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不死之王 第三卷 鲜血的战争少女 第三章 混乱与掌握(2)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19 16:37: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不过,艾恩扎克却立刻出言否定。

    「的确,或许没有战士能够战胜史托罗诺夫先生。不过,比他更弱的冒险者小队和史托罗诺夫先生对战的情况,获胜的一方绝对会是冒险者小队。因为冒险者小队具有各种攻守方法——以史托罗诺夫先生为例的话,冒险小队可以使用的魔法和武技是史托罗诺夫先生的四倍。对付具有特殊能力的魔物时,老实说这样的差别可说相当巨大。」

    「唔……」

    「上上之策是召集精钢级和山铜级的冒险者吧。在此之前,先让我们这里这些城镇最强冒险者,建立防卫网以阻止吸血鬼入侵。」

    「这个方法会不会太被动了?」

    「考虑到最坏的发展,这应该是上上之策。对方可是一个人便足以匹敌整支军队喔?」

    「足以和庞大兵力对抗的力量,会突然出现在各种场所的恐怖……实在不愿想像。」

    如果是万人的军队,可以从行军形迹轻易发脱对方位于何处,而且为了维持这样的军队,也必须准备适当的大量粮食,这样就很难进行长期作战。

    可是,如果这是个人的情况,又会变得如何呢?而且还是那种能够使用「隐形」等各种魔法,擅长秘密行动的个人。

    「不过,关于工会会长的意见,以我身为冒险者的身分来说,要建立防卫网是很难的一件事。因为为了配合彼此的行动,需要长期训练才行……」

    「不需那样,只要能够共同作战即可,各位觉得这样如何?」

    冒险者立刻反对市长提出的意见。

    「应该办不到吧。想要有默契地行动,就必须拟定绵密的作战计划才行,但计划愈是绵密,发生意料外的情况时愈是容易出错。如果是那样,倒不如别合作各自战斗还比较好。说起来,为什么那个吸血鬼会出现在那种地方?工会方面调查到什么程度?」

    「关于这方面,因为对方是强大的吸血鬼,工会也还没办法查到非常详细。正想要组成调查小组时就发生昨晚那件事,将人力分散到那里去了。」

    「……原来如此,担心这两个事件有关联吗?」

    「正是如此。」

    「墓地那件事飞飞先生不是解决了?有从首谋者的遗体和遗物上,调查到像是两者之间关联性的线索吗?」

    这个问题让现场陷入短暂的沉默。

    安兹稍感疑惑,之前回答毫不迟疑的工会会长,第一次稍微将眼神转向市长。那是询问的眼神。只是,稍微想想,这可是对都市进行恐怖攻击的犯人的相关资讯,可能有些可以,但有些不可以对冒险者讲吧。

    「从遗物中得知对方是知拉农。」

    三名冒险者的脸色严肃起来。

    不过对安兹来说,这是初次听到的名字。他不禁向根本没在信的神祈祷,希望不会被问到这个自己不懂的事情。

    (无知真是可怕,必须尽快收集情报才行。)

    「那个操控不死者的秘密组织啊。那么果然还是和吸血鬼有关联吧。」

    「在都市内和都市外同时引发问题,目的是想要藉此分散战力吗?还是两者都是幌子,真正的计划才正要进行……这样就太糟了呢。」

    「当务之急应该要先进行侦察吧。从游击兵的报告得知,在发现吸血鬼的地点附近有个洞窟,听说,那里是强盗的巢穴……」

    「吸血鬼已经离开那里的可能性比较高……不过还在那里的可能性也并非为零,应该先派人到那……」

    说话的冒险者突然闭嘴。

    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因为前往吸血鬼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调查,就等于是同意跳进最危险的地方。如果真的遇到,吸血鬼又拥有预测中的战斗能力,那么绝对是必死无疑吧。

    刚才那段话,和委婉地叫人去死没什么两样。

    「……这件事先搁下吧。还是先强化都市防卫要紧。因为吸血鬼或许已经在这个瞬间,潜入了城内也说不定。」

    「……只要使用魔法,要潜入城内可说是轻而易举。这里不像帝国首都那样,有天空骑兵和魔法吟唱者到处巡逻。」

    可能使用「飞行」从空中潜入都市,也可以使用「隐形」正面入侵。魔法就是这样棘手,因此先集中战力进行防御是极为理所当然的想法。

    「可是,在没有得到任何情报的状况下也很难对付,还是应该先调查那个洞窟!」

    这个极为合理的提议,让现场的意见渐渐整合起来。

    这样的情况对安兹来说相当不妙。

    夏提雅如今的外貌被人知道会非常糟糕。虽然不知道今后会如何发展,但夏提雅目前的模样被都市——甚至被王国内广泛得知,可能会对今后的幕后行动造成很大阻碍。

    安兹拚命思考,看有没有办法可以将事情引导到其他方向。

    结果,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夏提雅的外表不被泄漏出去。

    安兹吞下口中根本不会分泌的唾液,开口说道:

    「首先,有一个错误的地方。那就是吸血鬼和知拉农没有关系。」

    「为什么?飞飞先生,你知道什么内幕吗?」

    「我知道那吸血鬼的名字,因为那吸血鬼是我一直以来追杀的对象。」

    「什么?」

    现场的空气震动起来。

    安兹快速运转脑袋,重头戏接下来才要开始。

    「那是非常强的吸血鬼,我会成为冒险者,目的其实也是为了收集他们的情报。」

    这个故意散播的情报,让艾恩扎克立刻上钩。

    「他们?飞飞先生你是说他们吗?」

    「是的,有两名吸血鬼,其中银发的女吸血鬼名字是……」

    他突然在这里停了下来,原本想要说卡密拉,但女吸血鬼叫那种名字的话实在太过平常。如果有玩家在场,这个名字很快就会让他们察觉自己的存在。正当迟疑着这下不知该取什么名字时,他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说出一个名字。

    「赫妞佩妞特。」

    「啥?」

    他听到愣愣的疑问声。不过,并非一个人,几乎是所有人一起发出。

    「……是赫妞佩妞子。」

    虽然是自己说的名字,但感觉好像和刚才说的不一样,但如果有人这样质疑,他打算坚称是刚才说错了。

    「赫妞佩妞……?」

    「是赫妞佩妞子。」

    虽然他将女吸血鬼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取成「子」,但光是从名字,不管任何YGGDRASIL的玩家都绝对察觉不到是自己取的吧。安兹对于这个完美无缺的命名充满自信,在头盔底下露出自豪的笑容。

    「是、是吗?那个赫妞……算了!既然知道那个女吸血鬼的名字……也差不多该让我们知道你的真正身分了吧?你是来自哪个国家——」

    「——很抱歉,现在还不能说呢。小弟身负机密任务。如果被你们知道后,我会离开贵国,吸血鬼就请你们自行解决,我不想让状况变成国对国的事情。市长你应该了解吧?」

    市长缓缓点头,看到这个情景的艾恩扎克咬紧嘴唇,目光锐利地瞪向安兹。

    工会会长的目光对安兹来说根本不痛不痒,但他们对自己编出来的谎言会相信到什么地步,又有没有什么矛盾的地方呢?安兹的心里涌现这两点不安,但甩开不安的安兹带着一点绝对不让任何人干预的愤怒情绪继续说着:

    「由我们的小队负责侦察。如果在那里发现吸血鬼,我们就当场消灭吧。」

    迟到的漆黑战士斩钉截铁地如此宣告。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语气中充满自信与决心。

    令人错以为空气都震动起来的压力,让人发出倒吸一口气的声音,现场所有人甚至都觉得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

    「那、那么,其他小队——」

    「——不用,我不需要扯后腿的包袱。」

    他打断对方的提议,轻轻挥手如此示意。

    带着桀骛不逊的态度,无礼宣告。

    面对同级冒险者,这样的言行举止并不恰当。不过——在场身经百战的冒险者们直觉认为,这样的态度绝对不是来自蛮横、自恋与骄傲,而是来自冷静的算计。同时也是来自他那能够如此断言的实力。

