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杀奸掠,散布病菌!日寇蹂躏下的 平阳县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15 08:51: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谢仁链

  飞机滥炸,屋毁人亡

  1941年4月,我才六岁,家租住在平阳昆阳镇伍宅。一天,我同邻居六个小朋友一起在伍宅大天井里玩耍。突然,“呜——”县城南门警报亭里警报机响起来,年纪比我大的都跑了。当时,敌机在九凰山方向的天主堂上空盘旋着。我们年幼不懂事,都仰头观看,母亲赶紧喊我们进屋。这时,一架日机从我们头顶掠过,轰!一声巨响,我们都被惊呆了。大人赶忙拉着我们往厅堂上跑,要我们躲进六张方桌下(警报响时,母亲和邻居将六张长方桌并在一起,上面和四周都包着棉胎,以防弹片伤人)。

  警报解除后我们才知道,敌机原想炸我们,却落在大宅西边另一小院里,幸好投偏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那里有父亲搭起的猪栏间,猪栏间里,母亲养的一头猪和十来只鸡都被炸死了。当时达时天钟表店阿唐老师刚好跑到店后巷弄与猪栏间的路巷口,不幸被飞来的弹片炸伤,腰间留下终生难忘的伤痕。

  事后得知,有几个万全垟人进城买东西,见敌机在伍宅和之安旅馆上空俯冲下来,慌忙向九间茅坑逃跑。连续数声爆炸后,之安旅馆被炸成一片废墟,所幸旅馆里的人早已跑空,但向九间茅坑逃跑的都被炸倒,一死三伤。死者上有老母,下有儿女,一家五口靠他种田生活。妻子带着儿女赶来嚎啕恸哭,哭声撼天动地。

  南门西坑有法国天主教创办的一泉小学,那天,小学里的天主教堂高高地升起法国国旗,却招来敌机疯狂轰炸,被炸伤11人。南门街聋哑人之子,在一泉小学被炸死,手臂炸断,血流一地,脸部血肉模糊。死者母亲见到儿子惨状,号哭而昏厥倒地。

  东门横街的蔡宅洋房被炸成断墙残壁。蔡宅张氏兄妹都只有十几岁,张芬被炸死,张芳炸伤。另有雇工蔡某、保姆王妈被炸伤。与蔡宅洋房一墙之隔的是味和酱园庞大的作坊工场,工场内一人炸死,一人炸伤。横街与东门街交叉处,岳阿麟熟食店店门朝着横街,一颗炸弹落在蔡宅前的横街路上,弹片四面飞射,岳阿麟师傅的妻子正在关店门时被炸死。理发师易阿足的妻子亦被炸死。

  打从日寇滥炸平阳起,警报就一直不断,敌机经常盘旋在城关上空,时而给你下个“臭皮蛋”,弄得满城人心惶惶,不能安居乐业。

  烧杀奸掠,散布病菌

  1945年5月,纳粹德国无条件投降。日寇自知末日降临,将盘踞福建的鬼子北撤。盘踞温州的侵略军兵分三路进攻平阳作接应。5月27日,全城人心惶恐,携老扶幼慌忙逃难,背井离乡,悽怆悲惨。日寇进入平阳城后,挨家挨户捣毁门户,入室洗劫。

  那时我家已搬住在县城十字街十号。后来结束逃难,回家一看,器物全被洗劫,狼藉不堪。衣物被日寇拿到门外街边烧得只剩焦布片。箱柜凳椅被捣碎,扔到街上作篝火照明。十字街头还放着一只特大军锅,父亲制作旱烟丝用的二百多斤菜油,被拿去倒进军锅,用一条小棉胎放进锅内,晚上点燃照明,烟火冲天。更无人道的是,日寇在灶台上、床上、米桶里、水缸中肆意大小便,还下作地将粪便包装成礼品,装进礼盒,放到江一山笔庄的柜台上。全城可谓被日寇洗劫得满目疮痍。

  进城的日寇,灭绝人性地强奸妇女,强拉担夫。坡南余阿斌邻居的小妇(妾)被强奸,城南龙山被占领后,平塔一农妇遭轮奸,并被刺死在龙山上。西门外红龙殿附近,两位逃难姑娘在光天化日下惨遭奸污。

  城内被强拉担夫的人中有位郑老伯,因挑不动日寇劫去的财物,被一脚踢进平瑞塘河,被几个日寇乱枪打死。东城下路一位养猪牯的“阿囡”,因有点痴呆症,向日寇要工钱,也被乱枪打死,踢进塘河。他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六七岁的子女,妻子还是聋哑人,一家六口全靠他养猪牯生活。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溃退时,散布带有霍乱病菌的苍蝇和带有鼠疫病菌的老鼠,于是,霍乱病在平阳县也传染开来。全县(包括今苍南县)因霍乱病亡达三百多人,其中万全区与城关就有一百多人。1947年开春,鼠疫又在平阳城关传染开。昆阳镇长孔藜青发动全镇民众灭鼠运动,才把它控制住,全县因鼠疫而病死有一百多人。

  战歌飞扬,抗战救亡

  从“九·一八”后,抗战救亡的歌声就飞扬平阳。“卢沟桥事变”后,抗战救亡的歌声更加激荡在平阳。中学生纷纷上街示威游行,个个激情澎湃,热血沸腾,高歌《流亡三部曲》“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那年那月,才能回到我可爱的故乡?……”以及《热血歌》《抗敌歌》《打走日本强盗》《为祖国战争》等,歌声回旋平阳上空,激励着平阳民众,奋起抗日救亡。

  抗日歌声激励着民众,亦激励着爱国的师生。记得1943年三四月,我在街上亲眼目睹在县城葛溪小学、浙南中学任教的教师刘伯翦带着学生到街头,激情澎湃地唱起《抗战到底》《救亡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卢沟桥》等歌曲,还有他自己创作的《山茶花》歌曲。民众在歌声的激励下高呼“团结起来,一致抗敌”,口号响彻云霄。还有平阳县小的男教师陈劫尘老师和女教师李素同也带着县小歌咏团上街,少年儿童个个激昂唱起《锄头歌》《卖报歌》《长城谣》《思乡曲》:“半夜里炮声高涨,火光布满四方,我独自逃出了敌人手,到如今东西流浪……那儿有我高年的苦命娘,盼望着游子返乡。”歌声感染得听众中有位衣衫褴褛的青年和一位姑娘泫然泪下。

  此外,当年儿童中还广泛地流传着抗日救亡的童谣,如《打铁谣》:“叮!当!叮!当!好铁不打钉,好男要当兵。打造枪和炮,去打日本兵。”


平阳百事通是平阳地区覆盖面、影响力最深的移动新媒体,每日权威推送本地新闻民生新闻。

如何联系我们

⑴ 新闻爆料请加小编465743816

商家广告投放请致电:13587894724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