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光芒 | 亘亘诗选(2014-2016)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1 13:16: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亘亘诗选(77首)

 


■爷爷的影子

■一颗鸟巢

■春耕

■身份证

■我的爷爷好孤独

■给玉米脱粒的父亲

■家事

■秋风吹

■土地

■空气

■太阳

■雨水

■苦瓜

■遗像

■鸟巢

■装修工

■出院小结

■坏石头

■这秋天啊

■稻草人

■父亲的生日

■放羊

■老中医

■锄头

■美丽的羊群

■下雪了

■菜花黄

■桃花红

■梨花白

■白

■对蝴蝶说,不准

■山菊花

■这秋天啊

■世间之物

■童年记事(三首)

■交电费

■母亲的菜园

■所有的语言都是虚张声势

■回乡偶书

■告白

■表达

■情书

■相信爱情

■桃花朵朵开

■就这样吧

■亲爱的

■醒

■我的愿望

■一颗蛀牙

■我像当初遇见你一样离开你

■这些年

■苦难的去处

■芒种帖

■中国式理想婚姻

■我恣意挥霍的光阴

■在人间,我们每个人都只不过是一阵秋风

■绝句

■晚安

■无题

■我是这样照顾自己的

■秦兵马俑

■我还是不能大声开口说出幸福与忧伤

■在春风里一次次错过亲人

■天冷了

■在夜市

■后来的生活

■夏天的片段

■庙会帖

■逃

■我用沉默来解答一切

■九月九日记

■坏石头

■我的小学老师

■出院小结

■改喝茶

■山神庙

■冬至帖

 

 



 

■爷爷的影子

 

无论站在人群中

村头

站在九十岁、一百岁的旁观者眼里

他都是一位孤独的老人

 

只有站在奶奶的坟前

阳光从东边照过来

影子投射在奶奶的坟头

他才像一个懵懂的少年

 

■一颗鸟巢

 

这是春天里

唯一一颗安放在城乡结合部的

黑色的孤独

 

怕大树的枝丫长得太快

风吹断会伤人

社区每年都要给它剃头

 

这颗新建的鸟巢

它的孤独正一点点扩张

直到扩张成

一栋摇摇欲坠的违章建筑

 

■春耕

  

这几年

父亲春耕的范围

正逐渐缩小

 

犁铧在父亲的手里

像一支老旧的圆规

再也不能把圆继续画大

画规范

 

我担心

有一天

父亲这颗圆心

会定格在堂屋中央

 

然后平移到

奶奶的墓地旁

 

■身份证

 

很多时候,我会端详自己

除了我,端详自己的还有别人

安检口的警察,社保所的同志  

银行柜台背后的美女……

查性别。族别。年龄。出生日期

还有那一串18位数的阿拉伯数字

我一生的真假

都交给那些与我毫不相干的人来验证

我一直在想

如果我进火葬场的那一刻

烧的不是我

是那一张薄薄的身份证该有多好

 

■我的爷爷好孤独

 

奶奶埋在土里

现在

爷爷就在这块土里挖洋芋

我见他横挖顺挖

都能顺利绕开那个沉睡了十年的土堆

 

■给玉米脱粒的父亲

 

拧开脱粒机的开关

屋子里到处是父亲晃动的身影

这不说话的生铁

父亲命令他必须开口

命令他唱歌

命令他不说话则已

一说就要说八百亩金黄的农事

一说就要说为人民服务

 

第一回看见父亲

像一个将军

每一个固执的诺言

他都要击碎

秋天的整个部队

我说了不算

一切都得听从父亲的

 

几十年了

秋收的战况

父亲已经了如指掌

什么时候收兵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

 

■家事

 

爷爷抛下奶奶抗美援朝去了

她把对爷爷的恨全部安放在父亲身上

经常打骂父亲

 

这一辈子

我都没听父亲叫奶奶一声妈

 

唯一的一次

是奶奶火化后

装在骨灰盒里

汽车每经过一个水沟、坡坎

岔路口

父亲都会低头看着那个爷爷抱着的黑盒子

叫到:

 

“妈,我们回家了。”

 

■秋风吹

 

竹林寨的木板房,你可以吹

那一蓬蓬的蒿草你可以吹

刚刚收割完的稻田

绿得快要流淌的苦竹林

你都可以吹

你甚至可以

一边吹一边巡视南山的坟场

但请放过那一片玉米林

他们的孩子

已经去了浙江和广东

他们已无路可逃

 

■土地

 

我爱这土地,无论是张家的土地,还是

李家的土地,王二麻子家的土地……

我把这些土地当作妻子、母亲,

当作一切胸怀包容的人,特别是

内心柔软的女人。我已经受够了生活给予的硬伤。

 

土地,包容了战争,贫穷与苦难;

包容了幸福的泪水,痛苦的微笑。

我的祖国也许没有包容土地,但是土地

完全接纳了我的祖国。

 

土地没有偏心,对正义之人它可以视而不见,

盗匪也有容身之所。我们那么渺小,

还有什么资格如此忧伤?