    这个男人绝非常人。

    像是漆黑铠甲在眼前膨胀,遭到压迫的感觉,甚至有种房间变窄的错觉。可以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至今见过且永远赶不上的人物,例如精钢级冒险者的那种感觉。

    这家伙足以称为英雄。

    艾恩扎克忍住不说话,然后深呼吸了数次。不,在场的所有人都做出相同举动,市长甚至还流着汗,松开领口。

    艾恩扎克彷佛耳语般轻声问道:

    「——报酬呢?」

    「这个问题之后再谈无所谓。不过,等完成这次的事件……发现吸血鬼并将之消灭之后,希望最少能够得到山铜等级。以便在搜索另一名吸血鬼时,让我可以更方便行动一些,因为要一一证明我的实力也很麻烦。」

    在场的所有人感到理解地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

    冒险者并不是替都市或国家工作,不过这个都市目前并没有山铜级的冒险者。如果成为这个都市的最高阶冒险者,想必可以在此获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声。不仅如此,还可能因为山铜级的稀罕性加持,让声名更加远播。这么一来,就会有更多人前来委托高危险性的任务,也变得更有机会可以获得强大吸血鬼的情报。

    不过,有个男人即使在理性上接受,在情绪上却无法接受。

    椅子发出声响,往声音来源看过去——不用说,当然就是刚才一直找安兹麻烦的伊格法尔吉。

    「我不能完全相信你。说、说起来,那个吸血鬼是否真的那么强也还不清楚!即使是施展魔法操控僵尸,也可能是利用道具办到的。我也要一起去!」

    即使受到震撼,伊格法尔吉依然能够如此反对,都是因为他对安兹充满不满与敌意,不愿承认安兹实力的缘故。

    可能是同为冒险者对他的这种态度感到不快吧,佩洛提发出带刺的声音。

    「伊格法尔吉,你那种态度——」

    「——没问题啊。」

    安兹很干脆地答应。不过,这绝非出自善意的表现,接下来说出口的话非常冷酷。

    「不过,你跟过来的话……必死无疑喔?是否会全灭倒是不知道啦。」

    极为理所当然的口气,不像威胁也不像开玩笑。这种像是斩钉截铁地宣告他人未来命运的说法,让伊格法尔吉的身体为之一震。不,不只是伊格法尔吉,在场所有人都被一阵刺骨的寒气笼罩全身。

    安兹轻轻耸肩:

    「我已经警告过了,如果你还是觉得无所谓就跟过来吧。」

    「当、当然!」

    虽然是虚张声势,但他绝对不会在这里退缩,不可能就此退却。身为同等级的冒险者,怎么能在都市当权者的面前丢这种脸。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的时候,稍微冷静下来的艾恩扎克向安兹发问:

    「自信满满是很好,但你凭什么能如此充满自信?当然,我们很清楚你的坚强实力,但从敌人的实力判断,你应该也知道这件任务并不是那么容易才对。我们也有些担心是否可以将一切全都交给你处理。如果……万一你败退的话,我们也需要想好后路才行……」

    像是一拍即响,安兹立刻回应:

    「我有杀手锏。」

    「是什么?」

    安兹从怀里拿出水晶,以此回答感到兴趣的艾恩扎克。

    「……该不会是那个吧!不可能,太难以置信……」

    突然大声吼叫的拉克希尔,像喘气般继续说道:

    「我曾在珍贵古书中看过……听说教国有一种被称为至宝,具有强大能力的魔法道具。这就是其中一种……封魔水晶,你为什么会拥有这么稀有的道具!」

    「真令人吃惊……你答对了。而封印在水晶里面的是第八位阶魔法。」

    「我没听错吧!你说什么!」

    安兹的回答让拉克希尔发出呐喊,被绞杀的鸡都不会发出这样的怪声吧。脸上的表情也扭曲得相当恐怖。

    吃惊的人不只是拉克希尔,在场所有人——不,除了市长外的所有人都因为惊愕与畏惧而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只要是稍有经验的冒险者,就能理解安兹表达的意思与那个道具的价值。

    「……第八位阶……那是编造出来的谎言吧?」

    「……或许是天方夜谭,但如果有那样领域的魔法……真的就是神话领域了。」

    「开什么玩笑,那是胡扯吧!」

    三位冒险者——甚至连伊格法尔吉——都浮现畏惧的神色,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颗放在漆黑护手上的水晶。

    「不好意思!那、那个道具可以借一下吗?」

    「为什么?」

    「那个……单纯只是身为魔法吟唱者的兴趣而已。我发誓绝对不会做出奇怪的举动!如果你需要什么东西当抵押,我可以将身上的所有道具全都交给你,例如这条腰带——」

    看到还没说完就急忙脱下腰带的拉克希尔,安兹有点受不了地回答:

    「我知道了,没有那个必要。请看吧,在这里。」

    「不好意思,我也可以摸吗?」

    「那我也要!」

    封魔水晶辗转经过好只手后才来到拉克希尔的手上,最后摸到的拉克希尔着迷地痴痴望着封魔水晶,像是拿到了渴望已久宝石的女人一样。不对,或者也可以说是拿到了渴望之物的少年吧。

    「太漂亮了……对了,飞飞先生,可以对它施展魔法吗?」

    看到安兹挥手表示同意后,拉克希尔便兴高采烈地发动魔法。

    「道具监定、赋予魔法探测。」

    发动两种魔法的男子,表情渐渐夸张起来,接着——

    「好厉害!」

    ——之前散发出来的干练男子气概荡然无存,天真眼神中散发出纯粹的惊喜之色,口气也截然不同,看起来就像一个少年。

    「真的喔!封印在这里面的确实是第八位阶!我的魔法只能看出这一点……但这还真是厉害,太厉害了!」

    他像发狂般不断狂吼,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接下来拉克希尔做出的举动是拿起水晶,舔来舔去,拿在脸上摩擦——简直就是疯子的行为。

    「冷、冷静点!你在干什么啊!」

    被友人这种不曾出现的疯狂举动吓到,艾恩扎克站起来靠近拉克希尔。事实上,大家都对他发出不知是惊愕还是受不了的眼神。位居都市要职的男人竟然做出这种举动,实在太难看了。

    「混蛋!这怎么可能让人冷静得了!这实在太厉害了!里面封印的真的是第八位阶喔!虽然无法知道是什么魔法!」

    拉克希尔依然止不住兴奋的情绪,眼睛闪闪发亮地注视着水晶。不久终于稍微回复理性,开口向安兹发问:

    「飞飞先生!这、这颗水晶是在哪里发现的!快告诉我!」

    「在某个遗迹发现的,同时还发现了许多道具。当然,这颗水晶里面当时已经封印着魔法,我拜托某位大魔法吟唱者判定过了。」

    「原来如此!那、那么遗迹的地点是!」

    「在很遥远的地方……我只能这么告诉你,」

    安兹这个理所当然的回答,让拉克希尔遗憾地紧咬嘴唇。

    「那么,差不多可以还我了吧?」

    「呜……啊。」

    拉克希尔环顾四周,依依不舍地将封魔水晶还给安兹。斜眼看着拿起羊皮纸擦拭水晶的安兹,拉克希尔大声叫了出来:

    「回到正题,我——反对安兹先生前往消灭吸血鬼!」

    现场笼罩起吃惊的沉默,艾恩扎克以手遮住脸,不过还是相常慎重,表情苦涩地发问:

    「……为什么突然反对?虽然不用问也知道原因——但还是姑且问一下。」

    「喔,这个嘛……因为太浪费了嘛……」

    完全疯了,艾恩扎克对朋友的现状如此断定,完全不予理会。

    「那么,可以不用管拉克希尔的意见……」

    「等一下!第八位阶真的是神之领域的魔法喔。竟然要将这么贵重的道具用在区区吸血鬼身上!」

    艾恩扎克的眼睛浮现怒火,这已经是令人忍无可忍的发言了,实在不是身居高位的人该有的态度。

    艾恩扎克压抑愤怒,以平缓的声音告诉拉克希尔:

