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仙侠】卿乃祸津,赐我万福(又甜又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3 22:45: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拨开眼前的云雾,已隐约可见下面的房屋街道,前面应当就是柳州地界。

适才司法监的小仙来通报我,说柳州的土地公心急火燎地上报天界,柳州近来突然瘟疫横行,天灾不断,六月的天气先是飘了雪,后又下冰雹,紧接着无数陨石从天而降!柳州城内人心惶惶,认为是天要亡了柳州,纷纷逃出了城。土地愁得胡子都掉了一大把,哭丧着脸说再这么下去柳州就要了空城。

接到这消息时我眉心一跳,让司法监的小仙查了最近的宗卷,看柳州最近是否有天罚任务。得到的结果是最近确实有派祸津神去往柳州,不过给的任务是只发几天行瘟,略施惩戒就好,而且施行此项任务的祸津神早已回来了。

我心中大概有了数,起身就去了七十二星天。

刚进宫门,就见慈眉善目的老者亲切地迎上前来,花白的胡须笑得一抖一抖:“来找苏灵?真是不巧,那小子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要不你先坐坐等等他?”说着就要给我看茶。我连忙打个哈哈推托还有事,脚底抹油闪人,出了宫门掐诀唤来朵云直奔人间而去。

一到柳州地面,我便唤来土地,劈头便问:“行瘟在哪儿?”

土地是个瘦瘦巴巴的小老头,此刻被我的气势吓住,结结巴巴道:“在、在城东的张家巷中。”

我点点头转身要走。想了想又回头对土地神秘道:“其实此次柳州愚民言行不端冒犯了天帝,犯了大事。帝君很是生气,本来是想把你这土地也一起罚了的,不过我向帝君求情,念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才了事。不过天界的规矩你也知道,这次我下来收回行瘟,此事就算了,你切莫再多事再去劳烦天帝,不然我也帮不了你了。”

土地两腿抖如筛糠,连连点头应了:“这是自然,大人的恩情小神永世不忘!”我这才满意地向城东去了。

果然,我人尚在半空,就远远瞧见城东上空隐约飘荡的黑气。近前一瞧,大头细身的行瘟正在巷中没头苍蝇一般游来荡去,见到我,摇头摆尾地游过来,大头蹭在我身上委屈地哼哼。我拍拍它的大头,无奈地叹气:“你主子呢?他又把你一个人丢下了?”

我最后在一家酒楼里找到这个罪魁祸首的时候,这吃货正饿死鬼投胎一样拼命往嘴巴里塞小笼包。少年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濒临倒闭的酒楼大堂里,面前堆满了小山一样的空屉笼,吃得不亦乐乎。见到是我,少年眼睛一亮,热情地冲我招手,塞得鼓鼓囊囊的腮帮一动一动,含含糊糊地叫我:“利禄,快来!这个很好吃哦!”

我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拍掉他手里的包子,拎着这二货腾空而起。少年在我手中挣扎:“哎!我的包子!”

回去的路上他犹在愤愤,我强忍住一把拍飞他的冲动,尽量心平气和地放柔声音:“这次的任务不是没轮到你吗,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哦,小黑有事来不了,我就替他来喽!”少年满不在乎道。

“那你知道你已经在人间待了多少天了吗?”我继续循循善诱。

“多少天了?没数过。”犹不知死活。

“一个月了!大哥!您老人家已经在人间待了一个月了!你都快要把人家亡城了你知不知道!”

少年呆呆地看了我半晌,一时间周围只听得风声作响。

我正思量是不是话说得太重了。

却见少年忽然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微笑,眉眼弯弯:“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说这城里怎么都没几个人呢。”

“……”

我错了,我竟然妄想苏灵那副粗壮得估计连斧头都砍不断的神经能够理解我话中的“深意”。

“那你为什么出来也不穿我给你的那件辟邪衣呢?”我无力叹息。

此衣是我收集了两千片麒麟甲、一万根凤凰羽特意托了仙制坊的织娘织就。麒麟凤凰皆为瑞兽,穿上此衣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对周围幻境的影响力。

