加耳随即把神像放在床上,用毛毯把头盖上,又盖上一件衣服。
19:14 当撒乌耳派差役去捉拿达味时,米加耳说:「达味病了」。
19:15 撒乌耳再派差役去看达味说:「将达味连床带到这里来,我要杀死他」。
19:16 差役进去,见是「神像」躺在床上,有张毛毯盖着头。
19:17 因此,撒乌耳对米加耳说:「你为什么这样欺骗我﹖放走了我的仇人,叫他逃命」。米加耳回答撒乌耳说:「他对我说:放我走,不然我要杀你!

撒乌耳逮捕达味未成 
19:18
达味死里逃生,到了辣玛,去见撒慕尔,向他报告了撒乌耳对他所行的一切;然后他便和撒慕尔去了纳约特,住在那里。
19:19 有人告诉撒乌耳说:「看,达味住在辣玛的纳约特」。
19:20 撒乌耳又派差役去捉拿达味,但是他们看见一大群先知正在出神说妙语,撒慕尔站在他们面前作领导;这些天主的神也降在撒乌耳的差役身上,他们也出神说起妙语来。
19:21 有人将此事告诉了撒乌耳,他又打发别的差役去,他们也出神说开了妙语。撒乌耳第三次又打发差役去,他们也出神说开了妙语。
19:22 撒乌耳大发愤怒,便亲自去了辣玛;当他到了色雇的大井那里,就问说:「撒慕尔和达味在哪里﹖」有人答说:「在辣玛的纳约特」。
19:23 他就从那里起身往辣玛纳约特去;那时天主的神也降到他身上,所以他一边走,一边说妙语,一直到了辣玛纳约特。
19:24 并且他还脱去衣服,在撒慕尔面前出神说起妙语来,赤裸裸地一天一夜躺在地上:因此有句俗语说:「不是撒乌耳也列在先知中吗﹖」



第二十章(42)

达味向约纳堂求助 
20:1
达味由辣玛纳约特逃走,去见约纳堂说:「我作了什么,有什么过错,哪里得了你父亲,他竟要害我的性命﹖」
20:2 约纳堂回答他说:「决没有这回事,你决死不了。看,我父亲无论作什么大事小事,没有不告诉我的;为什么我父亲偏要对我隐瞒这事呢﹖决不会的!
20:3 达味却对他说:「你父亲明知我在你眼里得宠,所以他想:不要让约纳堂知道这事,免得他悲伤。总之,我指着永生的上主敢在你面前发誓:我与死之间只差一步!
20:4 约纳堂对达味说:「你愿意我为你作什么﹖」
20:5 达味回答约纳堂说:「看,明天是月朔,我原该和君王同席吃饭,但你让我走,藏在田野间,直到第三天晚上。
20:6 如果你父亲发觉我不在,你应说:达味恳求我,让他逃回白冷本城,因为在那里全族举行年祭。
20:7 他若说:好!你的仆人就平安无事;他若勃然大怒,你就该知道:他已决意行恶。
20:8 望你仁慈对待你仆人!因你使你仆人因上主的名与你订了盟约;假若我有罪恶,你可杀我,为何偏要将我交给你父亲呢﹖」
20:9 约纳堂答说:「千万别这样想!如果我确实知道,我父亲决意要加害你,岂有不告诉你的吗﹖」
20:10 达味就问约纳堂说:「若你父亲严厉答复你,谁来通知我﹖」
20:11 约纳堂对达味说:「来,我们往田间去」。二人就往田间去了。
20:12 约纳堂对达味说:「上主,以色列的天主作证:明天或后天这时候,我探得了我父亲的意思,对达味有利与否,我必派人来告诉你。
20:13 倘若我父亲愿意加害你,我若不通知你,不放你走,使你平安离去,愿上主这样这样加倍罚我约纳堂!愿上主与你同在,有如曾与我父亲同在一样!
20:14 若我那时尚在人世,愿你对我表示上主的仁慈;设若我死了,
20:15 愿你不要由我家永远撤消你的仁慈!连当上主由地面上一一铲除达味的敌人时;
20:16 若约纳堂的名字被达味家族消灭了,愿上主藉达味的仇人的手追究此案!
20:17 约纳堂由于爱达味,再向他起了誓,因为他爱达味如爱自己的性命。
20:18 约纳堂又对他说:「明日是月朔,因为你的座位空着,人必注意你不在,
20:19 到第三天,人必更注意你不在;那么,你要到你曾出事那日藏身的地方去,坐在那石堆旁边。
20:20 到第三天,我要向石堆射箭,仿佛射靶。
20:21 看,我必打发一童仆去找箭,假如我对童仆说:看,箭在你后面,拾回来吧!你就可以出来,我指永生的上主起誓:你必平安无事。
20:22 倘若我对童仆说:看,箭在你前面。你就走吧!因为上主打发你走。
20:23 至于我和你现今所说的这话,有上主在我和你中间,永远作证」。