    「……不好意思,拉克希尔。真的别再闹下去了。」

    隐含在这句话中的强烈情感似乎让拉克希尔回复理性,哑口无言。脸上稍微泛红是因为对刚才的自己感到可耻吧。

    斜眼确认朋友再次回复正常,艾恩扎克尽可能冷静地出书委托:

    「……那么,飞飞先生,一切就麻烦你了。」

    看到对方低头委托后,安兹充满自信地点头。

    「了解了。」说了这一句之后从头盔的缝隙看向伊格法尔吉:

    「等一下要尽快出发,因为吸血鬼的惩罚就是在日光下会行动变慢。」

    「惩罚?哎,就是弱点吧,确实行动会变慢。我这边很快就能准备好。」

    「……不用跟你的同伴讨论吗?」

    「没问题,他们会理解的。」

    「……是吗,那么,一小时后在耶·兰提尔的正门见。」

    「一小时?会不会太早了点?还有很久才会日落耶。」

    「我想要快点赶去,如果你是因为勇气不足,需要一些下定决心的时间,那么我就把你留在这里自己过去,有意见吗?」

    「知道了,我立刻着手准备。」

    明显火大的声音,让伊格法尔吉坦率地如此喇应后以刻起身。安兹冷冷地看向伊格法尔古的背影后,转头环顾留在室内的众人。

    「那么我现在立刻出发,希望其他人能好好保擭耶·兰提尔。我不希望,当我没有遇到吸血鬼回来之后,却发生什么棘手的问题。」

    「嗯,虽然不能保证完全没问题,但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你们要是遇到危险,也请立刻撤退。」

    安兹点点头后离开房间。

    最后留在室内的有三人,分别是帕那索雷、艾恩扎克和现在依然露出眷恋表情的拉克希尔。

    「让大家看到我出糗的模样,真是抱歉呢。」

    「没有啦,不要紧啦。」

    帕纳索雷带着苦笑回应拉克希尔的赔罪。不过,大家对拉克希尔的评价绝对是大幅改变了吧。

    拉克希尔自己也觉得很窝囊吧,但即使如此,现在仍然难掩兴奋之色。

    之前遇到药师莉吉时,对方激动地谈论着药水的事情。看到那兴奋模样,自己还带着冷冷的眼神认为,有必要为那种东西兴奋成那样吗,现在心中则充满着想要嘲笑那时候的自己的心情。

    他明白了,当眼前出现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时,谁都会无法压抑住心中的惊愕与感动情绪。

    「是珍贵到那种地步的道具吗?」

    拉克希尔沉默了一下。那是为了压抑住刚才涌现的那种少年情绪。

    「是的。那是有可能令过去和魔法相关的所有一切,全都大大改变的道具。其实,超越第六位阶的魔法只是一种传说。不过刚才还是我第一次亲眼见识到。」

    名为位阶魔法的各种魔法,听说是在六百年或五百年前才出现于这个世界。之后虽然出现了几位魔法吟唱者的英雄,但能够使用第七位阶以上魔法的英雄,除了十三英雄外其他都是谣言。

    在英雄谭中,有位英雄使用过一种让人想要斩钉截铁地说「第七位阶以上的魔法也做不到」的魔法,但普遍认为,那只是一段毫无证据的故事罢了?而且十三英雄是否真的施展了第七位阶以上的魔法也是疑点重重。

    不过——

    拉克希尔心想,那些英雄谭或许并非全都是虚构的故事。他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有空记得调查一下。

    例如挥舞白蜡树枝,消灭许多龙的哥布林王;在天空长久遨翔的带翼英雄;骑乘三头龙(Trihead Dragon)的魔战士;与忠心的十二骑士共同统治水晶城的公主等。

    「那么,可以完全信赖他吗?」

    帕纳索雷口中的他,不用说就是安兹。

    从身穿黑色气派铠甲的冒险者手中拿到药水,用这瓶药水丢向吸血鬼才将对方击退——这是生还冒险者的证词。

    因此,他们找来这都市中最高明的药师莉吉询问那药水的效果。结果得知,那是几乎和刚才的封魔水晶同等稀有的道具。

    虽然只拥有一个稀有道具只会令人觉得可疑,但拥有两个的话,就会让人想知道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只是,那个吸血鬼停止攻击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可能性有二。一是敌对关系,另一个则是双方为祸福与共的同盟关系。所以才要把飞飞将刚才的话和这个可能性连接起来,飞飞这个突然现身的冒险者和吸血鬼,真的是敌对关系吗?

    「他和吸血鬼可能是一伙的吗?」

    他们担心的地方就是这里,三人回想着飞飞这号人物与刚才的谈论。

    「这个可能性很低,拉克希尔你觉得呢?」

    「我的意见也一样,想要假装杀了吸血鬼,再把那女吸血鬼藏匿起来的话,还有更好的方法。」

    即使假设他和吸血鬼是一伙的,飞飞刚才的应对方法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

    「会不会是想要成为山铜级的冒险者?」

    「应该不可能吧,市长。冒险者的确享有名声和知名度,但与权力可说相当遥远。成为山铜级的冒险者后会有什么好处?艾恩扎克。」

    「……可以获得报酬较好的委托工作,名声变得更高。运气好的话还可能获得条件不错的官职……不过,好处大概也只是这样吧。若想要获得权力,还是用别的办法比较快。」

    冒险者给人比较深刻的印象是消灭魔物的专业佣兵。的确,或许可以成为冒险者工会的会长,但还是无法爬上能够左右王国政治的地位。

    「如果需要钱,只要卖掉那颗水晶就可以一辈子不愁吃穿了吧。实力像他那样坚强的话,也可以很快提升名气吧。事实上,似乎已经有部分卫兵把他称为传说英雄了呢。」

    帕纳索雷点头示意。

    一招就解决拔地参天的巨大不死者,势如破竹地突破密密麻麻的无数不死者群,那副英姿真是名符其实的大英雄。

    这是目睹飞飞战斗英姿的卫兵们口耳相传的评价,甚至还拍胸脯保证,只要有他在,根本不用怕任何魔物。

    「话虽如此,还是很遗憾,并没有任何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他值得信赖。不过飞飞先生本身的说词并无矛盾,而且如果他是敌人,为何要拿出封魔水晶给我们看?所以应该可以相信他吧。」

    拉克希尔的这句话让其他两人面露苦瓜脸。脸上明显写着,看到刚才那种疯狂的样子,这个意见实在很难令人信服。

    「市长、艾恩扎克。你们两人不相信飞飞先生的理由,是因为他突然现身,还有在他现身时,吸血鬼也刚好出现对吧?不过我个人觉得,飞飞先生的话已经足以解释了。」

    两人同时点头,表示的确没错。

    「还有就是吸血鬼看到飞飞先生的稀有药水后就停止攻击女冒险者的这件事,如果吸血鬼是被飞飞先生追到这里,那么这也说得通。而且女冒险者没死,也可以认为是吸血鬼为了让飞飞先生知道自己在这里,才故意留下女冒险者没杀。」

    「原来如此……让飞飞先生认为自己在附近,好把他困在这里啊。因为女冒险者持有药水,吸血鬼怀疑她和飞飞先生有关连才放了她,以便让自己在此处的消息尽速传开,没有矛盾……」

    「……从飞飞先生对那个吸血鬼如此穷追不舍来看……对于他来到这里,真的很难感到高兴呢。」

    「没错,市长。不过,虽然还不知道他是来自哪个国家的何方神圣,在他打倒吸血鬼之前,还是先好好对待,同时加以戒备吧。虽然个人觉得不需要那么怀疑……呵呵,我很想和飞飞先生谈论道具的事情呢,那件铠甲看起来也相当珍贵的样子。」