还有什么资格站在土地上沾沾自喜?

 

我们都是对的,

我们都是错的。

 

■空气

 

我常把它比作我爱的女人。

“你一生的漂浮,我看不见。

我一生的守护,都是虚空。

我们似乎没有来到过尘世,我们也是虚空的。

 

这有点像梦境。

就像那次我经过开满紫色小花的野径,

后来从奔跑的白马背上

掉进没有底的深谷。

我确信:深谷里没有你,只有重物落地的回声。

 

夜深了,有人在民国的巷子里敲着梆子,

在报告时间,

在把无数醒不来的爱情,

一一敲醒。

 

■太阳

 

提到母亲的时候,我会想到她患脑膜炎那年,出院

穿着一件红色的上衣,从一个叫娘子上的山坡回家。

她多么年轻,就像竹林寨升起的朝阳。

现在母亲老了,越来越像一轮面黄肌瘦的夕阳,

正慢慢地靠拢西山。

 

■雨水

   

雨水从瓦缝里滴下来,屋里的盆

已经被王婆婆用来接雨了。

锑盆是出门打工的儿子寄钱买的,在雨水的敲打下

声音要大一些。

木盆是王公公自己砍树做的,

声音要小一些。

 

■苦瓜

 

后来所看到的藤蔓都被世人鄙视。

攀沿,狐假虎威,趋于权贵;

那些没有骨气的,半路跌倒或夭折。

而在贵州高原,确切地说在冯三镇小寨村,

母亲的菜园里。

我在瓜叶上找到了自己的眼睛;

夕阳西下,藤蔓上结出的苦瓜,每个都和母亲长得一模一样。

包括影子。

 

■遗像

  

阳光从瓦缝斜射下来,照在奶奶的遗像上。

她的头顶,挂着金灿灿的玉米棒子,稻谷已经快堆到脖子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就挂在堂屋里的伟人头像,就在奶奶对面。

两个世界的人,殊途同归,

他们离得那么远,又离得那样近。

 

■鸟巢

 

一朵黑色的大花,和秋风较劲。

这时候,天空要深一些、蓝一些。秋叶的掌声

应该可以稀疏一些了。

为鸟巢里的战事鼓掌,这不是第一次。

鸟巢很清楚

在竹林寨,它漏掉了一些阳光。

 

■装修工

 

东敲敲,西敲敲。他逐一试探这厚厚的墙壁

哪里适合钉下沉默的钉子。

一张漏风的墙壁,是无法承载生活之苦的。

黑暗如果密不透风,锃亮的铁钉也无法交出幸福的答卷。

然后他像一只蜘蛛,在空洞的白色里,

织网。画地为牢。在里面吃饭。穿衣。

睡觉。

 

■出院小结

 

父亲的脑梗塞治好出院了,医生叫他

不要再抽烟。我很担心,

父亲一辈子积压下来的苦,再也不能点燃和飘走。

他不喝酒,昏昏沉沉的过一生,他做不到。

他要把模模糊糊的日子过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父亲离家才半月,回到竹林寨,

却像一个久别故乡的游子。他把装着脑部CT、心脏彩超、血常规检查的

片子、报告单和出院小结,

放在堂屋奶奶遗像下的搁板上,转过身,

提起竹丫扫,扫完院坝里的鸡屎,撒了一大碗包谷子,

就去看猪圈里的老朋友去了。

 

■坏石头

 

都是些不开花的坏石头。不结果的

铁石心肠的石头。

当我写下这两个句子的时候,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父亲。

昨天诊断出脑梗塞,我好怕

他会像这些石头一样,躺在

干涸的河床里,即使冬天的寒风来了,头上盖着厚厚的雪,

也会一动不动。

 

■这秋天啊

 

