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猖狂】水冶黑社会猖獗 自来水厂员工遭威胁 无人敢管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25 13:43: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几年以来,涉黑势力依旧在中原第一镇水冶镇猖獗着,让当地一些老百姓们生活得很没有安全感。


  连续多年夺得河南省百强乡镇桂冠的水冶镇,素有“银水冶”之美称的中原第一镇,一直以来都在给安阳市带来耀眼的荣光。

  或许是这座镇子的名片太过于光鲜了,以致于这里猖獗的涉黑势力一度不被外界所知晓。大约在五年以前,安阳市安阳县司法机关已进行过一次颇具规模的“扫黑行动”, 有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水冶镇为依托,干着各种入户打砸、非法拘禁等勾当,有11人被推上了被告席,但客观来说,安阳县司法机关并没有在那次“扫黑行动”中动用雷霆之力,大多数被告人只被判处了一年有期徒刑。


磅礴新闻记者| 沈筱然|发自河南安阳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次行动并没有根治水冶镇的涉黑乱象,充其量只起到了一个治标不治本的作用,由此产生的一个结果是,这几年以来,涉黑势力依旧在中原第一镇水冶镇猖獗着,让当地一些老百姓们生活得很没有安全感。


前来闹事的外地人


小股东欠交83万吨水费



  大多数时候,受到欺凌的老百姓们即便是自己家里面遭遇到了打砸,即便是土地与财富遭到恶意抢夺,即便是走在大路上就被打得鲜血淋漓,他们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原因很简单,在安阳警方没有彻底解决掉水冶镇的涉黑问题时,所有的反抗都只能是自讨苦吃。

  相比于众多敢怒不敢言的普通老百姓,从水冶镇司法所退休下来的杨献钧是个例外,就在几个月以前,他被几个陌生男子打得全身是血,从此以后他便走上了与水冶镇相关势力作斗争的道路。

  这几个月以来,在杨献钧身边,总是有几位身形矫健的保安在保护着他,虽然杨献钧身上的疤痕还没有消退,但他还是决定要与水冶镇这独霸一方的势力抗争到底。

  杨献钧曾是水冶镇司法所所长,由于他精通法律且头脑聪明,在1995年以后,他就被安阳县水冶供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冶供水公司”)聘用为法律顾问,后还被当选为公司的工会主席。

  水冶供水公司成立于1992年,最初为集体所有制企业,进入新世纪以来,公司一度亏损严重,多的时候每年亏损达数十万元,于是到了2006年,根据国家相关政策,水冶供水公司正式进行改制,改制后的水冶供水公司注册资本为418万元,其中大股东杨保和占股60%,李学出资80万元,占股19%。相关财务数据显示,李学后来又从公司拿走了48万元,所以他实际上并没有占那么多股份。

  用水就得交水费,与自己是不是股东没有关系,杨保和作为水冶供水公司的董事长,也从来不欠公司一分钱水费,但是李学作为公司的小股东,却只是在公司成立最初的一年里象征性地交了一些水费,从此以后,他就再也未缴纳过任何水费。

  由于畏惧李学在当地的势力,水冶供水公司的前几任总经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自从杨献钧着手公司一些具体事务以后,他发觉公司竟然一度在亏损,他反复思考原因,终于发现了一个重要经营漏洞,那就是水费的收缴率只有65%左右,因为水费是由政府定价的,只有微薄的利润,要想挣钱就得走量。一旦水费收不上来,公司自然就会陷入亏损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杨献钧决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核查,终于发现了核心问题的所在,那就是李学有6处用水点长期经营,需要大量用水,这些年来,根据能够从水表上核查的情况显示,李学累计欠公司83万吨水费未缴纳。

  这还只是水表上显示的数据,还有一部分是未显示的,李学开了好几个加油站,为了吸引人来加油,加油站提供免费洗车服务,所以需要大量用水,在一处加油站,李学甚至将水表埋在地下,这样供水公司就无从查看具体数据。

  水冶供水公司董事长杨保和算了一下,这么多年来,李学估计欠下了公司600多万元水费。

杨献钧被钉板打后的伤痕


清算组长被打得鲜血淋漓


  为了彻底扭转水冶供水公司的亏损局面,杨献钧下定决心要对拖欠水费的行为进行整治,2016年9月18日,水冶供水公司组织股东与全体管理层开会,决定成立一个清算小组,并向李学催讨所欠水费,由杨献钧出任该清算小组的组长。