    「……说到飞飞先生,对了市长,知拉农的尸体呢?」

    「不知去向。」

    市长苦着脸回答。

    安兹打倒的凄惨尸体,被放置在卫兵层层保护的安置所,但在天亮之后却突然不知去向。虽然猜测是有人入侵后抢走,但警卫没有遭到攻击,也没有人看到可疑的人影。

    为了防止传送魔法,安置所以阻隔传送魔法的方式打造,可说是密室的一种。因此连入侵路线都不知道,简直是像烟一样凭空消失。

    现在也还在城内暗中进行搜索,但没有发现任何相关线索,今后找到的可能性等于零。也就是说,理应可以从尸体中得到的线索已经荡然无存。

    「那人进行过不死者仪式,会不会是变成不死者之后逃走呢?」

    「……不能完全否定这个可能呢。」

    「真是伤脑筋,还没有完全取证完毕耶……唯一还有可能留有线索的就是位于那灵庙底下的秘密神殿吧?如果那里遗留有什么证据就好了。」

    「听你这么一提,飞飞先生似乎没有进到里面的样子,如果有发现原主不明的高价道具,可以交给他吗?」

    「嗯,如果那些道具和他们进行的仪式搬开,就根据冒险者规则交给飞飞先生吧。」

    4

    安兹奔驰在街道上。

    暖风灌进头盔的缝隙,吹到相当于眼睛的部位,若是有眼球,他或许会不断眨眼吧,对没有任何器官的安兹来说,只会觉得是「有风在吹」。

    往下一看,地面像飞箭般迅速往后流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地面很近,还是因为其他缘故,感觉比实际速度还快,虽说如此还是一点都不觉得恐怖。只是当每次身体高高弹起,就会反射性地加强脚下的力道。

    虽说仓助很会维持平衡,但除了体型超级巨大这点外,它根本就是如假包换的加卡利亚仓鼠。也因为必须把脚张得很开才能骑乘,在没有马鞍也没有马铠的不稳定骑乘姿势下,即使像安兹这种平衡能力超群的人都要小心避免掉下来,相当难骑。

    (骑着仓助应该很难挥剑吧,或许要尽快制作仓助用的马鞍和马镫才行呢。请正在打造这次或许会派上用场的伪装用铠甲的锻冶长,顺便准备一下吧。)

    会让安兹如此认为,除了因为骑起来不稳定之外,更重要的因素是身旁并行的那个身影。

    在一旁骑着马并行的是娜贝拉尔,她骑在以动物雕像(Statue of Animal)·战马(War Horse)这个道具召唤出来,穿着金属重装马铠的巨大马匹上。

    娜贝拉尔技术精良地控制着巨马,奔驰在街道上的英姿实在太过耀眼。她的马尾随风飘扬,身上穿着咖啡色长袍被自前方而来强风吹拂,高高鼓起的模样.彷佛电影中的一幕。

    和自己骑乘的巨大加卡利亚仓鼠相比,实在是天差地远。他带着沮丧的心情看向前方,那里有一群男子。

    是四人一组的小队,身上的武装比之前和安兹一起冒险的漆黑之剑成员更加齐备。

    安兹将漆黑之剑的事情抛到记忆角落,释放纠结的思考后,出神望着四人所骑的马。

    威风凛凛的马。

    安兹不懂马,但是那些马毛色漂亮,体型也相当壮硕,应该是一种名马吧。

    骑马的四人,以类似等腰三角形的队形奔驰,看起来也像是电影的一幕。

    (骑仓助的自己看起来像个蠢蛋,实在有够蠢的。)

    他心情相当低落,不过似乎只有安兹这么觉得。

    「你骑的魔兽很惊人呢。」

    骑在身旁的一位伊格法尔吉的同伴,开口向安兹搭话。口气和伊格法尔吉不同,不合敌意。可能身为冒险者的好奇心受到刺激,语气中充满惊叹与好奇。

    「那叫什么魔兽?很有名吧?」

    「……它叫森林贤王。」

    「咦?什么!是那只传说中的魔兽吗!」

    瞪大双眼的男子发出惊叫。

    (还是无法习惯这种反应,需要对仓鼠如此大惊小怪吗……嗯?)

    安兹在视野的一角,看到仓助骄傲地摆动着它的胡须,耳朵也跟着晃动。可以从腰部传来更加剧烈的震动得知,它有一半的注意力都放到安兹他们的对话上。

    安兹以戴着护手的手,毫不留情地往仓助的头劈下去之后,听见一道感触良深的声音傅来。

    「没有,只是听伊格法尔吉说过……原来如此,他又眼红起来了啊。」

    「他是怎么形容我的?啊,算了,不说也没关系,从你的表情我大概可以猜到。」

    「哈哈哈,抱歉,那家伙……其实也不坏,只是有时候会贪图眼前的利益。」

    「……有那样的同伴,亏你们至今能平安无事。还是说小队已经换了不少人?」

    「没有,自从组队以来,没有任何人挂掉。因为人格与能力不能相提并论,那家伙是相当优秀的冒险者。」

    「优秀……呢。」

    安兹把脸转向伊格法尔吉后,看到一道充满敌意的锐利眼神。

    「真是辛苦了呢。」

    安兹哼笑着,抛下这句话后,轻轻举起手向娜贝拉尔示意,命令她压抑住对伊格法尔吉逐渐涌现的激动情绪。安兹不希望在这里引起纷争,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安兹向娜贝拉尔下达指示后,仓助抬头望了过来。

    「主公……鄙人头很痛耶……」

    乌黑的眼瞳发出泛泪的闪耀光芒。

    他感到些许罪恶感,刚才或许劈得太用力了。但要是以这种速度被甩下来,那可不妙。

    即使激烈撞上地面,安兹还是不会受到半点伤。安兹曾经利用和自己一样具有相同减轻伤害能力的仆役进行过实验,即使从一千公尺的高度掉下也不会感到疼痛。

    问题是同行者会对如此强壮的安兹感到疑惑,既然已经让他们随行到这里了,他希望能好好相处到最后,这是安兹毫无虚伪的衷心希望。

    「跑得再稍微稳定点,我不想用力夹紧你的身体。」

    「遵命,主公是在担心属下的身体对吧!」

    这次仓助则是因为感激而热泪盈眶,安兹命令它跑的时候要注意前面,这时候刚才那位伊格法尔吉的同伴又感到佩服地称赞:

    「喔,真厉害,竟然能够以这种姿势保持平衡呢。即使平衡力超群,这种姿势不会相当危险吗?」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不过,之后打算替它装个马鞍。」

    「马鞍啊……有点讨厌……当然是在开玩笑啦!如果是主公的意见,鄙人仓助绝对会无异议遵从!」

    笼罩在在娜贝拉尔的锐利眼神下,仓助拚命表现出忠心耿耿的忠臣模样。安兹的腰部传来发抖的震动,和奔驰时的那种震动感觉不同。

    安兹皱起在头盔底下的那张幻影脸。

    (没必要杀气腾腾地恐吓一只仓鼠吧?这么忠心是很令人高兴,但会不会做得太过火了?歧视人类是无所谓,但也要看时间和场合……这部分她似乎也没有很理解……她的设定就是这样吗?若是这样那也没办法,不过……)

    光是带着仓助一起行动,就让飞飞这个冒险者声名大噪,而森林贤王自己表示忠心的模样,与感到恐惧的害怕模样,两者给人的感觉会截然不同。前者会让人认为安兹是伟大的冒险者而给予良好评价吧。虽然控制它这个事实没有什么不同,但既然有机会,当然希望往提高名声的那边发展。因为他想要得到英雄的称号而非枭雄。

    而且,如果能让纳萨力克以外的人效忠,对将来一定会有所帮助。

    安兹稍微自我反省,对待仓助或许太过粗暴,因此轻轻抚摸刚才被自己手刀打到的部位,像是在对待小动物那般温柔。

    「主公……好难为情喔……」

    附近出现咬牙切齿的声音,夹杂着马匹奔驰的声音清楚传进安兹耳里。

    (……我会这样做,有部分原因也出自于你喔?话说回来,你是多用力啊,果然是因为嫉妒吗,应该为她做点什么比较好吧?娜贝拉尔也很尽忠职守,可是……该给她什么奖励才好呢?)