少年表情甚是无辜:“忘了。”

在这九天之上,我一口老血终于忍不住喷了出来。


苏灵这人,可谓是三界一朵罕见的奇葩。三界五行的神仙妖魔少有人不知其大名。

祸津神,七十二星天位列第九,主灾厄、贫乏。人称苏灵是也。

此人以神经大条著称,且秉着不作死就会死的精神,顶着一张万年童颜横行四海多年。没事就去别的神仙家里蹭吃蹭喝,末了还不忘打包带走。心血来潮想研究一下雷神的打雷杖的构造,把人的东西拆了以后怎么也装不回去。至于三天两头就去摸摸神兽坐骑的屁股,踩踩别人药园里的仙草就更是常事。

然而即便是最凶悍的神兽也不敢轻易招惹这位祖宗。

原因很简单,此人天生自带霉人体质,与别的祸津不同,此项被动技能异常强大,不止作用于凡人,连神仙妖魔也不能幸免。走到哪儿霉到哪儿的强大气场着实让人叹服。

苏灵他爹,也就是七十二星天的宫主,每天对着自家这倒霉孩子长吁短叹,就怕苏灵以后会孤独终老,无人相伴。

其实苏灵生得一副十分讨喜的皮囊。清清透透的一张小脸,下巴是典型的美人尖,长且翘的睫毛下掩了一双黑水晶似的大眼睛。一头柔软微卷的黑发用红头绳束着,松松软软地垂下来,让人一见就先生了三分喜意。

早年也有不少不信邪的小仙小妖对苏灵表达过恋慕之情,可惜接近苏灵不出半个月就纷纷屡遭横祸。有走在路上莫名其妙就把腿摔折了的,有一天内跌八次把门牙磕断了的,有飞着飞着突然被雷劈的。最惨的是一只蝴蝶小仙,在苏灵面前化原形想向他展示自己斑斓的翅膀,结果被附近的飞鸟一个俯冲瞬间碉堡。

既然一般人都不行那就福神上吧。跟祸津正好相反,福神乃幸运之神,正好克制苏灵的霉气。

当年还真有暗恋苏灵的小福神坚持到底的。双方见了两次面,小福神芳心暗许,粗神经的苏灵也没啥异议。既然双方都不反对,这事就算成了。他老爹松了一口长气,想着终于把自家倒霉孩子推销出去了。

然而事实证明大家还是过于乐观。就在婚礼要举行的前一个月。准新娘跟着苏灵去那耶海观潮,一个大浪打过来,苏灵没事,新娘没了。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婚事就这么泡了汤。

此事一出,整个天界都震惊了:这是要何等强大的功力,才能把福神也给克了。

有了这么多前车之鉴摆在那儿,苏灵的爱慕者们终于不得不死心了。美男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本着“珍爱生命,远离苏灵”的原则,女仙女妖们纷纷对苏灵敬而远之。可怜苏灵从此成了无人问津的小花,在孤独终老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不过本人倒不甚在意,至少自我认识他到现在,还不曾见他对吃和睡以外的事情费过心。


结识苏灵的时候我正跟一只五头开明兽激战正酣。此兽凶猛无比,生有五头,能吐烟雾火焰,会喷毒汁。我已斩下它的四首,巨兽负痛,怒吼着做垂死挣扎,攻势凌厉,一时间我竟拿它不下。

正在僵持之中,忽闻空中传来异响,有不明物体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中巨兽最后一头。地面顿时出现一个大坑,烟尘中有人吭吭哧哧从坑中爬出来。

摔得晕头转向、晃晃悠悠的少年身上沾满灰尘,狼狈不堪,瞅瞅坑里被活活砸死的巨兽,又看看提着剑目瞪口呆的我,面上一派天真茫然:“什么情况?”