  9月22日,清算小组召开了第二次工作会议,李学列席参加,由于该会议讨论的话题触动了李学的利益。

  李学当场便指着杨献钧大骂并威胁他:“今天在这儿我不理你,出了这个门我再收拾你”。杨献钧则反击称:“我以前没有得罪过任何人,以后我在安阳出了事就是你李学干的”。

  杨献钧当时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他清楚地知道李学在水冶镇势力很大,已经到了无人敢惹的地步,当天他很明显已经惹怒了李学,很快,残酷的后果就降临到杨献钧身上了。

  就在10月7日中午1点30分左右,杨献钧和公司的保安郭某一起去水冶镇南方洗浴城洗澡,在洗浴期间,杨献钧碰到了李学的儿子李景峰,杨献钧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便赶紧叫上保安郭某驱车离开洗浴城,并返回公司,大约在中午2点30分左右,当载着杨献钧的汽车行驶至水冶天润花园大门西侧50米处时,突然遭到一辆黑色皮卡车的拦截。

  在杨献钧与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黑色皮卡车上就下来了好几个身份不明的男子,他们中的两人揪住了保安郭某,并用钉着钢钉的木板卡着郭某的头部,不让其动弹。

  而其他人则把杨献钧从车里面拉出来,并夺走了他的手机,然后合力将杨献钧按倒在地上,这些人先是用脚不断地踩踏杨献钧的头部,然后又用钉着钢钉的木板朝杨献钧的身上猛打去,在打完以后,有人喊道“快走”,然后其他人也紧跟而上,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这些人离开后,惊魂未定的保安郭某走过来,将杨献钧搀扶到车里面,然后很快驱车离开现场,返回到公司,紧接着马上打电话向公安机关报案,安阳县公安局水冶中心派出所在接到报警后,赶赴水冶供水公司了解了相关情况,并做了相关笔录,然后,杨献钧暂时留在公司休息。

  到了10月8日凌晨2点的时候,杨献钧感到身体严重不适,心跳骤增并伴有高烧,于是,公司保安赶紧将其送往安阳县第三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过医院检查,杨献钧身上一共有360多个钉眼。经过司法鉴定,杨献钧构成轻伤二级。


半夜里来仍石头挑衅的陌生人


连夜翻墙逃离派出所


  在遭遇到这番报复以后,杨献钧并没有被吓倒,事实上,他甚至早就已经对现在的这种结果做好了心理准备,按照杨献钧的话说就是“李学欺负了一辈子人,今天碰到我算是碰到硬骨头了,我不是个怕死的人。”

  的确,曾“领教”过李学厉害的水冶镇老百姓大有人在, 据受害人宋广明反映,在1994年10月19日下午,他在地摊上吃饭时,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撞到了他的腿部,他便说了一句:你不能慢点。然后骑车者当场就扬言要给宋广明点颜色看看,而骑自行车的人正是李学的侄子。

  不久后,李学就领着十几个人手持红缨枪闯进宋广明的门市,不仅打砸了门市,还将宋广明刺伤了,李学又揪着宋广明的头发,让他跪在地上,遭遇到一顿暴打后,宋广明浑身上下都是伤,爬到了大街上,然后宋广明被家人送往医院。此事发生后,宋广明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但由于李学势力很大,当地公安机关也未予理睬,于是,这个案子过去二十多年了,一直没有结论。

  不仅仅宋广明的案子未得到了结,此后,又发生了多起与李学相关的案件,如1999年12月6日早晨7点左右,李学无缘无故带领七、八个打手手持棍棒、砍刀闯进张洪亮家中,砍伤其头部,其腿部膝关节骨折、面部多处受伤。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这十几年以来,随着各种打砸行为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的积累,李学也慢慢地成为了乡邻们眼中极为害怕的角色。不仅仅是乡邻们害怕,连当地派出所也对其畏惧。

  就在2017年1月1日,杨保和与杨献钧又在水冶中心派出所里面遭遇到了李学与其家人的多次殴打,而派出所的干警们竟然也无力阻止这一切,大约在1月2日凌晨5时许,杨献钧与杨保和为了防止天亮以后再次被李学家的人殴打,二人趁夜从水冶中心派出所翻墙逃走。

  值得强调的是,离杨献钧在2016年10月7日被打得鲜血淋漓的那次,只过去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这一次,杨献钧依旧被打得很严重,他想到医院去就医,但是他发现周边的各个医院都有人把守着,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杨献钧甚至不敢去就医。

  杨献钧目前面临的状况是,他即便是在派出所这样的地方也不能找到安全感,在水冶镇,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他想不通的是,水冶镇这个让安阳官方引以为豪的中原第一镇,涉黑势力竟然到了如此猖獗的程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