    正当安兹烦恼着不知道要送戒指还是财宝时,伊格法尔吉发出一点都不友善的声音。

    「喂,飞飞,已经到达目的地了喔。」

    示意了解后,仓助随之慢慢降低速度。和马不同,能够心灵相通是骑乘仓助的最大好处之一。如果骑的是马,毫无骑乘经验的安兹没有自信能够驾驭自如。

    (骑仓助虽然有些难为情,但能因此不用骑马也该觉得幸运吧。不过将来或许会遇到需要骑马的情况,为了应付不时之需,还是稍微练一下骑马比较好吧。)

    安兹跳下仓助,带着感谢之意轻抚仓助后,看到娜贝拉尔把马变回雕像,男子们将马牵到一边。

    「那么,出发吧,要以什么队形前进?」

    「我们走前面,你们跟在后面即可。」

    「你们要怎么做我们管不着,但请顾虑我们小心行动喔。」

    听完伊格法尔吉不耐烦的回应后,安兹带着娜贝拉尔和仓助走进森林。

    在卡恩村附近森林的时候也一样,人迹罕见的森林里非常难走。但对身穿各种魔法道具的安兹来说简直是如履平地。此外,也因为担心夏提雅的缘故,他的脚步很自然地不断加速,有时候甚至会被伊格法尔吉要求走慢点。

    虽然他要求得没错,但粗暴的言词中却充满敌意,跟在旁边的娜贝拉尔好几次都差点破口大骂,却都被安兹硬是阻挡下来。

    「快到了,别轻举妄动。」

    看到娜贝拉尔看似纳闷的表情让安兹在头盔底下笑了出来,这时候仓助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像是要听清楚声音的来源般不断动起耳朵。

    知道仓助是因为什么缘故才做此反应的安兹,在仓助的耳朵旁说了一句:

    「——别听了。」

    「什么?主公,您在说什么——」

    「——如果你听到的是金属声,那就是我的手下发出来的声音,别在意。」

    「是、是这样啊,失礼了,主公。」

    「那么,除此之外,有发现什么跟踪的迹象吗?」

    已经命令妮古蕾德监视,此外也采取许多预防措施,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次确认。

    「没有,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任何人跟踪。」

    「喂——发生什么事了吗?」

    之前骑马走在安兹旁边的男子,探过头来询问。并非队伍代表的伊格法尔吉过来询问,理由应该不用说也知道吧。

    安兹把手轻轻一挥,回答对方没什么。

    「是吗?」

    男子好像不怎么接受的样子,但知道安兹不打算说之后,男子便耸耸肩不再说话。

    (虽然我对你们完全没有恨意啦。)

    安兹没有说出口,只在心里如此嘀咕,默默于森林中前进。

    进入森林一段距离后,突然从后方陆续传来急忙拔出武器的声音。安兹停下脚步,悠哉地回头望去。

    「怎么了吗?」

    「还问怎么了,走在前面的话至少也稍微警戒一下吧。」

    男子们第一次对伊格法尔吉充满敌意的声音,表现出赞同的态度。

    「喂!躲在那边的家伙,给我慢慢出来!」

    伊格法尔吉喊话的方向,有棵足以让人躲起来的树。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安兹若无其事地往那棵树木的方向走去。虽然后方有慌张的声音叫住安兹,但安兹完全不予理会。

    娜贝拉尔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仓助虽然感到有些疑惑,但也没有阻止。

    一走近树木后,像是要回应般,一位和安兹穿着相同颜色铠甲的人物从树木后方现身。手上拿着一把发出微弱的病态光芒,有着巨大斧头的武器。

    魄力十足的战士现身,让现场笼罩一股异样的气氛。不,应该说只有部分地方笼罩异样气氛才正确吧。

    安兹轻轻举起手一挥,开口问候:

    「辛苦了。」

    「谢谢您,安兹大人。」

    现身者——雅儿贝德恭敬地行君臣之礼。

    「那么,夏提——」

    「——她到底是谁?是你的同伴吗?还有安兹大人是怎么回事?」

    接二连三的疑问陆续从安兹的后方大声传来。

    这对伊格法尔吉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反应,但对现在依然维持君臣之礼的雅儿贝德来说,却是罪该万死的举动。像是要将周围全部燃烧殆尽的猛烈怒火,迸发出来。

    仓助发起抖来,全身的毛也整个竖起,超越以往的程度。

    第三者都出现这种反应了,面对怒火的当事者,当然全都脸色惨白,感觉下个瞬间就会小命不保,额头冷汗直流。

    「替大家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我的同伴——雅儿贝德。」

    「安兹大人,竟然将我这种人称为同伴……我是您忠心的臣子。」

    「说得也是,刚才的话撤回,她是我的部下,这样足以回答你们的问题吗?那么雅儿贝德,按照当初的联络,采取下一步吧。」

    正当男子们个个目瞪口呆之际,起身的雅儿贝德往男子们走去。

    「差点忘了,我的名字不叫飞飞,真正的名字叫安兹。不过,也没必要记住就是了。」

    看到男子们毫不犹豫地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让雅儿贝德可爱地笑了出来。不过,那笑容里带着极冷的情绪。

    「那么……雅儿贝德,把他们解决掉吧,只要捉一个人……不,多捉一个人起来当作备份吧。已经发动干扰了,所以可以放心使用魔法通讯。」

    正当安兹那毫无感情的平静声音让伊格法尔吉一行人感到惊愕莫名时,安兹继续下令:

    「也将尸体带回纳萨力克,具有这样实力的话,可以拿来实验,看看可否用来当作高阶不死者的媒介。」

    「遵命。」

    雅儿贝德缓缓地轻挥有着巨大斧头的武器。

    这个举动不合杀气,也没有敌意等任何负面情绪存在。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砍下低等生物的头,对雅儿贝德来说,就像是要她切掉萝卜上的叶子一样。

    如果这不是安兹的命令,或许根本不需要试挥武器,确认自己的状态是否无恙吧。

    伊格法尔吉一行人即使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也知道自己身陷危机,全都拿起武器应战。

    全身受到惊愕眼神笼罩,安兹只是稍微耸耸肩。

    「不好意思呢。在工会时我说错了,不是『跟过来的话必死无疑』,而是『跟过来的话就杀了你们』才正确。」

    安兹向众人宣告死刑。

    「我已经警告过了,但你们却不听。那么这就是你们选择的结果。心甘情愿地认命吧。」

    伊格法尔吉一行人选择撤退。

    没有做出任何沟通意见的手势与动作立刻选择逃走,是因为他们知道彼此的战力差距。而且选择的方法并非一起逃,而是分开逃这个活命机率较高的方式。

    对方的举动似乎大出雅儿贝德的意料,她晚了一步才开始行动。虽然她的身体能力远超过安兹,但要将逃进森林的敌人一网打尽还是有些棘手。

    她瞬间就追上了第一个选择的目标,使用捕捉系的特殊技能,让对方昏厥。

    雅儿贝德以敏锐的听觉,掌握住夹杂在昏倒那人发出的惨叫声中不断远去的金属声,但因为被森林的树木挡住视线,难以确定位置。而且没有穿金属铠甲的人,顶多只会发出踩踏草木的声音,所以不具有游击兵和盗贼职业的雅儿贝德又更难掌握了。

    雅儿贝德摇头叹气起来,然后下令:

    「马雷,去收拾那两人。啊,对了,对安兹大人不敬的那家伙记得要解决掉。」

    {

    伊格法尔吉拚命狂奔。

    在工会的时候,他早已了解飞飞这个男子是比自己强的冒险者,但伊格法尔吉还是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只是,目睹了他骑乘魔兽——这附近自古相传的传说大魔兽「森林贤王」的威风模样,即使不愿意也只好承认。能够凭实力驯服那样的魔兽,他的能力确实已经超越秘银级。

    知道当时大家在房间中谈论的话并无虚假后,伊格法尔吉的内心充满怒火。

    不知道他是哪个国家的名人,但可别妨碍自己。如果想搜集情报,我可以给你们,但请你们到旁边凉快。

    自己的地盘遭到入侵——伊格法尔吉实际上是如此觉得。

    自己一行人为了实现梦想拚命锻链,历经无数九死一生的冒险才慢慢爬升的阶级,却被人从旁连跳好几级,当然只会让人感到不快。

    有机会的话就要把他踢落,即使散播不实谣言也要破坏他的评价,伊格法尔吉是带着这样的企图才跟他同行。

    正因为如此,当飞飞身穿黑色铠甲的同伴现身,宣称要杀掉伊格法尔吉一行人时,他才能毫不迟疑地选择撤退。即使害怕,依然能够比任何人更快采取行动,就是受到想要快点将对飞飞——不,安兹这个人的不利消息向工会报告,这种恶意的想法所驱使。

    (活该,我一定会活着回去,把你干的好事全部公诸于世!)