后来据苏灵自己说,那天他本来是要去显圣真君那里做客,结果在途中睡着了,不小心从云上滚下来了。

我心中不由得感慨:卿果然不负祸津之名。只是可怜了那开明兽白白做了你的肉垫。

当时我虽听过苏灵的大名,却不曾见过本尊。后来知道了却也晚了,彼时他已经像块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黏上了我。

不论我走到哪儿,都能见到苏灵热情的笑脸。

好在我是武神,早年又一直驻守在神魔两界的边境极渊。极渊数万年来一直是战场,不仅环境恶劣,且因为杀气太重,死去的神仙妖魔留下的怨气和戾气常年不散,倒是练就了我一身百毒不侵的本事。虽说有苏灵这个大霉神缠着我,除了三天两头跌个跟头、磕破个皮外倒也没啥大事。

他爹很是欣慰苏灵能交到我这个挚友,每次见我都热情得像见到了亲人。


转眼便是天帝十五万岁的寿辰,天界热闹非凡。四海神仙纷纷前来祝寿,就连沉寂多年的魔族也派了魔姬前来。

距离上次神魔大战已有万年,魔族这些年还算老实。那一战魔族元气大伤,折了不少精兵良将,不敢再跟天界正面冲突。可明眼人都能看出魔族并未臣服。此次魔姬前来,也不知打的什么算盘。

从司法监出来,便见苏灵已经早早等在外面。见我出来,他顿时兴奋地催促:“快走快走,宴席要开始了!”这吃货对这场宴会可谓期待已久,早早地就惦记上了那些山珍海味。一路上又碰到不少相熟的神仙,都是要去赴宴的宾客。其中还有新晋的福神连恩。

小姑娘杏眉秀唇,说话细声细气。为人也好,隔三差五就给我们送些美味的点心果子来。苏灵每次都来者不拒,末了还感叹“小恩真是个友好善良的姑娘”。

我在一旁嚼着糕点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可不嘛。”

现下小姑娘恭恭敬敬给我问了安,又红了脸绞着衣角问候。没心没肺的苏灵笑呵呵地应了,又觍着脸问她上次送的栗子糖还有没有。我一下没忍住,白眼朝天,木了一张脸把他拖走。

宴会进行到一半,众人都已经有些微醺。

忽见一火红衣衫的女子自对面站起,手持酒杯对天帝朗声道:“之瑶今日代表魔族前来朝贺帝君,愿神魔两界永结同好。为了表示诚意,之瑶有意与天界联姻,希望能挑选一位仙君结成连理……还望帝君恩准!”

此言一出,原本喧闹的大殿顿时安静下来,现场一片沉寂。

良久天帝发话了:“既然魔姬有此良愿,岂有不应之理?只不知是哪位仙君合了魔姬的眼缘?”

魔姬微微一笑,整个大殿只听得她的声音如珠玉落地:“祸津苏灵。小魔曾同他有些渊源,见之心喜。”

从开席到现在一直在埋头苦吃的苏灵听到自己的名字终于抬起了头。

我的心猛然一紧。


要说魔姬跟苏灵能有什么渊源,也就多年前那点破事。

有次苏灵四处游荡的时候碰上了正在人间历劫的魔姬。当时魔姬在人间的身份也是个公主。本来她给自己安排的计划是安安稳稳、荣华富贵地过完一生,走个形式也就行了。不料苏灵的出现完全打乱了她的命格。

花灯节上偷跑出宫的公主偶然遇上了眉目如画的少年。两人一见倾心,少年还赠与了香囊给公主。在接下来的几日里公主带着少年游遍了城中的大街小巷。本来也算得上是个风花雪月的故事,可惜她碰上的是苏灵这个霉神。

没多久一向身体康健的父王就突然病死了,母后伤心过度一根白绫上了吊,外戚掌了大权,原本被捧在掌心里的公主一夜之间国破家亡。伤心欲绝之际,意中人还突然消失了。这位公主后来是独居冷宫,郁郁而终。历劫回来的魔姬还留着人间的记忆,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想再见苏灵一面。

听完这个故事的我忍不住翻个白眼冷笑。且不说一见倾心这个词对神经粗壮的苏灵来说是否现实,光是这个故事里的定情香囊就十分可疑。

那时候苏灵这祸神才刚出道不久,总喜欢打着福神的旗号四处招摇撞骗。尤其热爱派发福袋,逢人就要发上一发。少年貌美,一笑便有三分春意,不少不知内情的神仙妖魔都收过他送的福袋。

用脚趾想也知道,祸津送的福袋能装什么?凡是收到这袋子的无不倒八辈子血霉。后来在他老爹和我的严厉制止下这厮才收敛了不少。现在想来当年魔姬收到的应该就是这玩意。


谁也没想到苏灵的反应会那么激烈。听完魔姬的话,苏灵从座位上直接跳起来,顾不得嘴上还有油渍就嚷嚷开了:“我不要!我不要去魔界!我要跟利禄在一起!”