是时候提一下沉重的事了

比如弯腰的稻穗

比如花壳的包谷

这些沉重多么幸福

只有母亲的心情不怎么样

二哥骑着摩托车

早上送她回竹林寨喂猪、喂鸡

下午送她进城

去中西医结合医院照顾脑梗塞的父亲

这途中有大片大片的包谷地

有大片大片的稻浪

也许母亲会一言不发

也许母亲会念念叨叨

 

■稻草人

 

这些人都是假的

被抽掉思想的人是假的

有脚不能奔跑的人是假的

有手不能舞蹈的人是假的

这些都是死人

都是生活在新华村竹林寨

被留守的老农民

随意摆布的人

这些人

只有脖子上套着的绳子

是真的

 

■父亲的生日

  

还有三天就是父亲生日。我上街买东西。

鱼就不买了,前几年从您年轻时修的水库里打上来的,至今

还在乡下废弃的粪坑里养着,父亲不吃有故事的鱼。

鸡,家里有。清炖、红烧,父亲都不吃。

在苦难里唱歌,在幸福里打鸣,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动物!

 

不知道父亲想吃些什么?买一只鹅吧,可它曾经把患了脑膜炎的母亲

喊醒过;买一只鸽子吧,可它那么白

白得像滑落在人间的一团雪。父亲为什不给我交代清楚,

您究竟想吃些什么呢?您那么瘦

瘦得只剩下越来越矮小的背影,越来越凸出的骨头。

 

■放羊

  

阳光静好,羊群在山坡上吃草。

牧羊的老头在看一张旧报纸,里面可能有

伊拉克、叙利亚、白宫、朴槿惠……

可能还有点其它什么别的东西,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羊群那么温柔,

它们正一点点吞掉冰冷的人间。

 

■老中医

 

这些瘦骨嶙峋的草木,我无法辨认出它们的性别,族别和家史。

但是命运都是一个样——苦。我好担心呀,

您到底能不能从中抽出懂我的那一部分,植入身体?

到底能不能让我体内那棵清醒的神经,学会沉睡?

并告知它们:在一个一边花时间回忆,一边又要忘记过去的世界里

甜美地生活。

 

■锄头

 

这个7”字

母亲读了六十年

横着读 竖着读

冒着汗水读

强忍着眼泪读

幸福地读

握着满手血泡读

读着读着庄稼就成熟了

读着读着

就把自己也读成了

一个驼背的7”字

 

■美丽的羊群

 

我们是行走的花朵

今天开在山野 路旁

开在明媚的秋日里

 

再过些日子

我们就进城了

开在一只瓷碗里

开成你想要的模样

 

■下雪了

 

是的,明天降温了

降温了就下雪

下雪就是一片白色

山川会白

田野会白

你的影子全都会变白

 

我怕

我怕了

再也不敢出门

再也不敢了

我怕我一出门

就和你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菜花黄

 

在春天,偏僻的山寨,终于等来了

遍地的黄金。这让我坚定地认为世界都是公平的

没有任何一个贫民,背着煤炭,靠在

路边的土坎上,沉沉睡去。也没有

任何一朵油菜花偏心。

 

三月的贵州高原,沉默的石头,铁石心肠的石头

心事重重的石头,在一朵油菜花面前

如此卑微。原来,任何誓死的诺言,都可以被一个

多情的季节软化,何况是你呢?

 

算了吧,三月的田埂正噙着泪水

阳光是湿的,月光也是湿的。我只是一个过客

心里的悲凉还没有放下,一阵春风

就把我吹成了一枚金黄的花瓣、流浪的花瓣

 

■桃花红

 

是的,这里有外遇,也有隐情

蜜蜂偷走了所有的甜蜜

这些桃花,是你想说红就会红的么?

 

有一些白,点缀生活

一些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出的爱情

永远无法开口

 

一朵桃花与另一朵桃花相遇和对视

为什么相爱的人泪流满面

为什么不爱的人笑脸盈盈

 

■梨花白

 

我更愿意这一树的白发,修成正果

如果有一朵梨花走丢了,我可不可以这样认为:

她向整个春天,购买了青春,支付了白银

 

短暂的一生,我有什么过错?