    即使知道这个瞬间,那把恐怖的武器可能会从后面砍下——即使知道生命可能有危险,伊格法尔吉依然难掩心中的情绪,发出嘲笑。

    他完全不管同伴死活,不,如果他们能够成为让自己活下来的肉盾,那就万万岁了。

    (我要成为第一,然后进入山铜级、精钢级,成为人人口中的英雄。)

    除了自己以外,不需要任何强者。同伴都是为了让自己攀上颠峰的垫脚石,自己才是和过去的十三英雄一样解救世界的英雄。这就是小时候,伊格法尔吉从来到村庄的诗人口中听到英雄谭后所立下的梦想。

    破坏这个梦想的人——超越自己一行人的男人。而且,特别还是那种打零工的家伙,更是无法原谅。

    狂奔、狂奔、再狂奔。

    能够在森林中脸不红气不喘地不断狂介,就叮楸叫伊格法尔吉是名符其实的秘银级冒险者吧。

    不过——

    伊格法尔吉的内心产生涟漪,而切还是相当大的涟漪。

    (这里是哪里?怕他们或许会埋伏在安置马的地方……所以应该绕了路……咦……?)

    伊格法尔吉的感觉是那样没错,他的方向感如此告诉他,不过,他的第六感却说并非那么一回事。即使是第一次造访的森林,他也不可能迷路。但不知为何,还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一定是我的错觉。

    他如此判断。不过,他一点都不觉得这是错觉,随爱热闹不愿意但也只能承认并非错觉。

    「……迷路了吗?怎么可能……身为巡林者的我会迷路?」

    伊格法尔吉学得的职业是专精野外行动的巡林者。就某种意思来说,森林就像他的后院一样。但如今却有股莫名的异样感涌现,这座森林好像变成肉食动物的血盆大口。

    「简直像迷宫一样……」

    应该熟悉到不行的森林出现巨变,让他打从心里感到不安与焦虑。

    这时候——

    一道小小的沙沙声响起。

    想起刚才的黑色死刑执行者,伊格法尔吉急忙转头看向声音来源,看到一位从树后探出头的小孩。

    那是黑暗精灵(Dark Elf),是森林精灵的近亲,居住在森林深处的人种。

    (为什么这里会有黑暗精灵?)

    听说黑暗精灵的巨大村落位于更加南方的大森林深处,人迹未至的地方。黑暗精灵基本上就像那样,应该是居住于远离文明的地方才对。这个部分和会和人类交易的森林精灵大不相同。

    这样的黑暗精灵,而且还是小孩子一个人独自出现的异样感,让伊格法尔吉产生疑问。这时候,小孩战战兢兢地走出来。

    (是个小丫头啊。)

    身上穿的是女性装扮,那端丽无比的容貌浮现害怕的表情,刺激着伊格法尔吉的虐待欲望。虽然曾想过这丫头或许是飞飞派来的人,但两者的态度实在相差太大,因此他觉得不可能而一笑置之。

    更要重要的是,这丫头如果是居住在这座森林的黑暗精灵,一定知道安全路线吧。而且若是黑铠女追来,还可把这丫头拿来当做肉盾。如此盘算的伊格法尔吉打算要胁对方乖乖听话,踏出一步。

    「……喂。」

    他故意发出充满恐吓感觉的低沉声音,让黑暗精灵吓得住后退开一步:

    「那个,对、对不起……」

    看到那种胆战心惊的模样让伊格法尔吉露出冷笑,觉得计划应该可以顺利进行。

    「不用道歉啦,有点事情想问你,过来一下。」

    「呃……呃呃,那个……对、对不起。」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再次道歉,伊格法尔吉的头上冒出问好,但黑暗精灵少女手上的檀木法杖已经早一步挥了过来。

    植物像锁链般将伊格法尔吉的全身绑得密密麻麻。

    他惊愕得全身发抖。

    秘银级的自己竟然无法挡住这种小丫头发动的魔法?

    就算使尽全力想要挣脱,植物还是一动也不动。内心充满焦躁的伊格法尔吉虚张声势地大吼:

    「臭、臭丫头!如果不放了我,就宰了你喔!喂!」

    黑暗精灵战战兢兢地低着头,走向伊格法尔吉。

    这时候,伊格法尔吉才发现对方的装扮非同小可。服装和铠甲皆相当惊人,几乎都是伊格法尔吉不曾获得的精良物品。还有,她的眼睛——过去从森林精灵的朋友口中听说过的记忆,再次朦胧地浮现脑海。

    只是,在记忆完全成形之前,一道影子就落到脸上。

    少女用力地挥下法杖。

    少女的脸上依然还是害怕表情,但眼睛却不带任何情感。对接下来要向伊格法尔吉做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感觉。那畏畏缩缩的态度,看起来像是被人指示的一种演技。

    他把眼前这位少女和刚才那位恶魔般的黑铠女,联想在一起。

    「等、等一下!你想干什——」

    雅儿贝德到达时,正好是马雷的法杖往男子头上挥落的瞬间。头盔被法杖打到变形,底下的头颅也整个凹陷,眼珠子被强大的撞击力道挤压出来。脑袋就这样被完全打烂,像是在夏天海边打西瓜那样。

    「辛苦了。」

    「那、那个,雅儿贝德大人,办、办完了……这、这样可以吗?」

    脱掉头盔的雅儿贝德,对畏畏缩缩抬起视线的马雷露出微笑。

    「很棒喔,虽然杀的方式有点脏,但完全没问题吧。安兹大人应该也会称赞你。」

    「真、真的吗!嘿嘿嘿。」

    开心地露出笑容的黑暗精灵看了一眼尸体后,雅儿贝德问道:

    「还有一个人呢?」

    「啊,那、那个……已经解决了。那、那个……尸体移到树木后面……」

    「是吗,很完美呢。那么马雷,可以替我把尸体运回纳萨力克吗?」

    「知……知道了。」

    雅儿贝德再次对拿着沾满血的法杖,笑嘻嘻地点头回应的少年露出微笑。真是个老实的乖小孩。

    不过,可以再落落大方一点就好了。

    6

    「事情办完了,安兹大人。」

    脱下头盔抱在腰旁走回来的雅儿贝德说完第一句话后,安兹便满意地点点头。这么一来,就没有任何目击夏提雅的人了。解除铠甲的束缚,轻松自在的安兹向雅儿贝德问道:

    「辛苦了。那么回收的事情处理得如何?」

    「已经命令马雷运回纳萨力克了。」

    「是吗,那么问题算是解决了。被吸血鬼杀害的他们就节哀顺变了,存活下来的我们则继续前进吧。」

    「遵命。那个……安兹大人,抓着您披风下摆的那个是什么?」

    安兹转头一看,发现那是很自然地——因为很大只,还能这么做实在令人费解——抓住披风下摆的仓助。那双大眼明显地有些湿润,毛也因为害怕而竖起。当然,害怕的对象是雅儿贝德。

    「它算是我的宠物,取名叫做仓助。」

    「什么!这家伙竟然得到了纳萨力克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地位!」

    「……嗯?……啊,仓助。这位是对我忠心耿耿,管理我的居城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雅儿贝德。也是你的上司,问候一下吧。」

    「鄙人正如同主公介绍名叫仓助,今后也请多多指教,雅儿贝德大人。」

    「……多多指教,仓助。」

    「好了,问候就到此结束吧。从这里开始,就先暂时由我和雅儿贝德前往,娜贝拉尔带着仓助和马雷一起回纳萨力克吧……要稍微留意一下我放进你嘴里的那个东西。」

    「是!」

    娜贝拉尔回答得相当有精神。仓助在嘴里转动那个在墓地取得的智慧道具,含含糊糊的向娜贝拉尔发问:

