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之主VS深渊圣君,大战终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1 05:18: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001章 我只是一个卖大力丸的

喧闹的大街上,正是晚上八点,正值初夏,这会儿是街上行人最多的时候。

“祖传秘方,祖传秘方,无敌大力丸,男人吃了洞房不败,女人吃了美容养颜,都来看啊,便宜大甩卖,一百块钱一丸,一百块钱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

凌冽披着一件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破袍子,脚踩一双大号的拖鞋,手提一个白色布袋子往那儿一站,猛然扯着嗓子嚎了起来,路边的行人被惊倒了一大片。

擦,这年头竟然还有当街叫卖大力丸的?

但凌冽这一招儿倒是挺有效的,最起码他那一嗓子是绝对的百分之百回头率。

“呦,小伙子,卖大力丸呢?有狗皮膏药卖吗?大叔腰疼,给大叔来两贴?”一个中年大叔忍不住出声取笑道。

凌冽咧嘴一笑道:“大叔,腰不好还用什么狗皮膏药,来一丸,保证你晚上见效,腰不疼了,腿不酸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

“真的假的啊?”有一个小姑娘涉世未深,被凌冽的话唬的一愣一愣的。

“哈哈哈,别信他的鬼话,就是来骗钱的,我说小伙子,就算你想骗人,拜托你先化个妆再来吧,下面花裤衩都露出来了!”

这话立即引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凌冽二十出头,却披着一件洗的发白的灰袍子,还短大半截,下面穿的大花裤衩都盖不住,脚上一双大号拖鞋,怎么看都是不伦不类的,还透着滑稽,他卖的药谁敢用啊?

吃出个性病、牛皮癣什么的,找谁负责?

凌冽怒了,一脸的气愤,道:“你们这样讲就不对了,不是有一句古话吗?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高人都是深藏不露滴,指不定路边要饭的大爷,就是丐帮帮主,还会降龙十八掌呢,再看看我,总比叫花子穿的要光鲜吧?”

说完,还无比风骚的转了一圈,让大家看看他是如何的衣着光鲜。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他们懒得管这小子的药究竟是真是假,反正这小子是挺有喜感的,就当是看表演了。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城管来了,城管来了!”

凌冽一听,脸色顿时大变,抓起自己的袋子拔腿就跑,一边跑,嘴里一边破口大骂:“你大爷的,老子还没有开张就来了,太缺德了!”

跑进一个黑漆漆的巷子,确定安全了,凌冽才垂头丧气往回走,突然一个黑影冲了过来,一下子将他扑倒在地上,摔了一个大跟头,拖鞋飞出老远。

“谁,是谁?”

凌冽被吓的叫了起来,坐在地上道:“大哥,先别动手,我没钱,今天都没有开张呢,我这里有大力丸,要不你拿回去吃两丸,能滋阴壮阳,就当是我孝敬您的行不行?”

这乌漆嘛黑的突然受到袭击,凌冽以为遇到拦路打劫的了。

“你给我闭嘴!”黑影厉声道。

“好,好,好,我闭嘴……呃!”

凌冽听出来了这是一个女人,妈的,这是他妈的什么世道?连女人都跑出来打劫了,劫财也就算了,千万别劫色啊,我还想把第一次留给我最爱的琳琳呢。

太黑了,凌冽看不清楚女人的容貌,只是觉得她应该很年轻,大口的喘着粗气,但凌冽突然闻到一股血腥味儿。

“你受伤了?”凌冽壮着胆子问道。

他的鼻子很灵,闻出这血是刚刚流出来的,应该是这个女人的。

还没有等女人回答,突然一道强光照射了过来,透过那道强光,凌冽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容貌,顿时就呆住了。

近乎完美的脸颊,高挑的身材,再配上一双修长的腿,这简直就是一个黄金比例打造出来的美女,几乎不见瑕疵。

美妞儿啊,绝世大美妞儿啊!