我没有答应可以治疗你的咳嗽和心痛

这是三月的雪,这里没有冤情

 

幸福和苦难,梨花选择了隐喻

你想放大就放大

你想缩小就缩小

 

■白

 

母亲把存放的黄豆,

精挑细选一遍。沙粒要

挑出,腐烂的要挑出。

那些饱满的豆子躺在清水里,

接受洗礼、浸泡和

膨胀,然后磨碎,过滤。

 

一口被柴禾

熏黑的铁锅,特别有烟火味。

最后她用酸汤

点白了锅里所有的糊状食物。

它们和母亲头顶的白

完全相同。

 

■对蝴蝶说,不准

 

不准唱歌

不准迷恋花朵

秋天到了,不准变成黄叶

练习舞蹈

有孤独要忍着

有火焰要藏在石头里

翅膀硬了

要学会牵挂和柔软

 

■山菊花

 

人间遗落的太阳,可以治疗咳嗽、心虚和胸闷。

我不能高声谈论苦楚,在天使面前

要屏住呼吸。被众人抛弃的村庄

已经没有多少人活得如此灿烂了。

何况秋色那么深;

邓婆婆一到天黑就坐在院子里

加重孤独

何况夜色那么重。

 

■这秋天啊

 

是时候提一下沉重的事了

比如弯腰的稻穗

比如花壳的包谷

这些沉重多么幸福

只有母亲的心情不怎么样

二哥骑着摩托车

早上送她回竹林寨喂猪、喂鸡

下午送她进城

去中西医结合医院照顾脑梗塞的父亲

这途中有大片大片的包谷地

有大片大片的稻浪

也许母亲会一言不发

也许母亲会念念叨叨

 

■世间之物

 

世间之物,无所谓渺小。在一棵漆树上

也能尝到生活的苦味;割开一条口子,月亮会落下来,

落到树干上,变黑、变暗。

 

世间之物,无所谓伟大。整个秋天

就连稻子都是胆战心惊的,琴键般的梯田

就快要被农民的镰刀磨亮了。

 

■童年记事(三首)

  

 

父亲担着一担玉米,从山坡上走下来,小黑跑在前面。

小黑的胸前有一条白纹。我常说:“小黑

你随时都把闪电戴在脖子上,就像一个放学回家的孩子。

父亲把担子放下来,坐在一块大石板上歇气。

小黑“赫赫”地吐着红舌头。这时,西山的晚霞更红了。

 

 

母亲的豆腐白了。那么浓的夜色,其实也是可以点亮的。

豆腐可以点亮,马灯也可以。

她提着马灯,拨了拨灯芯,屋子里突然温暖起来。父亲坐在角落里

的火坑旁,火钳夹着一颗明亮的木炭

正点燃一根纸烟。

 

 

半夜。小黑“汪汪汪”朝着黑色的树影叫个不停。

父亲使劲用手拍打板壁,吼了一声:“狗日的是哪个

狗日的是来偷腊肉的是不是?

父亲“咳咳”地咳嗽着起床,抽开木格窗子

用手电筒照射院子一周。刚一躺下

小黑又“汪汪汪”朝着黑色的树影叫个不停。

 

■交电费

 

拼搏很久了

我依然是一个穷人

过年过节都没有钱拿给父亲母亲

只是每个月底

帮他们在网上交电费

希望他们在余生

再也不要缺少光明

 

■母亲的菜园

 

菠菜的根像母亲的脚

红肿,部分开裂

但他们说这样的脚不缺钙

 

辣椒红了一半

青色的那一部分

是母亲的青春

红透的是她和父亲的爱情

 

母亲告诫我

茄子大红大紫

这样的人生注定十分短暂

 

母亲一种下豇豆

对儿女的牵挂就开始疯长

但她忍住

把思念交给风

交给阳光和雨露

 

白菜老了

身子越来越矮

像母亲一样

有许多心事裹得紧紧的

不想说

也不必说

 

■所有的语言都是虚张声势

 

我的口型在一枚碟子里安放

它是青花的一部分

被发掘 出土 擦拭

远古的呐喊早已伤痕累累

我喊醒水里的梦

我喊出自己的疼痛与不安

当我说出爱

所有的语言都是虚张声势

 

■回乡偶书

 

葡萄的爱情还很苦涩

就怀孕了

月季花月月诉说火红的激情

从不说青春已会凋谢

杨梅吐露的真情

是酸的

只要接吻了

姓杨的恋爱就不会再甜

牵牛花放的牛

跑丢了

她在栅栏上高高举起喇叭

说了些什么

我们从来都没有听懂

 

■告白

 

