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用嘴爱和用心爱的区别,男人一定要懂!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3:20: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叫秦云,在拿到大学毕业证书的时候,我也拿到了我妈的病危通知书。

我妈得了严重的肾衰竭。

“姑妈,我妈的情况你也应该听说了,现在医院正等着钱做手术呢,姑妈你能不能借我们家十万块?”手术费需要70万,想不到办法的我只能找亲戚借钱。

“小云啊,不是姑妈不肯借给你,是你姑爷刚买一辆新车,家里哪还有现钱啊,小云你再想想办法吧。”姑妈在电话那头说道。

我只好继续找别人,最后亲戚好友一番电话打下来也只借到五万块,离七十万巨额还差整整六十五万,我外婆和妈妈都叫我不要借了,说这都是命。

到晚上的时候,有个陌生电话打进来,说是我同学的朋友,问我有个来钱快的活干不干。

几乎没有犹豫,第二天起早,我就来到电话里约好的地方,是一家棺材店,开在偏僻的巷子里。

看店的是个老头,看起来六十多岁,说话中气有力,让我叫他老孙头。

老孙头说:“我这里一个月赚个几十万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活很脏很累,你能干吗?”

我瞬间被几十万这句话吸引:“我是要赚救命的钱,多脏多累都能干的。”

老孙头把我拉进屋子:“你可能理解错了,我们这行经常要跟尸体以及一些脏东西打交道,你要是怕就走吧。”

我摇摇头:“我不怕的,老孙头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开玩笑,好不容易看到赚钱的希望所在,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老孙头点点头:“晚上七点过来上班吧,底薪6000,每接一单都有提成。”

我高兴不已:“我一定准时到。”

等到晚上,昏暗的棺材店里只有我和老孙头两人。

“今天接的单很简单,而且佣金高,自然你的提成也高。”老孙头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问道:“那我具体是做些什么呢?”

老孙头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摊开:“你打的去城郊小庙村,然后沿着这里一直走,这是山坡,这是树林,然后就到了你今晚的目的地,一个女孩子的坟墓。”

我有些惊讶:“晚上去坟地干什么,捉鬼吗?”

老孙头冷冷笑道:“当然不是,我要你把坟里的女孩挖出来,带回店里。”

我不由抬高声音:“盗尸是犯法的!”

老孙头冷喝道:“嚎什么嚎,你以为钱是这样好赚的,想你老娘死,那就滚吧。”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乱如麻,本来以为找到一份好工作看到希望,哪知道却是违法的勾当。

老孙头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秦云,你给我听好了,不做别人不敢做的生意,又怎么会有丰厚的利润,胆子这般小,你这辈子都发不了财。”

老孙头说着伸出一根手指:“这一单做下来有十万,我给你提五万,做不做,给一句痛快话。”

一晚上五万,就算是在城里卖的小姐、一夜也很难赚到这么多吧。照这个进度下去,我妈的手续费应该可以一个月凑齐。

“我干!”我咬牙说道。

老孙头哈哈笑起来:“这样就对啦,你拿上桌边的工具包就可以出发了,我晚上十二点去接你。”

打的到小庙村已经是晚上9点多,摸着黑走过小路,走过树林,偶尔路过乡村人家还能听到狗叫的声音。

看着面前没有墓碑的坟山,我不知道墓主人叫啥名,有多大,只知道她是个女的,能卖十万块。

“人死如灯灭,空留躯壳又有什么用,美女得罪了。”我嘴里念着,从背包里取出锄头,从坟头开始挖。

累多过于怕,等满头大汗看到棺材的时候,我手上已经伤痕累累,都是锄头磨破的。

棺材还很新,女人应该刚死不久。

在来的路上,老孙头已经把挖坟开棺的流程发到我手机。

我从背包里取出翘棺材的工具,找到棺材的钉子一一撬开。

“砰砰”寂静的夜里声音格外响亮,在紧张焦急的情绪下,棺材盖终于被我打开。

在手电的照耀下,棺材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躺在里面的女人估摸着二十出头,身穿米黄色的裙子,眉目清秀的,长得倒是挺漂亮。

“美女,我带你换个新家,不要怪罪我。”我探下身去,一手扶着女人的脑袋,一手托着女人的大腿,将她横抱起来。

把女人抱在一边,我重新将棺材盖上,用土掩盖坟墓。

做完这些,看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我把背包挂在胸前,背着女人往村口走去。

女人的胸部很丰满,背上俩坨软肉虽然没有温度,面积却很大。

中途休息的时候,我停下来坐在女人肚子上细细打量着她。

不是很细的眉毛有一股子英气,眼睛紧闭着看不出有多大,可眼睫毛很长。

再往下看去,我估摸着她应该是d,从领子里看去里面穿着黑色的蕾丝,也不知道他们家里人怎样想的。

看着看着,我只觉得浑身一阵燥热。

“看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研究一阵后,我突然觉得一阵心慌,感觉背后有人盯着我,我害怕不过连忙给女人穿好衣服。

夏天的夜里有青蛙叫声,不时还能看到飞舞的萤火虫,我想到上学时自己写下的诗句“蝉曲蛙歌月夜里,萤光点点迎风起...”

“妹妹,你跟我都是读过书的,哥哥在学校一直都没有犯过错,这次真的对不起,下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你。”我背着女人喃喃自语。

“嗯嗯。”

就在这时,微弱的声音从我背上传来……

“我的妈呀!”