只不过这个大美妞儿这个时候情况好像不太妙,脸色白的吓人,不见一丝血色,腹部不断有红色流出,那是鲜血,可能是失血过多,也可能是剧痛,浑身都在颤抖。

“啧啧,燕大小姐,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身材矮瘦,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双目之中透着跟毒蛇一样的阴狠,脸上挂着狞笑,电影里面强奸犯长啥样,他就长啥样儿,都不带化装的,完美演绎。

大美妞儿看见男人追了过来,脸上一阵绝望,闭上了双眼,道:“既然逃不掉,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动手吧!”

“嘿嘿,动手是必然的,不过像燕大小姐这样天仙一般的美人儿,如果就这么杀了,岂不是太过可惜了。”

男人的笑容变的淫邪了起来,确实,这样的大美妞儿哪个男人不会心动?凌冽心里一阵暗骂,真是禽兽,你不是杀手嘛,还干起了强奸犯的活儿,还有职业道德吗?

男人突然扭头看向凌冽,眼中是狠厉的杀机,道:“小子,遇上我,算你倒霉了。”

惨了,这家伙是想杀人灭口,凌冽立即嚎了起来:“别,别啊,大哥,我只是一个卖狗皮膏药的,不,卖大力丸的,我可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住手!”

大美妞儿冷声道:“你要杀的人是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

“嘿嘿,他的确不会对我造成威胁,但是,我可没有让看着我跟美女温存的习惯!”

男人阴冷一笑,手中一道寒光闪现,那是一柄军刺,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浓烈血腥味儿就知道这把军刺一定杀过很多人!

“不要啊,杀人啦,杀人啦,快来人啊,救命啊……”

男人还没有动,凌冽突然就嘴里发出尖叫,就跟被鬼掐了似得,抱着头一溜烟儿窜到大美妞儿的跟前,拉着她道:“大美妞儿,人家是来杀你的,跟我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不是想上你吗?你就好好配合一下,把人家伺候爽了,说不定人家就不想杀人了……”

 

第002章 师门任务

“你……噗哧!”

大美妞儿本来就已经受了够重的伤了,听见这话顿时就气的浑身直哆嗦,老娘到死还惦记你的安全,你就这样把老娘卖了,你还讲一点儿江湖道义吗?

大美妞儿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晕了过去。

凌冽傻眼了,推着大美妞儿的身体道:“喂,美妞儿,不带这么玩儿的,就算你要晕也等一会儿再晕啊,我擦,老子咋办?”

男人挥动着手里的军刺狞笑道:“小子,还有什么遗言吗?”

“有,说了你一定能满足我吗?”凌冽哭丧着脸道。

“能,我这个人有在杀人之前满足他心愿的习惯!”

“放过我吧!”凌冽嚎道。

银光闪现,男人手中的军刺闪电般的刺向凌冽的喉咙,好凌厉的手法,这是要一击必杀!

“你大爷的,你不是说一定会满足我的吗?”凌冽一蹦三尺高,扯着嗓子骂道。

可是军刺在距离凌冽的喉咙还有不到一公分距离的时候,凌冽手指颤抖,两道银光疾射而出,正中男人的手腕。

男人突然一声惨叫,身体一下子退了回来,手中的军刺也掉在了地上。

只见他的手背上扎着两根银针,这令他的整条胳膊都是剧痛无比,根本就不再受控制了。

“小子,你究竟是谁?”男人一脸惊恐道。

“我?”

凌冽愣了一下之后,愤慨道:“你他妈的聋了吗?老子刚才都说是卖大力丸的了,你知不知道记不住别人的自我介绍是非常不道德的吗?”

“小杂种,你……”

男人大怒,可是却不敢出手,自从出道以来,极少有人能够挡住他的必杀一击,但凡能够挡得住的都是实力远超他的高手。

他知道自己的动作有多快,但凌冽的银针却准确无误的刺中了他的手,如果刺中的是他的心脏或者其他要害,估计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小子,你记住了,这笔帐咱们先记下,总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男人阴毒的看了凌冽一眼,快速转身离开。

偏僻的单间出租房,是凌冽在这里的临时住所。

将大美妞儿放在床上,凌冽忍不住一阵叫骂道:“这么水灵的大美妞儿都舍得下手,真特么的禽兽!”