对着镜子,反复看自己的五官轮廓。看着看着会看出泪来。

镜子里有稻田、高粱、繁华的都市、安静的古城、缓缓流淌的河流。

镜子里有早餐、牛肉干火锅、卤猪手、手工米皮、酸汤。

镜子里有出租屋、棉被、床、洗手间、小方桌、塑料凳子、猪油。

镜子里有爱人、兄弟、叔叔阿姨、小女孩。

镜子里有一条乌江,有高速公路,有茶山云海,有我自己的主题公园。

对着镜子再看一会儿,头发会白。

再看一会儿,心会碎;继续看,看着看着天就塌了……

 

■表达

 

我一直在找

找你所有的文字里

有没有我

我喜欢你的文字含蓄

深刻

但是关于写我的那一部分

一定要直白

 

■情书

 

你专门为我们的情书

建了一个小房子

我不信

要你拍照给我看

你说

等寒冬过去

春天来了

才去翻出来

怕情书

忍不住就在冬天开了花

 

■相信爱情

 

为了生活,我远走他乡

 

这几年

懂得了糊口

却不懂爱情

 

用三十八年的青春去衡量那些爱情

都是多余的

 

对于我,不开花的春天

也许不是春天

 

决定回乡了

以为可以忘记一切

唯一想爱的

是满树的桃花中,最懂我的那一朵

 

想做一块硬骨头

去面对爱情

可是我错了

 

窗前那几株竹子

时时刻刻教我该如何向命运低头

 

■桃花朵朵开

 

竹林寨的桃花

是最懂感情的桃花

 

我含泪向他们点头示意

告诉他们我的心事

告诉他们我马上就要走

问他们什么是爱情

 

竹林寨的桃花

他们会聆听我心底的声音

“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个世界就在眼前”

 

当我开心地走在人生的路上

竹林寨的桃花

全部都会微笑

 

■就这样吧

 

除了爱情

我应该做更多的事

 

去看看奶奶

数一数她的坟头

又度过了几个寂寞的春天

 

继续做父母心里

最孝顺的孩子

 

小棉袄快长大了

监督她

不要写诗

做一个幸福的人

 

最后等一切都安顿下来

我就回到故乡

坐在河边

看看我潮起潮落的一生

 

■亲爱的

 

现在

我们不谈诗歌

只静静相拥

试着

把一天

过成一生

 

当黑夜来临

灯光照见了你的白发

世间风云

都将落在我脸上

亲爱的

不要担心

我的皱纹

会记录我们

起起伏伏的爱情

 

■醒

  

西边有一颗星星

至今没有醒来

她说

你就是那颗星星

我叫不醒装睡的人

 

■我的愿望

 

1

 

六朝古都我去过了,

看到了秦朝的假人。

始皇的墓地,至今还没有挖出来,

鬼知道该以什么方式,

在不打搅别人沉睡的情况下,

把秘密公告天下

 

2

 

华山我去过了,

金庸安排的论剑,

凝固成一块石碑,江湖都死了!

 

3

 

九寨沟的水,我看了,

在地震带。

它是我最喜欢的水,五颜六色的水,

装扮了破碎的江山。

 

4

 

我想看看草原、羊群,

去看看我前世的化生,

作为一个畜牲,

如何在绿色的地毯上,

点缀一些白色的大花?

 

5

 

我想去看看大海,

作为一朵浪花,

怎么表达爱情、生死?

怎么一边暗潮涌动,

一边波涛汹涌?

 

6

 

长城我也要去,

我不是好汉。

我去要去长城会一个女人,

问问她,

为了爱情,哭倒长城,

还需要多长的时间?

 

■一颗蛀牙

 

有些苦

打死也不能说

就像嘴里的那颗蛀牙

陪伴我多年

教我学会了隐忍

 

一颗蛀牙就是一个旧情人

被爱过

有点苦

不拔出,痛

拔出,也痛

 

■我像当初遇见你一样离开你

 

在大营坡公交车站,你着一身白色长裙,我像一阵风一样

遇见你。风啊,你继续吹,

你继续在我的脑袋周围,洒下一些白霜。继续在我的眼角

雕刻鱼尾纹。

 

风啊,你继续吹。

我们终究是要分开,就像两枚树叶,我们渐渐苍老,我们

不能拥抱,不能好好待在一起。

我们留恋的土地长满荒芜,我们降落,我们各奔东西。

请原谅我的苍老,请允许我

像当初遇见你一样离开你。

 

■这些年

  

我一败涂地。两鬓的霜雪开始占领黑暗。

与人谈起她,我的秋天

还没有成熟。情感的河流瘦了下来。

 

往事是一场秋雨,浇得我的心都碎了。

出租屋暗了又暗,

一条闪电,把所有的感情密码

暴露在相遇的途中。

 

亲爱的,雷声渐远,你是否一路折返,

去我们相遇的地方,

用两个人的过错,拥抱了满世界的空?

