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同事辞职去结婚,她的老公让老板傻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2 11:37: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她好痛啊!

T市

深秋的夜,凉风袭人,夜空布满繁星,璀璨夺目。

繁荣昌盛的大都市,霓虹灯闪烁着五光十色的光芒,绚丽而妖娆。

漆黑的小巷,响起凌乱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在奔跑,在追逐。

云裳跑得气喘吁吁、踉踉跄跄,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她知道,今天想要逃脱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

跑过黑暗的小巷,她奋力冲向大马路,张开双臂拦下前方行驶而来的车。

刺眼的强光射过来,云裳本能地闭上双眼,绷紧全身的神经一动不动地站在马路上,豁出去了。

吱——

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夜空,车子在距离她半米远的位置停了下来。

不等被吓得半死的司机出口谩骂一声“你找死啊”,云裳就跑过去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对不起,请帮我一下——”

她一边焦急求救,一边动作迅速地想要往车里爬。

哪知她半个身子刚钻进车里,一只珵亮的皮鞋就袭上了她的胸……

嘭!

她被踹了出来!

卧槽!

她的胸……好痛啊!

云裳被踹得仰倒在马路上,捂住左胸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惊诧地抬头去看车内的人。

光线很暗,她看不太清,只知道车内坐着的是两个男人,踹她的男人年纪较轻,而另一个男人……

四目相接的那瞬,她的心,狠狠一震。

这双眼睛……

匆匆一瞥,车门即被无情地关上,然后扬长而去。

她这么美的美女耶,居然见死不救?!

他们一定不是英雄!

云裳狼狈地跌坐在地上,微蹙着眉怔怔地看着远去的车子,沉浸在那双不喜不怒、平静无波的眸子里回不来神。

凌乱嘈杂的脚步声来到身边,眨眼功夫,她被四五个彪形大汉团团围住。

其中一人伸手去拽她。

“别碰我!”

那人的手还没触到她的手臂,即被她厉声喝止。她站起来,拍拍自己手上和臀上的灰尘,“我自己走!”

她脸色冷然,微抬下颚,那么冷静,那么骄傲,犹如女王般不可侵犯。

希腊神话

T市最豪华奢侈的娱乐场所。

云裳站在名为“阿波罗”的豪包门前,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怀着视死如归的壮烈豪情,狠狠推开门。

偌大的包房,因为过分安静而显得诡异,包房内只有一人。

是一个帅得过分又坏得过分的男人。

“来啦!”

慵懒的声音,透着一丝蔑然和嘲弄,从男人涔薄性感的唇瓣间缓缓溢出。

二十七八的年纪,浓眉、大眼、长睫毛,高挺的鼻子,说起话来微开微合的薄唇,精致的五官无一处不漂亮得过分,而他眉宇间透露出来的不可一世和桀骜不驯更是淋漓尽致的彰显了他的尊贵。

殷暮夕坐在沙发里,姿态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左手随意搁在膝盖上,修长的手指像弹钢琴一般轻轻弹动着,右手持杯,惬意地抿着杯中酒,饱含着淡淡戏谑的双眼,直接又放肆地看着云裳。

云裳走过去,在殷暮夕的面对坐下,同样翘起腿,双臂环胸挺直背脊,尽可能地端起高冷范儿,直截了当地冷冷道:“你想怎样?”

殷暮夕的左手扬了扬,跟在云裳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便默默退了出去。

“你猜。”他轻勾唇角,冲她挑眉,笑得一脸邪气。

第2章 帅得过分又坏得过分的男人

云裳汗毛倒竖,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悄悄咽了口唾沫,她义正言辞地说:“你这是绑架,犯法的!”

“杀人灭口就不会有人知道了,你觉得呢?!”他笑得云淡风轻。

“这是T市,不是C市!”

殷暮夕是C市名门望族之后,并非T市本地的人,所以云裳的潜台词是“这不是你的地盘儿,容不得你为所欲为”!

“不管哪里,我想捏你就像捏蚂蚁,你信么?!”他唇角那抹笑意更加深刻了一分,慢悠悠的语气尽显狂傲本色。

云裳不语。

信么?

呵!自然是不信的!

因为她不是蚂蚁,是刺猬。

想捏她?那得看他的手够不够硬!

不过这种挑衅的话她自然也不会说,怕伤了他的男性自尊,狗急跳墙可就不好了。

有些男人,能不惹尽量不惹,因为,麻烦!

殷暮夕动作优雅地微微倾身,放下空杯,玩味儿地看着女人那张冷若冰霜的小脸。

毋庸置疑,眼前的女人非常漂亮,即使他见过无数漂亮的女人,但眼前这个绝对是万里挑一的。

标准的瓜子脸,一头长发微卷,柳眉弯弯、睫长眼大、挺直小巧的鼻、嫣红粉嫩的唇,赛雪的肌肤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任谁看了都会心痒难耐。

不过……

得罪了他,再漂亮都白搭!

包房内的气氛,越来越冷。

正僵持不下,突然“呯”地一声,包房的门毫无预兆地被猛力推开。

一个美艳绝伦的女子,神色匆匆地闯了进来……

云裳一见来人,默默地松了口气。

柯筱一袭紧身皮衣皮裤,脚蹬十厘米的细高跟短靴,一头淡紫色及肩短发,烫得蓬松,精致的五官配上烟熏妆,整个人看起来冷艳霸气又妩媚妖娆。

“尼玛!累死姐了!”