我心头一热,正要出声,忽又听苏灵大声道:“利禄说了,仙魔恋没有好下场!”

“……”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向我扫过来,我顿时就低下了头。

我确实在苏灵面前大侃过仙魔恋没有好下场的理论,但是大哥你也不用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来坑我吧!

天帝厉声呵斥:“放肆!”

魔姬大概也没想到苏灵会当众拒绝她,脸色有些难看。

天帝最后还是没有直接答应魔姬的请求,只说姻缘之事讲究两情相悦,祸津神既然不愿,他也不能强求。魔姬碰了钉子,只强笑道自己操之过急,愿意等到苏灵点头的那天。说这话的时候魔姬忽然看向我,眼神意味深长。


宴席结束的时候人也散得差不多了。刚才宴会上的插曲丝毫没有影响苏灵的好胃口。

在吃了一只烤乳猪、两只烧鹅、一盘松鱼蛋、糕点若干以及仙酿一壶以后,我的脸色有点发白了。在他第三次起身准备去隔壁桌拿烤鸡时,我眼明手快一把拉住了他。

我的声音有点发抖了:“苏灵啊,别吃了,命要紧啊!”

苏灵挥挥手,笑呵呵地答我:“没事,以前我跟老头去显圣真君家做客,比这更多的我都吃得下呢!”

“……”

所以,这就是他后来再也不请你去他家的原因吗?

宴会散了后,苏灵又央我一同回去。可我们飞了一半不到,苏灵就说什么也不肯走了,抱着肚子哼哼唧唧地叫唤。

我只好停下来让他休息。

此时已是夜晚,我们脚下便是一望无际的那耶海。无尽苍穹之下,星座漫天。今夜的那耶海风平浪静,海面波光粼粼。闪烁着蓝色微光的星尘散在风里,轻轻扬扬地落在苏灵的发上,连那平时透明清澈如水晶的眸子也被映衬出了点点星光。让人不自觉想到那耶海底歌唱的海妖。那画面太美,让我恍如在梦中。

苏灵忽然转头看我,我甚至能在他眼中看见蓝色的星光。然后我听到苏灵清脆的语声:“利禄,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我想我永远也无法忘记这夜的那耶海,如此良辰美景,少年美目,情深意长。


日子一天天地过,魔姬似乎暂时偃旗息鼓。除了时不时地来找苏灵表达一下这些年的思念之情外,也不见有别的动作。

虽然我觉得跟一个曾经把自己整得国破家亡的人回忆旧情这事着实有些诡异,不过苏灵这厮倒是浑然不觉,对魔姬的热情还是给予了友好的回应,自发自觉地给魔姬做起了向导。

果然第二天去大殿我就听说新上任的掌刑官昭华大人昨儿经过雷神家,门口看门的神兽突然发狂挣脱锁链把他给咬了,回家又拉起了肚子,今儿个来不了了。我也跟着众人一起叹气。

变故就是这时候发生的。突然不知何处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大殿晃了三晃。有小仙慌慌张张地跑来:“不好了,魔姬炸开了天门,往转生池那边去了!”

众人皆是大吃一惊,想不到魔姬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在天界动手。

我脑中电光石火一闪,忽然明白她想做什么了。当年神魔大战,天界俘虏了不少魔兵魔将,天帝仁慈,并没有取他们性命,只把他们镇压在转生池中,想用转生池水涤净他们的魔性。如今魔姬来到天界想来是想打开转生池的封印,释放魔兵。可是转生池的封印乃天帝亲手加封,单凭魔姬之力根本无法打开。

我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抓起小仙的领子就问:“你可有看见魔姬还带了什么人?”