治伤当然得脱衣服,就在凌冽将大美妞儿的衣服扒下来一半儿的时候,她突然就惊醒了。

“混蛋,你想干什么?给我滚开!”大美妞儿脸色一变,一声惊叫,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由于伤势太重,根本就爬不起来。

“那么凶干什么?我是医生,只是想给你治伤好不好?”凌冽道。

“你是医生?”大美妞儿一脸的不相信,因为凌冽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医生。

见大美妞儿在质疑自己,凌冽不爽了,道:“喂,你还治不治了?不治拉倒,你受的伤那么重,如果不治估计也活不成了,想死的话就走远一点儿,别死在我屋里面,晦气!”

“你……”

大美妞儿一脸的怒意,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嘴角就开始溢出鲜血,这顿时就让她冷静了下来,沉默片刻之后,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咬着牙道:“你来吧。”

尽管她还是不相信凌冽真的是医生,但她知道,自己还不能死,她必须要活下去!

凌冽伸手要去解大美妞儿的衣服,大美妞儿的身体本能的向后缩,凌冽撇嘴道:“拜托你不要耽误时间,我可是医生,有着济世救人的崇高医德,你要是怀疑我,就是对我医德的亵渎。”

大美妞儿咬着牙道:“你要是敢动歪脑筋,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凌冽怒了,瞪眼道:“妈的,老子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么比我还凶,老子现在就算是把你强上了,你又能咋的?”

“你……”

大美妞儿怒不可遏,可下面的话却说不出来了,因为凌冽说的很对,现在的她完全任人摆布,就算凌冽将她先奸后杀,她又能反抗的了吗?

凌冽将大美妞儿的上衣解开了,露出里面白嫩的肌肤,两只眼睛顿时就直了,小心脏忍不住怦怦跳了起来,好在嗓子眼儿细,要是粗一点儿估计就直接跳出来了。

不过当他看见大美妞儿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的时候,心中躁动的欲望顿时就消失了,变成同情,有些伤口是新伤,还在流血,有的是旧伤,都已经化脓了。

凌冽掏出银针,银光闪烁,大美妞儿身上的伤口再次被刺破,鲜血流了出来,这样的疼痛让大美妞儿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凌冽从袋子里掏出一颗乌漆嘛黑的小药丸,碾成粉末,用手掌涂抹在伤口上面,大美妞儿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凌冽皱着眉头道:“不要吵,打扰到我了!”

大美妞儿想要吐血,你大爷的,你占老娘的便宜居然还叫老娘不要吵,我去年买了个表!

可是大美妞儿还没有来得及发怒,突然感觉道道丝丝气体顺着凌冽的手掌钻进她的身体里,时而冰凉,时而炙热,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竟然让她伤口处的疼痛渐渐缓解了。

终于,凌冽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又掏出一颗黑色的小药丸,道:“吃下去!”

“这是什么?”

“大力丸!”

大美妞儿一阵犹豫,可不等她做出反应,凌冽就已经粗暴的将小药丸塞进她的嘴里。

“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就没事了。”凌冽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出了门,凌冽长出了一口气,从破袍子里面掏出一本兽皮制作而成的古朴典籍,神农药典!

一炷清香燃起,凌冽三拜九叩之后,翻开神农药典最后一页,那里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最后一个人的名字是苏见心,凌冽在末尾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神农药典,神农谷嫡传弟子传承之物,学成之后必须要历练红尘,无论贫富贵贱,僧俗权贵,不计代价,无条件救治一百零八人,凑够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之数,而且在这期间,不得伤人性命,才算是真正的出师,医行天下!

