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老村落——隆安红良村:“铁匠之村”响当当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7 11:16: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对于一座城市记忆,那些曾经背着铁锤铁砧,走街串巷叫唤,打铁制刀的艺人,已经身影消逝。但是,在离城市100公里开外的隆安县的雁江古镇红良村,就有这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壮族打铁技艺“铁匠之村”。那么,红良村又有哪些打铁人的传奇故事呢?




雁江镇红良村坐落在隆安县,位于与素有“小香港”之称的雁江西面,东西面均有公路通达,水路有右江运输码头。打铁技艺,是流传于家族式民间手工技艺,靠祖辈相传已经近两百年的历史。

一走进村子里,具有壮族特色的杆栏式屋前屋后,一个个几平方米大小的空间里,就是一个大小规模不等的家庭式打铁作坊,农闲时,村里从清晨到傍晚时分,“叮当”大小长短的打击声,总是响彻整个村落。村里林氏家族则是开创手工打铁历史的“第一人”,在老匠人的祖辈记忆里,打铁历史要追溯到清道光年间。



当时,年轻力壮的外乡人林宽瑞,逃难落脚红良村,为了维持生计,他自制煽火木风箱、火炉,靠捡回零星破碎的废铁开炉炼铁,制作出打铁用的铁钳、铁锤、铁砧等简陋工具。起初,开始制作剪刀、锥、钉、活页、锅铲、菜刀之类用具拿到圩市摆卖,不但换回来粮食,还换回来了更多的废铁器,后来,他起早摸黑辛勤劳作,从制作小件家庭用具发展到制造锄头、斧头、镰刀、耙子之类的生产用具,这下,除了能维持生计还有银两积蓄。最终,林瑞宽在红良村建起来房子,娶妻生子,子孙长大又子从父业,祖辈从事手工打铁。就这样,村里的人在林宽瑞家族的影响和传授下,也学会了手工打铁技艺,从此屯里的村民兴起了手工打铁业。目前,全村39户中就有27户开炉打铁,涌现出“夫妻炉”“父子炉”“兄弟炉”等打铁家庭,打铁业已成为了红良村农民经济收入的重要支柱。


    


在村子里,打铁铺也称“铁匠炉”,这样的“铺”,一般只是一间房子,屋子正中放个大火炉,炉边架一个风箱,风箱一拉,风进火炉,炉膛内火苗直蹿。随着加热的需要,那风箱会在平缓匀称的节奏中加速,那灶中的火苗,就一起随风箱的节拍跳跃,在劲风的吹奏中升腾。

村里的老匠人说,打铁这种工艺,虽然原始,但很实用;虽然简单,但并不易学。打铁看似粗活,其实非常细,比如把握烧铁火候,就得十分讲究。如打制一件铁具,先是选料,要看“单”下“菜”,打制什么东西就“依葫芦画瓢”选料,然后,进行加温,先把钢材或者铁件,放入火炉炼红,拿出锻打平薄后,接着就是“画样”,在铁板上画出样图,用凿刀割出样品,之后的工序就是“锤打”,等到铁器烧红,师傅就把它移到大铁墩上,拿小锤开打,徒弟拿着重锤跟着打。锤打要均匀,特别是刀具,刀口既要平又要薄。有时,需要把样品锤打好后又再修改成形,跟着上沙轮或冲床把整个产品车光滑。

最后一道工序,就是冷处理,用煽火风箱将炉膛的焦炭或木炭烧红,将车好的产品插入火中,待产品烧红到一定程度用铁钳夹住产品,把刀口放入水中,快速来观察,如果刀口太白,说明处理得太硬,用起来容易崩裂,太蓝就是太软,用起来容易卷口




这一套传统打铁技艺,一直保存传承到至今,如今,随着老匠人和新传人的努力下,他们在传统的作坊基础上,不断扩大更新产品。村里除了从事生产圆柄沙锄、方形沙锄头、扁刀等各种铁制的农具和小五金外,还充实相关农机具制造业,自行研究了多功能脱粒机,多种型号的吊车、拖拉机,质量上乘,销往区内外各地,甚至远销东南亚国家。传统手工技艺与现代科技的结合,带动了村里经济发展,也让红良村打铁技艺美名扬海内外。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