    「了、了解了,主公。还有,这个东西点吵耶!我可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呢!你稍微给我在嘴巴里安分点!那么,鄙人有个问题想请教……娜贝拉尔大人,鄙人不会有危险吧?会不会被吃掉啊?」

    「你既然是安兹大人的宠物,大家当然不会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把你吃掉。我会好好向大家转达,不用担心。」

    安兹脸上虽然没动,但却在微笑。看来在耶·兰提尔让他们两人一起行动后,感情似乎变得更好了。

    「好了,那就上路吧,雅儿贝德。」

    「遵命。」

    在娜贝拉尔和仓助的目送下,安兹带着雅儿贝德往夏提雅的所在前进。

    「对了,安兹大人。因为那些男人的尸体让属下想起安兹大人在王座之厅说过的事,不需要回收昨晚安兹大人解决的那些男女尸体吗?」

    「这个嘛……」

    他正想要再次把昨晚告诉过娜贝拉尔「必须将他们当成这次的事件的首谋者交出去」这件事拿出来讲时,被雅儿贝德继续说出口的话打断。

    「和安兹大人战斗时,有些情报可能会被他们掌握,既然有能让死者复活的魔法,就应该回收尸体才不会造成危险吧?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安兹停止呼吸,不,原本就没在呼吸。

    雅儿贝德的这句话真是一针见血。

    (…………糟糕。)

    在这个世界有起死回生的魔法存在,也就是说,有比验尸更好的方法,可以找出既正确又详细的情报。

    安兹想起那晚的事。自己的真正身分、纳萨力克的名字还有娜贝拉尔的能力。那些男女都知道,尤其是那个女子更是特别不妙。

    这并不是说句失败就能了事的失误,这个失误实在太过致命了。

    只能期望这里没有会使用复活魔法的人,但从阳光圣典那里得到的情报显示,在斯连教国中好像有人会使用。不仅如此,最高阶冒险者会使用的可能性也很高,国家高层也可能背地里掌握一些能使用复活魔法的人吧。

    那么,一旦他们判断死者掌握了重要情报,耶·兰提尔的高层就应该会找人使用复活魔法。听说他们差点引发的问题足以撼动耶·兰提尔,那么高层应该会想要探听出更详细的情报。

    安兹感觉到自己不存在的心脏,似乎快速地发出怦通怦通的声音。

    (该如何是好?)

    不用问,只要现在去把尸体抢回来即可。不过,该命令谁去呢?

    安兹在那个地方命令娜贝拉尔不用管尸体,应该开诚布公地告诉她那是失误吗?

    (……不,应该别说。)

    在不知道夏提雅为什么背叛的情况下,还是应该避免说出这种会让他们的忠诚度更加降低的话。这种时候别慌忙下令肯定比较好。

    安兹似乎体会到公司上司不愿承认失败的理由,带着祈祷的心情做出结论。

    「……你说得没错,不过,我有特别的理由才会放任那些尸体不管。放心好了,所有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除了夏提雅背叛的这件事以外。」

    「这样啊!真不愧是安兹大人。我想到的事情,安兹大人早已料到了啊。多嘴了……非常抱歉。话说回来,为什么安兹大人完全不使用复活魔法?收集情报时,应该可以对死亡的人类等对象使用啊。」

    「……唉呀?」

    安兹很自然地发出一道走调的惊呼声。

    「我没说过吗?那么你有听过迪米乌哥斯的治愈实验吗?」

    「有的。砍断四肢,然后在砍断的地方施加治疗魔法的那个实验对吧?」

    「没错。那么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复活魔法要施加在什么地方吗?」

    「不是尸体吗?」

    「……不是喔,嗯,应该不是吧?」

    雅儿贝德和安兹一起陷入沉思,雅儿贝德的眼睛突然为之一亮。

    「啊,我说错了。安兹大人说得对,并非尸体,是灵魂!」

    「没错。在迪米乌哥斯的实验中,被砍落的四肢会消失,然后从身体长出来。那么对灵魂施展魔法的情况,尸体又会变成怎样呢?」

    在YGGDRASIL中,想要发动会让经验值消失的复活魔法时,有四种复活方法可以选择。

    第一种是当场复活,第二种是在迷宫等处的入口复活,第三种是在附近的安全城镇复活。然后第四种是在公会根据地等指定的重生点复活。

    那么,在这个世界使用复活魔法时,又会是怎样的复活方式呢?

    安兹最想避免的当然是第四种回到重生点的复活方式。如果尼根的重生点是在斯连教国,就等于是干了一件亲切地将拥有情报的敌人复活,然后放虎归山的蠢事。

    因此,才无法进行复活系魔法的实验,结果这反倒出现了事与愿违的后果。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这的确是需要留意的地方。真不愧是安兹大人,如此明察秋毫令人佩服。」

    看到雅儿贝德低下头如此感叹,安兹立刻摇头回应:

    「你真的不用如此在意。小过,必须得找个地方做个实验才行……嗯嗯。那么,重新提起精神出发吧。」

    安兹在雅儿贝德的引导卜,住森林中迈步前进。

    两人来到森林中一处开阔广场。

    可说是充满纯朴风情的这个地方,站着一位完全不搭调的鲜红盔甲人物。在阳光照射下,闪亮耀眼的模样的确充满梦幻的零围,但散发出来的血腥恶臭将整个气氛完全破坏。

    夏提雅。

    外观和出现在「水晶萤幕」上的时候完全一样,甚至她的姿势,看起来也没有改变过。因此安兹一瞬间甚至涌现一种自己是不是正在观看萤幕的错觉。

    不过,这里有真实的感觉,那就是随风飘散而来的血腥恶臭。

    安兹不断呼吸,当然他的身体并无法呼吸,只是模仿呼吸的动作,或者是带着那种情绪。

    「夏提雅。」

    安兹开口呼唤。

    安兹觉得自己发出的应该是充满威严,并非嘶哑低沉的窝囊声音。

    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再次呼唤之前,安兹目不转睛地仔细打量夏提雅。

    夏提雅并非不理睬,她张开的红色双眼空洞无神,令人觉得似乎没有意识存在。

    同行的雅儿贝德对夏提雅的这种态度感到愤怒。

    「夏提雅!你不但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还对安兹大人如此无礼——」

    「雅儿贝德,罗唆!安静!别动!不准你靠近夏提雅!」

    安兹口气粗暴地制止想要踏出一步的雅儿贝德。平常安兹很少会对过去同伴创造的z o-C表现出这种态度,但只有这时候无法克制情绪。

    安兹对夏提雅的现状就是如此震惊。

    「……难道这是……有可能吗?……无法置信。」

    将自己过去看过的光景与现在的夏提雅模样互相比较,安兹感到惊愕。同时精神也被强行稳定下来,做出冷静的判断,知道那个可能性最高。

    安兹开口向雅儿贝德说话。他想要把心中想法告诉其他人,藉此让自己也了解事实。

    「可以确定了,夏提雅现在受到精神控制。」

    「这是安兹大人在王座之厅所说的那个原因造成的吗?」

    「还不知道是否如此……从阳光圣典那里获得情报时,我曾目睹过类似的光景,这果然是精神控制造成的结果。虽然不知道身为不死者的夏提雅为何会受到精神控制,但果然是这世界才有的某种特别事物造成的吗?」

    安兹抱起胳臂,目光锐利地瞪着站得直挺挺的夏提雅。

    「夏提雅的精神受到神秘人物控制,而在对方下达命令之前又发生了什么事吧。或许是同时出手时将对方打倒了……才会导致她在没有命令的状态下独自待在这里吧。应该八九不离十了。不过靠她太近或向她攻击,她可能会采取防卫行动,偏向恶属性的NPC大都会攻击,所以别随便接近。」