小仙吓了一跳,讷讷道:“好像……好像还有祸津大人!”

果然。

难怪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魔姬接近苏灵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渊源,她是想借苏灵的祸津之力打开转生池的封印。

我匆匆赶到转生池的时候,魔姬正一只手死死制住苏灵,一只手按在转生池的池壁上。

苏灵兀自拼命挣扎,却有源源不断的黑色瘴气从他身上涌出,经由魔姬的身体注入池中。黑气一接触到池水,立马泛起腾腾雾气。

我心道不好,当即手中化出长剑向魔姬斜斜刺去。魔姬冷哼一声,右手一甩就把剑挡在前面。我大惊之下急忙收势,剑气堪堪削掉苏灵的一束长发。我趁机一把抓住,把苏灵护在身后,提剑正想再战,却已然迟了。转生池池水猛然炸开,一大拨魔兵从水中挣扎而出。

眼看形势不对,我拉起苏灵就跑,混乱间眼风瞥见魔姬指尖射出一道绿光直奔而去。来不及多想,我一把挡在苏灵身前。剧烈的痛楚瞬间传遍四肢百骸,耳边传来少年惊惶的叫喊:“利禄!”

顾不上疼痛,我对苏灵大声道:“你先回去!”说罢领着刚刚赶来的天兵急追魔姬而去。

绝不能让魔兵逃离,否则难辞其咎。

一路追赶魔姬他们到了极渊,天兵对他们形成包围之势。一番激烈的缠斗后,魔姬一方不敌,魔兵掩护魔姬就要逃离。

魔姬离去之前恨恨地看我,冷笑道:“此次虽功亏一篑,但我魔族绝不服输,他日必会卷土重来。只不知到时还能不能见到利禄大人的英姿!”

我面无表情答她:“这就不劳魔姬费心了。”

极渊罡风凛冽,黄沙漫天。

我皱眉低头,腰间有血隐隐渗出来,触手是诡异的黑色。


与魔姬大战之后,元气大伤的我在府中修养了一段时日。

这日天气甚好,我倚在石桌上喝着珍藏已久的佳酿。外面的苏灵把门拍得砰砰响,大有我不开门就不走的架势。

这是他今日第五次来了。我叹了口气,起身去把门打开,苏灵似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开门,愣了一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手中晃动着一只金色的小瓶:“利禄,看我拿什么来了!我跟药君求来的转还丹,专治刀枪剑伤,不会留疤哦!”

我站着没动,只冷冷道:“不必了,我已经上过药了。”

“这样啊……我还带了你最喜欢的松子糖,你要不要尝尝?”

我沉默良久,终是道:“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

“为什么?利禄你生气了?”苏灵呆呆地看我。

“因为我受够了!我受够了帮你收拾没完没了的烂摊子。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你知道这些年你连累我倒了多少霉吗?这次的事我也懒得跟你计较了,这回我已经仁至义尽,到此为止吧!求你放过我后半生的安稳生活。”说完我不再看他,转身就要进屋。

突然袖子被人扯住,身后传来苏灵委屈的声音:“利禄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以后会改,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再也不给你惹祸,也不到处乱跑,不给人发福袋了。”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抽出袖子,轻甩衣袖:“你走吧。”

大门吱呀一声合拢把苏灵挡在门外。我倚在门后,捂着嘴不敢哭出声来。

药君已经给我察看了伤势。伤口并不大,可是有毒。魔毒不解,伤口永不能愈合,直到泄尽体内真元而亡。

苏灵还在门外,不停地唤我的名字,说你不要生气。

我掐了个大移山诀把苏灵赶了出去,他的身影瞬间消失。

我不希望苏灵看到我快要决堤而出的泪水。

他必须马上离开,马上。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跑出去抱着他说我不是生你的气啊!我只是要死了……笨蛋。


我已有许久不曾见到苏灵。自上次之后他又来找了我几次,都被我以闭关不见的由头拒在了门外。他好像终于死心了,不再天天来我家报到。

有时候我会去那耶海吹吹风。遇到天气好的晚上,我就抬头看看星光。

有一次我真的碰上了一只美丽的海妖。他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歌唱,星尘,微风,一切都像那个夜晚的复制,只是没了那个眉眼弯弯的苏灵。

海妖缓缓游过来,美丽的面庞娇艳如花:“我美吗?”

