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拜占庭军队的装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2 22:32: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英〕查尔斯·威廉·欧曼 著

王子午 译


10世纪的拜占庭重骑兵,其装备可谓十分精良


莫里斯在578年的《战略论》一书中所记载下来的武器和组织体系,在900年左右利奥著成的《战术论》中几乎原封不动地被保留了下来,拜占庭军事体系卓越的持久性从此便可见一斑。

 

在利奥的时代里,东罗马军队对于重骑兵的依赖仍不亚于莫里斯的时代。步兵仅是支援部队,在很多战役中甚至都不曾出场。似乎东罗马帝国步兵的作用仅限于驻守边境要塞、隘路,保护重要的战略中心以及在山地中进行小规模远征,而伴随骑兵一同进行野战并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

 

拜占庭重骑兵,其枪尖上的飘带有识别单位归属的作用


重骑兵在莫里斯和利奥的时代,都会佩戴一个带有小型羽饰的钢制头盔,长锁甲从颈部一直覆盖到大腿,另外,他们还会穿着钢制护臂和铁靴。军官和前排骑兵的马匹都拥有钢制护额和胸甲,并配有牢固的马鞍和大号的铁制马镫,其中后者在5世纪开始出现,来源则并不为人所知。在天气炎热时,士兵们会在铠甲外面套上一件薄亚麻外套,在天气寒冷和雨天里则会套上一件羊毛的斗篷。在不使用时,两件外套就会被挂在马鞍两侧。重骑兵的武器包括一柄阔剑、一把匕首、一张骑射弓和相应的箭囊,以及一杆用皮带挂在背后的长枪,同时这杆长枪上装饰的小旗也能起到军旗的作用。作为刀剑的补充,一些骑兵还会把一柄战斧挂在马鞍上。头盔上的羽饰、长枪上的小旗和斗篷全都会使用同样的颜色,以作为各部队的标识,因此我们也可以说拜占庭骑兵与其罗马前辈一样是拥有制服的,而不像16世纪前那些西欧军队一样杂乱无章。

 

能够忠实反映拜占庭军队的盔甲,而非抄袭古代作品的绘画十分少见,因此我们也有必要在此列出两幅11世纪的手稿。这些手稿原属于恺撒里亚的西奥多所作的诗篇,如今被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准确地反映了当时东罗马士兵的装备情况。


中世纪手稿中的拜占庭骑兵


这两幅手稿的年代为1066年,因此其中描绘的士兵形象和装扮应该与1071年在曼齐克特会战(The Battle of Manzikert)中那支不幸的军队相同。必须注意的是,画中的骑兵与利奥在900年时所记载的形象已经所有不同,其锁甲长度要比之前较短,而且头盔上也已经没有羽饰,只有一名位置靠前的骑兵头盔上还有一个很小的球形装饰。另外,画中的骑兵在身甲内还穿了一件长袍,腿上也穿着长靴。他们的小腿和小臂都没有装甲保护,但大臂和大腿都拥有由细长金属片制成的甲袖(Brassard)保护,这也是拜占庭大部分军队都使用的标志性盔甲。后一幅图中的马弓手没有甲袖,而是使用了无袖的身甲,这说明甲袖会干扰拉弓的动作。图中大部分头盔都是尖顶的,只有一名骑兵佩戴圆形头盔。所有盾牌都是圆形的,尺寸适中。其中还有几位骑兵背后飘扬着斗篷,他们使用的武器包括长枪、弓箭、战斧和铁锤。后一幅手稿中的骑兵似乎是在参与围攻作战。两幅画中的马匹都采用了轻型马镫,而且也没有像利奥在《战术论》中所提及的那样装备护额和胸甲。


在那些不太流行弓箭的行省,利奥认为应该让征召步兵装备两支标枪和一面盾牌,直到他们学会使用弓箭为止。在这个过程中,罗马人会先让新兵们使用弓力较弱的短弓,当他们的射技逐渐熟练后再更换弓臂更长、威力更大的强弓。士兵们在彻底掌握了这种新武器后,由于需要用双手来射箭,就会放弃使用盾牌。

 

利奥并没有像介绍骑兵那样详细说明步兵的装备和组织。不过我们仍能知道,拜占庭步兵被分为轻步兵和重步兵两种。前者与查士丁尼、贝利撒留的时代相同,几乎全都是弓箭手,只在少数几个不善射箭的军区里,弓箭手才会被标枪兵所代替。按照《战术论》的描述,一名典型的弓箭手身着齐膝长袍,脚下穿着宽趾钉靴,其箭囊中拥有40支箭,背后还背着一面小型圆盾,为应付近身战斗,腰带上还挂有一柄战斧。另外,帝国还会尽可能为这些弓箭手提供轻型身甲。由于书中并没有提及,弓箭手们显然也没有配备头盔,利奥只建议弓箭手们应将头发剪短,但对于头部防具则没有任何提及。


在查士丁尼时代被称为“重盾兵”(Scutatus)的重装步兵,在利奥时代配有一顶带有羽饰的尖顶头盔、一件身甲,有时还配有甲袖和胫甲。这些重步兵拥有一面大型圆盾、一杆长枪、一柄长剑,以及单面开刃的带刺战斧。每个营的盾牌和羽饰都会采用相同颜色。

 

《恺撒里亚的西奥多诗篇》手稿中的拜占庭骑兵和步兵


在《恺撒里亚的西奥多诗篇》的手稿插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三个1066年时期的拜占庭步兵的典型形象。他们在长袍外穿着身甲,其中两人拥有拜占庭标志性的甲袖,另一人则完全依靠身甲延伸出来的袖子保护大臂而没有专门的甲袖。三人的头盔各不相同,一人佩戴尖顶头盔,一人佩戴顶部拥有球形装饰的老式圆形头盔,另一位则没有佩戴头盔。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位裸着头部的士兵却穿着一条锁甲裤,这一点与手稿中其余步兵或骑兵都不相同。在两位睡觉的士兵中,有一位穿着皮裤,而两人都穿着高筒靴。他们的投枪较长,佩剑则比较短粗。另外,三人之中有两位使用圆盾,与利奥的描述相同。但另一位使用的却是椭圆形盾牌,其正面绘有两道条纹。此外,三人中有两人穿着系在颈部四周的短披风,另一人则没有披风。


本文摘自《中世纪战争艺术史》(第一卷)

中世纪战争艺术研究的先锋之作和欧美军官必修教材,受到读者极大赞誉并成为传世名著!


↓↓↓点击原文链接快速购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