那个大美妞儿正是凌冽需要救治一百零八人中的最后一人。

 

第003章 回家

从学艺到师门任务完成,凌冽用了足足四年的时间,奶奶跟妹妹还好吗?该是回去的时候,踏着月色凌冽头也不回的走进夜幕之中。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大美妞儿脸上的时候,她终于醒了过来,她第一反应就检查自己的身体,最后松了一口气,衣衫完整,确认昨天并没有没有受到侵犯。

而她很快就震惊了,因为她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疼痛,拉起自己的衣服,顿时就愣住了,自己满身的伤口居然全部痊愈了,只留下一些淡淡的痕迹,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

大美妞儿觉得那个少年全身都是充满了神秘,她清楚自己的伤势有多重,现在却一夜之间基本彻底痊愈,好神奇的医术。

更加重要的是,大美妞儿非常清楚自己对一个正常男人来说有着什么样儿的诱惑力,凌冽这么好的机会之下,竟然没有对她动任何的邪念。

房门被人推开了,四个黑衣人冲了进来,满身都是凌厉的气息,看见大美妞儿立即跪在了地上,道:“大小姐!”

大美妞儿眼中的疑惑消失,变成了冰冷,问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一个黑衣人犹豫了一下之后,道:“除了大小姐,其他兄弟都已经死了。”

全都死了?

大美妞儿眼中闪过一丝阴冷,手掌不由的紧握了起来,站起身来,两眼之中散发着令人不敢逼视的精光,淡淡道:“回天京!”

走出门口,大美妞儿又道:“留下两个人守在这里,住在这里的是一个年轻人,我要他的所有资料。”

光州城,四年过去了,政府开发的非常厉害,郊区的一些村庄都已经消失了,双柳村很多民宅的墙壁上面也写着大大的“拆”字。

走进村口,看见眼前熟悉的一切,漂泊了四年的凌冽忍不住两眼发红,这里不是他的家,他曾是一个流浪儿,在八岁那年,流落到了这里,被奶奶收养,抚养成人,这里就是他的家。

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了,家里还有一个妹妹,然后就没有别的亲人了。

当年情况非常突然,直接就被师傅带走了,甚至都没能跟奶奶和妹妹道别,四年过去了,不知道他们过的还好不好?

青瓦房,独门小院,四年过去了,显得更加废旧了,估计再过两年都不能再住人了,一靠近凌冽就闻到一股子恶臭的味道,大门上面竟然被人泼上粪便。

凌冽敲了敲门,院子里面响起一个少女愤怒的声音,道:“混蛋,还敢来?姑奶奶我剁了你们的狗头!”

门被打开了,一个短发清秀的少女火冒三丈的冲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柄铁锹,劈头盖脸的就砸向凌冽的头!

凌冽一个侧步避开了,一把握住铁锹,看着眼前的少女,道:“镜心?”

少女仔细打量了一下凌冽,手中的铁锹掉在了地上,一脸的不相信,声音颤抖道:“哥……”

“是我。”

四年了,小丫头已经长大成人了,她是奶奶的孙女,也是凌冽的妹妹,穆镜心。

“哇……”

穆镜心一头扎进凌冽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道:“哥……哥……你去哪儿了,你怎么才回来,呜呜……我好想你……”

凌冽声音也有些哽咽,拍着穆镜心的肩膀道:“好了,好了,我现在已经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奶奶在哪里?”

“奶奶,奶奶她病了,病的很重,快要死了……我……哇……”提到奶奶,镜心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凌冽脸色大变,急忙推门冲了进去,进屋就闻到一股子浓烈的刺鼻药味儿,床上躺着一个老婆婆,骨瘦如柴,一头的白发如同枯草一般,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油尽灯枯,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镜心……咳咳……算了,让他们拆吧……你斗不过他们的……咳咳……”

听见有人进门,奶奶以为是镜心,话说到一半儿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吐出一口浓痰,里面还带着刺眼的血丝。

扑通!

“奶奶……我回来了,孙儿不孝……”

凌冽跪倒在了床前,扑在奶奶的身上,热泪长流,满脸的悔恨,如果不是他的离开,奶奶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你……是小冽?咳咳……噗!”