    「遵命。可是,这样就无法强行将她绑回纳萨力克了……若是控制夏提雅精神的某人已经死去还无所谓,但如果对方还活着,在此久留将有危险。」

    「你的顾虑很正确。」

    夏提雅不知道什么缘故受到精神控制。说不定是这世界特有,可以对不死者发挥作用的能力。这么一来,安兹留在这里的话也可能遭到精神控制。

    「虽然使用这个道具有点浪费,但还是尽快解除夏提雅的精神控制吧。」

    安兹动了动手指。手指上戴着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朴素戒指。散发出银色光芒的戒指上刻着三颗流星,但这枚戒指所蕴含的能力却是安兹持有的戒指中最强的。

    「那是……?」

    对着雅儿贝德感到疑惑的表情,安兹——脸虽然没动——露出骄傲的笑容,告知戒指的名字。

    「这是可以不耗用经验值,使用三次超位魔法『向星星许愿』(Wish Upon a star)的超级稀有道具,流星戒指(Shooting star)。」

    这是安兹连年终奖金都赌上去才得到的转蛋道具。

    公会成员中只有安兹和夜舞子两个人才拥有这个无比稀有的戒指。

    不对,与其说这戒指是稀有道具,或许还不如说是一个愚蠢象征的道具,竟然在游戏上花这么多钱。

    蕴含在戒指中的超位魔法「向星星许愿」,消耗的经验值比率愈多,随机出现的可选择愿望就愈多,也就是说,消耗百分之十的经验值发动的话,有一个可以选择;消耗百分之五十的话有五个。

    这些可选择的愿望选项似乎相当多,根据攻略网站统计,据说有超过两百个以上。而且其中还有容易出现的愿望和不容易出现的愿望,因此是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让经验值白白浪费的恐怖魔法。

    而且魔法吟唱者要学会这个超位魔法还得到达九十五级才行,即使在升级容易的YGGDRASIL中,要到达这个等级也需要相当的经验值,因此会让人犹豫是否要把经验值用在这种类似赌博的魔法上。

    藉由此戒指发动的超位魔法「向星星许愿」出现的愿望选项,和平常一样属于完全随机。不过比较容易出现有用的效果,而较不会出现搞笑效果。就某种层面来看,说它是一种位阶更高的优秀魔法也不为过。而且同时出现的愿望数量最多可以到十个,发动超位魔法的时间为零,真可说是最强的付费道具。

    使用这样的付费道具——而且还有一点赌博的成分——当然会觉得可惜,但夏提雅是无可取代的。只是耗用自己过剩的经验值,会影响使用其他需要消耗经验值的特殊技能,因此选是会感到迟疑。

    安兹注视着戒指。

    安兹希望发动的愿望是可以取消对象的所有效果,虽然还有其他几种候补选项,但浮现脑海的就是这个最直接的效果。

    因为也会将正面效果取消,这个愿望在游戏中很少被选择,于是安兹对选择这个愿望的自己笑了出来。

    「那么,戒指啊,听我许愿(I WISH)!」

    当然,不说这个台词也能发动魔法道具。不过为了从两百个以上的愿望选到最适用于当下的强烈愿望,让安兹如此呐喊。就像在攸关胜败的游戏中,会在掷骰子时高声呐喊的情况一样。

    因为YGGDRASIL的魔法也可在这个世界发挥相同效果,这个戒指发动的能力一定可以将夏提雅神秘的精神控制效果完全解除。不,这只是安兹的期望。

    魔法没有发动,安兹最担心的结果并没有发生,戒指也毫无问题地在这个世界解放封印的魔法……安兹眼窝中的红色灯火缩小起来。

    「这是……什么……」

    像是脑袋被输入新情报的——不悦感,同时也感受到一种和某种事物连结在一起的——巨大幸福感。多种和身为人类时相同的情感袭向安兹。

    当身上的情感涟漪消失后,安兹理解到这世界的「向星星许愿」,变得和YGGDRASIL几乎不一样。

    知道恩弗雷亚的天生异能时,他曾妄想过发动「向星星许愿」的话,或许能够夺取过来,这个猜测并没有错。在这个世界「向星星许愿」已经变成可以实现心中愿望的魔法。虽然会根据消耗的经验值而定,但「向星星许愿」已变成一种能够化不可能为可能的魔法。不仅如此,若消费五级——百分之五百的经验值,还可变质为能够实现更强愿望的魔法。

    这么一来,安兹确定能够解除施加在夏提雅身上的魔法效果,带着获胜的心情高声呐喊:

    「将施加在夏提雅身上的所有效果全部解除!」

    声音响起后过了一秒,安兹眼窝中的灯火瞬间增强变大起来。

    「——怎、怎么可能?」

    安兹激动的模样让雅儿贝德了解情况出现变化,不安地开口发问:

    「怎、怎么了吗!安兹大人!」

    安兹没空回答,回想长期在YGGDRASIL中的游戏经验,在攻略网站吸收的讯息,然后将这些知识与来到这世界之后获得的各种资讯互相结合。而最重要的是,刚才想要使用时,像是要将安兹之前的知识全部覆盖的「向星星许愿」使用相关知识。

    就在得出结论的瞬间,安兹涌现难以置信的焦虑与愤怒。不过,即使精神应该能够保持稳定,还是感受到一种情感——那就是害怕。

    狼狈的安兹发出大喊:

    「撤、撤退!雅儿贝德别接近!快点撤退!」

    「是!遵命!」

    安兹立刻发动传送魔法,下个瞬间,隆起的大地映入眼帘。虽然回到安全的家,安兹还是慌张地下令:

    「雅儿贝德!小心戒备跟着传送过来的人!」

    「是!」

    雅儿贝德拿起武器站到安兹身边。安兹也空出双手,摆出能够随机应变的架势。

    随着时间的经过,安兹才慢慢放松紧张的情绪。雅儿贝德也从沉下腰的迎敌姿势变成平常的站姿。

    「可恶!」

    冷静下来后,出现的情绪是强烈的愤怒。变成不死者之后,安兹的强烈情感会被自动压抑,但即使遭到压抑,立刻又有新的愤怒涌上。

    「可恶!可恶!可恶!」

    安兹不断用力跺脚。

    因为安兹的身体能力非比寻常,因此踢出了大量泥土。如果几天前没有下雨,周围一定会扬起惊人的沙尘吧。即使如此,还是无法平息安兹的愤怒。

    「安、安兹大人,请、请您息怒……」

    觉得雅儿贝德的声音带着恐惧,安兹才终于察觉自己做出不符合绝对主人身分的举动。他迅速回复冷静,用力地吐出不存在的气息,像是要把熊熊燃烧的心中怒火完全吐出一般。

    「……抱歉,我似乎有点失去理智,刚才的失态就当作没看见吧。」

    「您别这么说。不过,安兹大人能够听进我的意见,真是感谢!如果安兹大人命令我当作没看见,我会将这件事全部忘记。但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我让安兹大人感到不悦吗?如果您愿意告诉我,我会努力不再让这样的事发生!」

    「……我并不是针对你,雅儿贝德。而是因为我知道,发动戒指的力量之后,我的愿望并没有实现。」

    看到雅儿贝德默默不语,安兹知道解释得不够清楚,所以继续说明:

    「……凌驾于『向星星许愿』这种超位魔法的力量只有一种。」

    之前的话,他或许也会觉得可能是这世界的某种力量作梗,但安兹可以充满自信地回答并非那些力量造成。因为他在发动时,从涌入的感觉中就已得知。

    「不、不会吧……那是……」

    「是的,雅儿贝德,只有一种……那就是世界级道具。」

    那是在YGGDRASIL为数仅仅两百的道具,甚至连公会武器、神器级道具都比不上。若是使用世界级道具,要控制不怕任何精神效果的不死者根本是易如反掌。

    这时候,安兹想起位于纳萨力克外面的守护者,他们也有可能被盯上。

    责备没有立刻想到这件事的自己,安兹向雅儿贝德下令:

    「雅儿贝德,立刻将外头所有守护者全部召回。必须调查他们是不是也像夏提雅一样受到控制,我要马上前往王座之厅!在那之后要前往的地方是……宝物殿。」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