 

我走了,不再回头,我们错就错在

——爱得太浅、恨得太深。

你的花开错了花园,我的蝴蝶翩翩起舞,

它舞动的翅膀,

诠释了错误的青春。

 

■苦难的去处

  

每一片叶子

都值得尊重

它有一个人的生老病死

聚散离合

 

它崇高的精神

泛着绿光

蒙尘的灵魂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

 

有时候我拨弄笔尖

让露珠

找到干净的栖身之所

 

关于苦难

我一般是书写在一条条叶脉上

 

■芒种帖

 

你种的粮食已收到

你摘的水果已收到

我太懒散了

在我荒芜的内心

什么都不能种

去年

我试种爱情

今年我收获了

是整夜整夜的孤独

是大把大把的泪水

 

■中国式理想婚姻

 

有一块地

种两株黄连

一株是我

一株是你

 

我们找一个园艺师傅

把我们修剪得漂亮点

好尽力掩饰住内心快要溢出来的苦味

 

看着甘蔗离我们好近

我们用镰刀割开一条口子

告诉她

很危险

谁先成熟谁就最先面对死亡

 

有一片草地

我们养羊

养大了就杀死它们

 

残暴的事情交给男人去做

女人

只负责温柔

 

就像我走过的那些花花世界

看到的那些小羊

 

你不要做一只羊

要做

你要做逃到山顶的那一只

 

它正在山顶

咩咩地朝我叫

 

我追上去

末了

我们突然变成两颗坟

 

你矮小一点

我高大威猛一些

像中国的一对老夫妻

 

■我恣意挥霍的光阴

 

中午两点,街道人声鼎沸,“好声音”像城市的子宫

收纳了我,收纳了一群无辜的人。

我把灯光调得暗些,让歌声盖过

满腹的心事。在大白天

容易看见眼角快要溢出来的泪水。

有些苦,咬咬牙过不去,

需要更大的黑暗和喧哗清除心底的尘埃。

爱情就是一颗尘埃,此时

包房的门关闭着。我们不相对坐着

我们就没有伤害着谁。

 

■在人间,我们每个人都只不过是一阵秋风

 

眼睑低垂,似准备要关上一道门。这些年经历的

苦楚,她隐藏得很深。岁月,在她的眼角

狠狠地砍了几刀。“我没有哭泣,眼泪早些年就流干了。”

像一片落叶飘进车厢里,瘦小的身体

让秋风变得更重了一些。不要说话,在晚霞将灭的街口,

任何窃窃私语都会打搅黄昏。

“我们回家吧,在归途中,你也不要说话。

请允许我倾听哒哒的马达声,它是我唯一感到的前进的力量。

在人间,我们每个人都只不过是一阵秋风。

 

■绝句

  

我对最爱的人说

我不爱你

这样说出来

没多久

我们彼此就重新找到了

相爱的人

 

■晚安

  

“好了,晚安!”

当我写下这几个字,夜色越来越

浓重。冬天的月亮,不适合揣在怀里。我们尽力隐蔽掉那些快要开口

说出来的热爱,尽力像一块石头一样学会沉默。

不要对天发誓:我是一个孤独的人。

虽然我们都很孤独,可要假装一世繁华,假装一切亲人都还在,

用纸币去化解墓碑上的冰冷。

有时候我反复提着一桶红色油漆,去雕刻

越来越斑驳的碑文。这像一个怀旧的人,回忆捂热后散架的怀表。

时间的拆解让我们无奈地停留在

某一时刻。

而你想说些什么?只能用沉默来回答苦楚!