奶奶睁开浑浊的双眼,激动的全身都在颤抖,可是紧接着又咳嗽起来,由于太过激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奶奶……”镜心尖叫着冲了过来。

凌冽慌忙抓住奶奶的手腕,他发现奶奶的肺部受了很严重的创伤,将奶奶扶起来,手指翻飞,十几根银针颤抖着刺进奶奶的身体里,绕到的奶奶的身后,一掌拍在奶奶的后背上面。

“将这颗药用开水化开,等一下给奶奶服下。”凌冽掏出一颗黑色药丸道。

穆镜心已经六神无主了,听见凌冽这样吩咐,慌忙去找开水了。

凌冽的手掌在发红,奶奶的后背上面冒着一丝丝的热气,神奇的是,扎在奶奶身上那些银针一直都轻微的颤抖着。

穆镜心将药丸化开端来了,凌冽松开了自己的手掌,脚下一个踉跄,擦拭了一下苍白脸上的汗水,微笑道:“把药给奶奶服下吧,过几天就没事了。”

“过几天就没事了?可是医生说奶奶已经快不行了!”穆镜心一脸不相信道。

“放心吧,奶奶真的没事了,你哥我现在可是医生。”凌冽道。

奶奶的情况的确非常的严重,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回来的话,最多撑不过三天。

“你现在是医生?”镜心瞪大了眼睛。

“鬼丫头,连哥的话都不相信了吗?”

凌冽狠狠的敲了她一下,脸色突然变冷了起来,向镜心问道:“奶奶不是病了,是受伤了,怎么回事?”

他已经看出来了,奶奶是肺部受到了创伤,并不是真的得病了。

一提这个,镜心顿时就怒了,道:“还不是王成那个王八蛋!”

王成是村支书的儿子,从小就跟凌冽是对头,双柳要拆了,开发商开出了非常优厚的赔付条件,王成靠着他老子的势力,将这一片的建筑工程包了下来,看准了穆镜心祖孙俩无依无靠,竟然勾结他老子,将穆镜心家的地跟住房都给划进了王家。

 

第004章 你来打我啊

就是说,等拆迁之后,穆镜心家的赔偿全都落进了他的腰包,而穆镜心祖孙俩将会变的一无所有,而且为了怕夜长梦多,还打算强拆。

这是要将穆镜心祖孙俩逼上绝路,两人拼死抵抗,王成一怒之下,竟然踹了奶奶一脚。

奶奶年纪大了,受了这么重的伤根本就顶不住,家里面有没有足够的钱去支付天价医药费,只能在家里面耗着,眼看就已经油尽灯枯了。

“哼,王成,四年不见,倒是胆肥儿了!”

凌冽跟王成从小就是死对头,只不过凌冽的拳头够硬,一直压着王成,没少挨凌冽的揍,这一次八成也是王成存心想要报复。

凌冽一脸寒意道:“大熊跟二狗呢?”

大熊跟二狗是凌冽之前村子里面最好的死党,三个人穿一条裤子,凌冽家里被人欺负,两人不可能不过问。

穆镜心道:“自从你走后熊哥跟狗哥没有考上大学,在家也呆不住了,雄哥被吴伯送去当兵了,狗哥跟家里去天京做生意,不然的话王成也不敢这么嚣张。”

凌冽摸摸穆镜心的头,道:“放心吧,哥现在回来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了。”

目光之中透着寒光,有的时候,医生并不仅仅会救人!

“哥……”穆镜心抱着凌冽,眼泪花又冒了出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就成花脸猫了,对了,你琳琳姐现在怎么样了?”凌冽问道。

“她……”

提起琳琳穆镜心的表情顿时就有点儿不自然了起来,眼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怒气。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喊:“镜心,在家吗?”

“琳琳。”凌冽听出是琳琳的声音,立即冲了出去。

果然,院子里面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女孩子,正是四年前凌冽的女朋友。

“凌……凌冽?”琳琳看见凌冽,表情好像非常的震惊。

“是我,琳琳,我回来了。”凌冽冲过去抓住了琳琳的手。

“你干什么?”

琳琳怒了,一把甩开凌冽的手,一脸厌恶道:“你这样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凌冽顿时就傻眼了,道:“琳琳,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辈子都要在一起的吗?”