我出神地盯了他很久,笑了:“很美。不过比我家苏灵还差了一点。”

海妖摇摇头,突然游到我身旁,他朝我轻轻呵了口气,我只觉得整个人的意识都开始涣散。有无边的黑暗涌上来,熟悉的感觉仿佛置身那耶海底。

脑海中有无数的片段一齐闪过,我在万千幻影中最终清晰地看见了苏灵。万年前就美得不像话的苏灵。

那日弄丢了刚从上仙那儿领回来的福袋的我,急得正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正好路过的苏灵听闻我的阐述后,不紧不慢地送了大批他没发出去的祸袋给我。

套用他的话说:这两个袋子外表长得一样,只要不打开,你家上仙是瞧不出问题的,你暂且拿去缓一缓。

虽觉不妥,但眼下这似乎是唯一的法子。只是不想这一批“福袋”成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此后苏灵经常趁我不备掉包我的福袋四处乱发,不少仙女同胞们纷纷中招,先后结识苏灵,但都不得善终。

愧疚难当的我只好自己去找苏灵解决这个问题。我原以为苏灵是个劣迹斑斑的祸津,却发现他其实只是有点调皮,心地并不坏,每次他都是用一颗积极向上的好心去行善,只是每次都把别人坑得不轻,这种事情还真是谁也阻拦不了。

后来众仙友见我好似能够克制住苏灵的霉运,纷纷劝我收了这祸津……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粗神经的苏灵会提出要在那耶海跟我……求婚。

但如果我知道此行我将“一去不复返”,打死我也不会跟他去的。果然苏灵没有辜负他祸津的称号,我俩刚到海边就遭遇海啸。神经大条的苏灵对即将到来的灾难浑然不知,我使出全部法力才险些保住了他。此番过后精疲力竭的我,只得无奈地沉到了海底。

我想我跟苏灵真的是有缘无分,万年之前我还是个福神的时候没有,现在做了武神,还是不行。

只是我多么不甘心,我不甘心那个黑发黑眸笑容皎洁的少年他最后不属于我。

今后我若不在苏灵身边,没心没肺的他要不了多久就会忘记我。总有一天,万般迟钝的他也会知道那个小福神连恩总是给他送糕点是因为喜欢他,到时候这吃货保不准就从了。


我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再醒过来。

睁开眼时,只见一大堆认识的不认识的神仙围在我面前。独独不见苏灵。

“好了好了,她醒了,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吧!”大嗓门的雷神见我醒来,咋咋呼呼地对周围的神仙道。众仙跟我告了别便三三两两地散去了,只留下雷神和平时相熟的几个神仙。

我尚且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我还活着?”

腹部狰狞的伤口已经恢复如初,连个疤都没见。充沛的真元又重新在体内游走,我又感觉到蓬勃的生机。

“放心吧,你还活得好好的呢!”近身的小仙安抚着我。

“这个时辰应该要开始行刑了吧?”一旁的雷神突然嘀咕道。

“什么行刑?莫不是……苏灵出什么事了?”我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事没事,就是苏灵等会儿要被抽三百鞭子,死不了!”雷神挥挥大手安慰我。

我震惊了,结结巴巴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在我的追问下,以八卦上仙著称的司文星君,向我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苏灵是如何勇闯魔界,从魔姬手里拿到了魔毒解药的英勇事迹。

根据司文星君的描述,那天的壮观场面堪比上次的神魔大战。

也不知苏灵是从哪里搞出那么多的行瘟,遮天蔽日的行瘟群浩浩荡荡地向魔界进发,整个魔界顿时乌烟瘴气。苏灵从一只行瘟身上一跃而下,正正落到魔姬面前,双手叉腰,气势凛冽地大喝:“妖女!快交出解药!”