 

■无题

 

今夜,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拆字

我要把所有女字旁的字都拆开来读

拆开来写

就像一个暴徒拆开别人的幸福

我还要拆开心字底 竖心旁

从而进一步拆除我八百亩莫名的忧伤

 

■我是这样照顾自己的

 

幺妹

我们分手后

我就学会了画画

学会了照顾自己

在冬天的时候我在背上画棉被

春天在脸上画你的酒窝

夏天画一只手 我们始终牵着

秋天就在肚子上画我们的孩子

有时候我还画

你喜欢吃的干锅牛肉

酸汤粉 手工米皮 串串香

幺妹

你放心,我为自己已经画了一栋房子

里面住着我的爱人

 

■秦兵马俑

 

爱情这个坑,两千多年前就已经为我挖好

公主,我心甘情愿为你牵马

这是我一生的姿势

我感觉我们的距离还不够近

真的,如果可以

我就后退一步

成为驮着你奔向幸福的马匹

 

■我还是不能大声开口说出幸福与忧伤

 

很多场合我隐忍,不敢说出

幸福与忧伤。任凭心里繁茂的草原荒芜

就像田里的庄稼,还没成熟

就有人晃动着明晃晃的镰刀

他们割,他们饱含深情地割着我的前半生

还有后世

 

我闭嘴了,一只鸟都可以说出它的巢穴

可以说出它的父母  兄弟姐妹

可以在一棵树上找到自己的故乡

它叫一声,天空就亮一次

我不敢开口,在鸟的面前我依然是一尊傻傻的雕像

 

油菜花握着大把大把的金币

桃花举起这个春天满树的红包

迎春花快要出嫁了。我依然两手空空

很多法则我不得不像大地接受阳光和雨露一样

接受幸福与忧伤

在一朵花上盛开

也在一朵花上死去

 

■在春风里一次次错过亲人

 

我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抱着一棵杨柳喊了一声妈妈

她抚摸我的头

为我檫干眼泪

然后叫我走

 

我沿着阳光的方向寻找

在春风里一次次错过亲人

有一些苍老的墓碑

总是对着我笑

 

桃花盛开的地方陷阱重重

我依然捂住一颗诗心

怕它一不小心

这朵花又开在你面前

开成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伤口


■天冷了

 

天冷了

诗歌也会变冷

一起变冷的还有人心

这个冬天

我只觉得叙利亚的战场很热

逃跑的难民很热

俄罗斯的大炮

美利坚和众国的大炮

那些我忘记了国家名字的大炮

都瞄准了恐怖分子

偶尔炸死的

是一些怕冷的人

 

■在夜市

 

夜市摊的烟火味

正浓。那些白白嫩嫩的豆腐

太倦怠了!它们躺在铁丝网上

像在东莞迷失的少女

等着被挑选

此时,一个老男人满脸是泪

撬开一瓶白酒 一饮而尽

好像要在这漆黑的夜晚

饮下一生的苦楚

我和我的老同学相对而坐 也饮酒

回忆了十八年前

割破手指结拜的四个兄弟

现在都各奔东西

这时候我们都十分伤感 想哭

罢了!他说:

喝醉了,我们就去“环湖一号”

开一个房间。唱歌。

 

■后来的生活

 

后来,

去弘福寺烧香,

是想找人看看,

我俩的命运会不会比上一次

好一点。

 

这个年纪的人,

你像花一样开到了尾声,

作为男人,我身体内部的枝丫

它不敢折断。

 

后来,

月亮从出租屋的窗棂上升起。

生活赋予潮水般的黑暗,

正从我们的身后悄悄涌入。

 

■夏天的片段

 

1

 

在火热的天气

那些树叶长势凶猛

只有其中的几片

像我

在阳光背后

慢慢学会苍老

 

2

 

这时候回竹林寨不合适

怕看到土里躬耕的老人

怕留守的儿童误叫我爸爸

哪个时候回竹林寨合适呢

自然是过年的时候

打工的人群带着新年礼物回来了

 

3

 

喝酒聊天的时候

有几个人又提到了乡愁

我突然想起父亲前几日

扔掉了瓦房后面

磨包谷的石磨

他说那些石头做成的旧物

放在家里

不吉利

 

4

 

我老了

这是低头的玉米杆说出来的

是竹林寨的一口枯井说出来的

是路边的酸汤菜说出来的

……

 

5

 

劝你还是不要去我的老家摘葡萄

它们像生活在杂草丛中的老人

牙齿已经松动

并逐渐脱落

 

■庙会帖

 

今天我来

心里没有一个菩萨

我只是顺着人群走一走

 

烧完香

烧完纸钱

点亮蜡烛

就走

在这个世界上

没有一个可以保佑我的人

 

我只是来这里

看看我们曾经

跪在一起发誓的那个草垫

有没有被小和尚

搬走

 