琳琳冷笑道:“一辈子在一起?你当我还是之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吗?跟你在一起一辈子,你拿什么来养活我?”

“我现在已经是医生了,我相信以后我一定可以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凌冽道。

“医生?拜托,你不要这样搞笑好不好?”

琳琳一脸的鄙夷,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道:“你看见我这一身衣服了吗?一件就要几千块,难道你以后要用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衣服,然后喝西北风去?”

凌冽震惊了,他想不到曾经清纯可人,跟他山盟海誓的初恋女友竟然会如此的势利。

“琳琳,给我一个机会证明自己吧。”凌冽不死心的问道。

“给你一个机会证明自己?证明你是一个癞蛤蟆,然后想要吃天鹅肉?”琳琳冷笑道。

就在这时,门外面响起一道粗鲁的声音,道:“琳琳,还废什么话?那老东西死了没有?要是死了,老子直接把房子推了。”

一群膘肥体壮的大汉冲了进来,为首的是满脸横肉的大光头,脖子上一条金链子比狗链子还粗,上前一把搂住了琳琳的腰,一直贼手肆意的乱摸,凌冽认得他,他就是将奶奶打伤的王成。

“别这样嘛,还有人呢?”琳琳扭着水蛇腰嗲声道。

王成在她身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嘿嘿淫笑道:“怕什么?你……在床上不是挺浪的嘛。”

“讨厌,再这样人家不理你了,人家只在你面前浪嘛。”琳琳嘟着嘴道。

咔嚓!

凌冽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碎了,那是他的心,被狠狠的击碎了。

他日思夜想,曾经海誓山盟的初恋情人,现在竟然跟一个荡妇似得偎依在他死对头的怀里。

王成终于发现了凌冽,有些愕然道:“你是凌冽?”

“是我,王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凌冽咬牙道。

王成面带一丝畏惧,不过很快就嚣张了起来,道:“凌冽,以前我怕你,但现在老子有人有钱,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老子欺负你又能怎么样,琳琳以前是你的妞儿,可现在天天在老子的床上,老子让她是贵妇她就是贵妇,老子让她是荡妇,她就是荡妇,有种你来打我啊……”

凌冽紧握的拳头松开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再亲密的两个人,如果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两条路,从此以后也不会再也任何的交集,他的初恋彻底的结束了。

“王成,现在进去给我奶奶认错,再将吞进去的补偿吐出来,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凌冽淡淡道。

所有人一下子都愣住了,紧接着都是一阵哈哈大笑,王成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指着凌冽道:“凌冽,我看你出去四年变成傻子了吧?竟然让老子下跪认错?你是不是还想像以前那样揍我?那你来啊……”

啪!

王成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人影一闪,脸上就挨了一个大嘴巴子,直接被抽的栽倒在了地上,凌冽冲上前,一只脚踩在他的脸上,冷笑道:“这是你自己说的,主动让别人揍你,这样的要求,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王成有点儿懵了,没想到现在凌冽居然还敢打他,怒吼道:“凌冽,杂种,你竟敢敢打我,混蛋,混蛋,你们都傻了吗?给我上,给我弄死他!”

跟着王成的那些小混混终于反应了过来,从身上掏出凶器就向凌冽冲了过去,凌冽目光阴冷,手指翻飞,一道道银光飞射了出来,那是一根根银针。

银针闪电般的刺进一群小混混的身上,顿时全部倒在地上,嘴里发出跟杀猪似的惨号声。

凌冽的银针刺进了他们身体的穴道之中,只要凌冽愿意,可以折磨的他们生不如死!

所有人都被吓到了,尤其是王成,就跟活见鬼了似得,怎么随随便便扔几根针,人就全倒下了呢?

见凌冽看向自己,王成被吓的浑身直哆嗦,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爸是村支书,警察局也有我的人,而且这一次的工程开发是白家的风云地产,白家你知道吗?是光州的太岁,你要是敢动我,别说你不能在村子里立足,甚至还要去坐牢!”

“是哦,你爸是村支书,连警察局都有你的人,还跟白家有关系,真的是好大的背景。”凌冽冷冷的笑道。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