撒乌耳表明杀意 
20:24
于是达味就去藏在田野间;到了月朔,君王入席吃饭。
20:25 君王照例靠着墙坐在自己的位上,约纳堂坐在他对面,阿贝乃尔坐在撒乌耳旁边,达味的地方空着。
20:26 撒乌耳那天没有说什么,因为他想事情出于偶然,或许他染了不洁,还没有自洁。
20:27 次日,即初二日,达味的座位仍空着,撒乌耳就对儿子约纳堂说:「为什么叶瑟的儿子昨日没有来赴宴,今日又没有来﹖」
20:28 约纳堂答复撒乌耳说:「达味恳切求我许他往白冷去。
20:29 他说:求你让我去,因为在城里我们要举行族祭,我的兄弟定要我去;所以,假若我在你眼中获宠,求你让我去,容我得见我的兄弟;为此,他没有来赴君王的筵席」。
20:30 撒乌耳对约纳堂勃然大怒,对他说:「娼妇的儿子!难道我不知道你同叶瑟的儿子一伙,甚至羞辱你自己,又羞辱你母亲的私处吗﹖
20:31 你要知道,叶瑟的儿子活在世上一天,你连你的王位都不得稳当!如今你差人去,把他给我抓来,因为他是该死的人」。
20:32 约纳堂回答他父亲撒乌耳说:「为什么他该死﹖他作了什么事﹖」
20:33 撒乌耳就举起枪来要刺杀他,约纳堂便明白他父亲已决定要杀达味。
20:34 约纳堂就起来,气愤愤地离开了筵席;初二那天,也没有吃饭,因为他为达味担忧,又因为他父亲辱骂了自己。

约纳堂与达味泣别 
20:35
次日清早,约纳堂按照他与达味的约会,往田间去了;有个童仆跟随着他。
20:36 他对那童仆说:「跑去,找我所放的箭!」童仆往前跑时,他又向前射了一箭。
20:37 当僮仆来到约纳堂的箭所射到的地方时,约纳堂就在僮仆后面喊说:「箭不是在你前面吗﹖」
20:38 约纳堂又在僮仆后面喊说:「赶快跑去,不要站住!」约纳堂的僮仆就拾了箭,给主人拿来。
20:39 那僮仆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有约纳堂和达味知道。
20:40 然后约纳堂把自己的武器交给跟随他的仆僮,向他说:「带回城去吧!
20:41 僮仆走后,达味就从石堆旁起来,俯伏在地,拜了三拜;以后他们彼此相吻,二人相抱对泣,达味哭得更甚o
20:42 最后,约纳堂对达味说:「你平安去吧!照我们两人以上主的名所起的誓:愿上主永远在我与你之间,在我的后代与你的后代之间!









谢谢你看完!邀请更多人关注或转发也是一种福传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