■逃

  

起初,竹林寨是热闹的

那里有我

哗哗流淌的童年

有一只笛子

吹熟了爱情

 

接着

有汹涌的务工潮

卷到广州、深圳、温州、上海

卷到北京天安门

……

 

接着

土墙木板房长了青苔

留守老人

被秋风吹成一堆堆黄土

孩子们告别了家园

到冯三镇

到开阳县

到贵阳市

找到了代理妈妈

 

接着

竹林寨的串寨路打好了

我们路过自己的家园

我们掐着路边的酸汤菜

我们咀嚼着竹林寨的苦难

……

 

■我用沉默来解答一切

  

再沉默些日子,大雪就来了。大雪一来

整个世界都将是一种颜色。

秋风,你轻轻地吹。外界众生喧哗,

内心火山般的苦难,

还不想苏醒过来。

 

■九月九日记

 

1

 

最好的金子,不在保险柜里,也不在女人的耳垂和脖子上。

它们开在山野、路旁,可以入药,治疗内伤。

 

2

 

竹林寨没有茱萸,九月九日不登高望远,

反而要低下头来,静静的,不惊扰留守老人。

静静的,走过一片墓地。

 

3

 

“重阳不打粑,老虎咬你妈。”

秋收了,糯谷熟了。

母亲此时,应该不会再去浸泡糯米,她似乎已经习惯

远走他乡的儿子,不会回家。

 

4

 

公园里。菊花。

这些金灿灿的杯盏,

代替了稻谷,代替了玉米,代替了秋天的盛宴。

 

5

 

九月九日,

从时代广场出来,拐过一个弯,走进一条巷道,

我遇到了几个不想家的小芳。

 

■坏石头

 

都是些不开花的坏石头。不结果的

铁石心肠的石头。

当我写下这两个句子的时候,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父亲。

昨天诊断出脑梗塞,我好怕

他会像这些石头一样,躺在

干涸的河床里,即使冬天的寒风来了,头上盖着厚厚的雪,

也会一动不动。

 

■我的小学老师

 

从龙洞堡机场飞出去的飞机

有几架

穿过了竹林寨的上空

这让我突然想起我的小学老师

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脑溢血

坐在滑杆上

竹林寨的汉子们

抬着这个民办老师去县城

给了他人生唯一的一次飞翔

他死了

死在泥泞的小路上

死在21世纪奔小康的途中

 

■出院小结

 

父亲的脑梗塞治好出院了,医生叫他

不要再抽烟。我很担心,

父亲一辈子积压下来的苦,再也不能点燃和飘走。

他不喝酒,昏昏沉沉的过一生,他做不到。

他要把模模糊糊的日子过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父亲离家才半月,回到竹林寨,

却像一个久别故乡的游子。他把装着脑部CT、心脏彩超、血常规检查的

片子、报告单和出院小结,

放在堂屋奶奶遗相下的搁板上,转过身,

提起竹丫扫,扫完院坝里的鸡屎,撒了一大碗包谷子,

就去看猪圈里的老朋友去了。

 

■改喝茶

  

写一些分行文字,已经不能表达我现在的心境了,

改喝茶。母亲在悬崖上砍来的苦丁茶,开水烫一下,晒干,甚好。

这么多年了,生活还在沉浮。有时候我想,这苦涩的植物标本

多么像母亲,受再大的苦,一直保持着沉默。

 

■山神庙

 

我看到的苦难多么简朴,张家的耕牛被盗了,

李家的媳妇进门八年不生孩子。王二麻子讨要工钱的官司

到底能不能打赢……

一切苦难似乎都可以用香蜡纸烛,在一个火盆里

一次性解决。

有的人说很灵,有的人说不管用。

不要紧,下次可以再来。这里除了高一点,没有进不去的门槛。

 

■冬至帖

 

在冰冷的季节

我看到了更大的冰冷

看到一只狗

两只狗,三只狗

看到无数忠诚的魂灵

陆续爬上案板

肢解  碎骨  掏出血红的良知

如果再写下去

将会成为一锅热汤

污物

尿液

用一首诗去救活一条狗

怎么可能

够了!喝汤吧

我和那个诗人一样

不想再隐喻

这摇摇晃晃的人间


紫  江  诗  刊

微信︱zjskgz

投稿邮箱:563164345@qq.com


高雅  前卫  经典  包容

主编|亘亘(gengen1977)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