柯筱快步走到殷暮夕的身边一P股坐下去,气喘吁吁地说,同时拿起酒杯就咕噜咕噜狠狠灌了两口酒,解渴,毫不介意这酒杯是殷暮夕喝过的。

心急如焚的找了好几个包房才找到这里,真是累得她快虚脱了。

“你来干什么?”殷暮夕歪头,挑着眉惊讶地看着突然而至的柯筱。

“捞人!”

“……?”

“她!”柯筱纤纤玉指一抬,指着对面沙发的云裳,“我闺蜜!”

闺蜜?

殷暮夕转眸看着一脸淡定的云裳,狠狠拧眉。

“那又怎样?”殷暮夕不以为然地冷笑。

柯筱一把抱住殷暮夕的膀子,“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次就——挨鞭子啦?”

当柯筱抱上来的时候,殷暮夕缩了下肩,暗暗龇牙的样子很明显是在忍痛。

柯筱立马明白表哥这是被外公用家法伺候过了。

难怪要找裳裳报仇!

柯筱转眸看了看云裳,默了默,然后微嘟着红唇,把声音放嗲,“哥,那你要怎么样嘛?”

“大卸八块!”殷暮夕目光阴森地瞥了眼云裳。

“卖我个面子呢?”

“留个全尸!”

“得!那我还是给外公打个电话吧。”柯筱说着就摸出了手机。

殷暮夕怒,“柯筱你!”伸手就要去夺。

“殷少爷,你一大老爷们儿跟一小姑娘置什么气啊,不觉得跌份儿么?”柯筱把手扬开,不让殷暮夕抢走手机,另一只手指向云裳,“裳裳,敬我们殷少一杯,这事儿就算过了!”

云裳二话不说就往空杯里倒了两杯酒,端起其中一杯递到殷暮夕的面前,“殷少——”

第3章 谁让你不知检点来着

啪!

殷暮夕扬手就把酒挥了,狠狠剜了云裳一眼,再瞪着柯筱,“过什么过?我一顿鞭子白挨了?”

云裳什么也没说,又坐回原处,依旧淡定从容地端着高冷范儿。

柯筱没好气,说:“谁让你不知检点来着!再说这顿鞭子是外公抽你的,关裳裳毛线事儿?”

“不是她我能挨鞭子?”殷暮夕气不打一处来,一张俊脸冷如寒冰。

云裳微微一笑,“如果不是殷少纵容Cherry小姐在云氏珠宝铺里无理取闹,云裳也不会把二位的行踪透露给娱记。”

潜台词是——你先惹我的!

殷暮夕瞪圆了眼睛,犀利似箭的目光狠狠射在云裳的脸上,想掐死她!

老头子最近在催他订婚,他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被爆了绯闻,气得老头子狠狠抽了他一顿,他正憋屈着呢!

“好了好了,哥,你再刁难我家裳裳我真给外公打电话了。”眼看战火就要弥漫,柯筱连忙皱着眉头板起小脸威胁道,然后用下巴指了指云裳面前的酒,“裳裳,敬我们殷少一杯,说sorry!”

殷暮夕气得吹胡子瞪眼。

云裳立马给自己倒了三杯酒,“对不起了殷少,云裳自罚三杯,望你大人有大量,别与小女子一般计较!”

说完,很豪爽地把三杯酒干了。

殷暮夕嘴角抽搐,脸色更难看了一分,她是在暗讽他像个女人一般小肚鸡肠?

他怒,“‘小女子’说谁?!”

“自然是云裳!”云裳岂会不懂他内心所想,又是微微一笑。

面对云裳礼貌得体的微笑,殷暮夕感觉自己的拳头全都打在了棉花上,内伤啊!

柯筱站起来,伸手去拉云裳,嘴里则对殷暮夕说:“好了啦哥,你看裳裳这酒也罚了,事儿咱们就到此为止了哈!你先玩儿着,我和裳裳就不碍你的眼了!”

说完也不待殷暮夕发表意见,拉着云裳就往包房外走去。

看着两个小女人手牵着手扬长而去,殷暮夕气得狠狠踹了茶几一脚,震得酒瓶都倒了。

“还好有手机定位系统,不然可得找死我了,殷暮夕那二愣子的手机又打不通,差点没把我急死,我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你估计真的被他大卸八块了。”柯筱挽着云裳的臂弯,边走边说。

“今晚多亏有你,谢了!”云裳单手掌住柯筱的脸颊,把她的脸掰过来,在她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谢毛线啊!咱俩谁跟谁!”

云裳和柯筱进入电梯,按了下行键。云裳蹙着眉,左手压住左胸揉了揉。

“怎么了?我哥欺负你了?”见状,柯筱忙问。

“不是!”云裳摇头,然后抓起柯筱的两只手摁在自己的胸上,“你帮我摸摸,是不是一大一小了?”

尼玛!左边应该是肿了!

柯筱感受了下,点头,“嗯,好像左边比右边大了一点……”

叮……

正在这时,随着叮的一声轻响,电梯门打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率先走了进来。

云裳抬眸一看,即迎上一双深沉如墨的眸子……

又是他!

电梯内的光线不弱,她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剑眉星目、俊美如斯,一张脸堪比当下最当红的明星。

目测一米八五左右,身姿挺拔,有着天潢贵胄的气度、俊逸飘洒的气质,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气场爆棚。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