愕然的魔姬回过神来,冷笑道:“真是笑话!你说要我就给?你胆子倒不小,竟敢闯我魔界!不过来得也好,当年你在人界祸害我的账还没跟你算呢!”说罢一道烈焰便直冲少年而去。

苏灵大叫着堪堪避过,忽然跳着脚,对魔姬放了狠话:“你要是不把那个魔毒的解药交出来,我……我就要你好看!”

魔姬气得浑身发抖,怒极反笑:“小子无知!敢威胁我,我倒要看看大名鼎鼎的祸津神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怎么让我好看!”说着又要掐诀。

苏灵突然定住不动了,手中快速结印,口中道:“吾名祸津,持吾名讳,天罡地戾,为吾仆从。吾之所言,皆应显圣!”接着苏灵突然跳起来一指魔姬背后,“给我破!”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在少年话声落地的一瞬,魔界那座矗立了数十万年,号称三界最坚固的宫殿,供奉着历代魔主遗骸的黑色建筑在漫天的烟尘中轰然倒塌了。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残砖碎瓦中有数颗金光闪闪的珠子飞出来,被苏灵一把抓在手里。魔姬的脸霎时惨白。珠子是历代魔主留下的魔识,乃魔族历代传承的圣物。

苏灵歪头看了魔姬,笑眯眯道:“给还是不给呀?”手上一动就要发力。

“别!我给……”魔姬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后来目睹了整个事件经过的仙人唏嘘着感叹:早知道这样,当初直接派祸津神去魔界待个一段时间,何愁魔族不亡,哪里还用得着打仗啊!


那天苏灵成功地讨回了解药,巴巴地在我床边守了几天。

结果还没等到我醒过来就被掌刑司带走了。因为擅自释放行瘟,扰乱了秩序不说,行瘟们四处乱窜,还有不少流窜到了人间。一时间人间灾祸不断,哀鸿遍野。天界的神仙们忙得焦头烂额,祸津神们纷纷出动去收回行瘟。罪魁祸首苏灵罚鞭三百,被禁足五百年。

我去看苏灵的时候他正在惩仙台上受刑。

少年在台上叫得甚为凄厉,一张小脸煞白,那模样真真让人心疼。见了我一双大眼眼泪汪汪,向我伸手:“利禄,救我!”

行刑的仙官满头黑线:“我还没开始抽呢!”

“……”

苏灵趴在床上哎哟哎哟地叫唤个不停,口中犹在愤愤:“可恶的老头,竟然对我下这样的毒手。还有那个抽我的王八蛋,等我出去看我不赏他几十个福袋!”

“知足吧,人家已经手下留情了。”我斜眼睨他,手上不停往他的伤口上上药,疼得这厮哇哇大叫。

那鞭子看似抽得狠,其实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我突然又想起一茬来:“看不出来你蛮厉害的嘛,乌鸦嘴还挺灵的……那魔宫都能让你整塌了。”

苏灵晃晃脑袋,得意道:“那是,出来混的,没几个大招怎么行!我可不是只会派福袋哦!”

我忍俊不禁。苏灵忽然伸手抓住我正给他上药的手,正色道:“利禄,答应我……以后都不要再轻易离开我了,好吗?”

我不答话,只是看着苏灵璀璨如星的眼眸,郑重地点了点头。苏灵,以后我都会好好陪在你身边的,就算要一直倒霉下去,也没关系。


尾声

那耶海有个传说,溺死在里面的生灵若是死后执念不散,便可许下一个关于来世的愿望。

在那耶海温柔的海风里,碧海晴天之下,我跟苏灵缓缓讲述起这个传说。

苏灵一边嚼着松子糖一边好奇地问我:“那利禄呢?利禄会许什么愿望?”

我但笑不语。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是个福神的时候,在那耶淹没我的海水里,我曾许下的愿望——

如今……它已经实现。

“我曾许愿……希望能够再次遇见他。”





长按二维码关注《约稿函》平台,查看更多约稿信息和小说样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