我被吓得慌忙一甩手,将背上的女人丢了出去,女人被我甩到田边的引水渠里。

我蹲在路上平复心跳,直到时间过了许久,仍没有怪异的事情发生,我才走过去将她抱出来,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我伸手探探鼻息,冰凉冰凉的,显然不可能还活着。

“看来是我太过紧张,出现了幻觉。”我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重新背起女人偷偷摸摸的往村口赶去。

一路有惊无险,看到路边停着白色面包车,我拨通老孙头的电话:“白色的面包车对吗?”

“嗯,你快过来吧。”老孙头说道。

我从林子里摸过去,和老孙头一起合力将女人塞在车子后座。

老孙头压低声音:“怎么湿漉漉的?”

我说不小心掉沟里了。

一路无话,车子开得很快,凌晨两点的时候,我便回到老孙头的棺材店里。

将女人放在棺材里后,老孙头从柜子里取出一团报纸递给我:“五万块都在里面,现在就给你,省得你不放心。”

我并没有赚钱的喜悦,简单的道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这都是你应得的,明天准时来上班,小伙子挺不错,是个人才!”老孙头哈哈说道,事情办的利索他的心情也不错。

“那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吧?”我回道。

老孙头说道:“难道你就不好奇,我要这娃子的尸体做什么?”

我确实想了解清楚,之前不问是怕老孙头不肯说。

“做什么?”

老孙头指指棺材:“有一户人家死了儿子,要找她陪葬哩,就是冥婚,你懂不?”

我摇摇头,生在红旗下的我怎么可能了解这些神神怪怪的事情:“不是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好。”

老孙点点头:“之所以看上你,就是喜欢你这股子实诚劲,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嗯。”我走出棺材店沿着小巷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我躺在客厅的小床上,一室一厅的老房子,我妈住院后就一直是我一个人在住,病房里照顾妈妈的是从乡下赶过来的外婆。

怀里揣着五万现金,加上之前从亲戚那里借的,离七十万目标又近了一步,而我还有两个月时间。

一觉睡到次天下午,等到晚上七点,我准时赶到老孙头店里。

放女人的棺材已经消失不见,显然是已经送到买家手里。

老孙头看到我之后领着我往后屋走去:“今天没什么大生意,你跟我来。”

“哦。”我回道。

后屋的房子里有四张桌子,桌子上有很多黝黑的坛坛罐罐,每个罐子上都贴一张黄符。

老孙头看着我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

老孙头指着靠左边的两张桌子:“这边罐子里装的都是生魂,乃是人死之后因为有未了之事,逗留人间,被我抓了过来封进坛子里。”

他又指着右边的两张桌子说道:“这边装的是恶魂,人死后心生怨恨便会化作恶魂,是大凶之物。”

我非常惊讶,难道世上真的有鬼,出声问道:“这些都有什么用?”

老孙头拿过一个空罐子放在我手里:“你别管我怎么用,你只负责去抓,生魂一只两千,恶魂一只四千。”

罐子入手很轻,一只手就可以抓住大半个罐身。我疑惑不解问道:“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鬼魂,去哪里给你抓。”

老孙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桌上:“这是特制的牛眼泪,瓶盖上塞的是棉布,你用棉布沾湿眼睛就可以看到它们了。”

半知半解的我被老孙头推出棺材店,往他说的绿萝街走去,他说那里阴气重。

抹上特制的牛眼泪后,除了有些清凉,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

走到绿萝街之后我才发现这边是一条红灯区。

我冷冷地看着冲我挥手的站街女,现在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哪里还有心情去玩。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西装,上身却没有脑袋,看他走路脚步挺慢,似乎在欣赏街道两边的漂亮妹子。

“难道这就是老孙头要的鬼魂?”

人死鸟朝天,怕个球,就是干!

我快步走进去,却看他进了一家温州按摩店转眼消失不见。

这个无头男人在我眼里就是行走的钞票,移动的取款机,我哪里敢放弃,跟着走进按摩店。

“帅哥,随便挑一个。”衣衫暴露的老妈妈迎上来娇里娇气的说道。

别看这店面不咋样,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坐了五六个妹子,一个比一个漂亮,其中一个衣衫半解的巨,胸妹子,张开大腿伸出舌尖挑逗般看着我。

“我可以上楼吗?”我出声问道。

因为我看到无头男人从旁边的楼梯上一步步走了上去。

“你挑一个就可以,快餐200。”老妈妈出声说道。

看到无头男人从楼梯消失,我来不及多想,指了指挑逗我的巨胸妹子说道:“就她吧,快带我上楼。”

“看把你急的!”巨胸妹子笑着便引着我往楼上走去。

走上二楼我看到无头男人走进了208房间,门也没开,他直接穿了过去。

我不再管身旁的巨胸妹子,冲过去就把房门打开闯了进去。

“啊...”屋子里一对男女正在光着身子做着女上男下的动作,看到突然闯进一个人来,吓得一声尖叫,男人有没有吓痿我不知道,也不关注。

这时只见无头男人正站在墙角,应该是一直在看着他们做运动。

我连忙从背包里取出黑罐和一张黄布,趁男人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将黄布扑在他的身上。

这一扑没有遇到一丝阻碍,像是扑在空气上一样,男人消失不见,我也摔倒在地,不同的是我手上扑在地上的黄布鼓起来很大一个疙瘩。

疙瘩不停抖动,挣扎,我连忙把它装进黑色的罐子里。

将罐子装进身后的背包里,我舒了一口气,两千块钱到手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巨胸妹子的喊声:“王哥,快来啊,有人闹事啦!”

“不好得赶紧跑,不然被抓住就惨了。”我看了一眼房间里性感的美女以及丑陋的中年男人,拿起背包将门口的巨胸妹子撞开,夺门而逃。

然而,我还没跑到楼梯,就被一个光头男人抓住了……

点击
 
阅读原文
 
了解更多详情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