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人不动声色地爱过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6:09: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宋茗茗从桌边的竹筒里抽出一副一次性筷子,利索地一掰两半,然后插进面前的葱油拌面里,上下翻搅几下,葱香味和麻汁味便溢满开来。


她往前推了推,“吃吧。”


卢聿二话不说,接过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在我们不注意的间隙,他的眼泪落在了碗里,一颗颗的,仿佛青春的终止符。


他知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个叫宋茗茗的傻姑娘为他拌好面条送到他面前。


又或许,今日以后,他的食谱里不会再有这道葱油拌面。



我们最初认识宋茗茗,就是因为葱油拌面。


那时学校门口开了一家兰州拉面,价格公道,味道也正宗。每到饭点,那些吃不惯食堂清汤寡水的学生就会蜂拥而出,纷纷来这家店占座。我、卢聿、猫王是这家店的常客,我负责占座,卢聿负责买单,猫王则负责蹭吃蹭喝。


那天下午下了课,我们哥三去篮球场打了会篮球,汗流浃背的我们走进兰州拉面时却见人头攒动,早已没有一张空桌。猫王连连抱怨,“早就说让你先来占座,你非得跟我们打到最后。”


我捶他一拳,“你这个只贡献嘴的人能不能闭嘴。”


就在我和猫王斗嘴的时候,卢聿指了指最角落的一张桌子,“那张桌子只坐了一个人,正好空了三个地方。”


坐在那儿的人就是宋茗茗,她没有拒绝我们拼桌的要求。


那天卢聿和宋茗茗都点了葱油拌面,我和猫王要了兰州炒饭。


面上来后,卢聿掰开筷子就准备吃,“你等等。”


只见宋茗茗将卢聿的拌面移到手边,上下翻搅了几下,然后推过去,“拌一下才好吃。”


这个动作,让我们三个粗老爷们瞬间感受到女性温柔的力量,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卢聿拿起筷子吃了两口,连着说了三个“好吃”。


我们和宋茗茗,这就算认识了。


但是真的玩到一起,还是因为卢聿抵不了葱油拌面的诱惑。他东施效颦,学着宋茗茗的样子上下搅动面条,试了多次却总拌不出那天的味道。于是,他拍了拍桌子,下定决心:拉那妞入伙。



从那以后,校园里就经常见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宋茗茗跟我们不在一个班,但是只要下了课特别是吃饭的时候我们铁定在一起。起初还有女生暗地里议论宋茗茗是卢聿的新女友,都被卢聿坚决地粉碎了。我和猫王一开始也怀疑过,毕竟宋茗茗跟我们的关系太亲密了,她对卢聿似乎比对我们还要好一些。卢聿被罚写单词,跟宋茗茗卖个萌,宋茗茗二话不说就接过他的作业本;宋茗茗的妈妈做了寿司,她也会给我们送一份,但是给卢聿的那份总是夹了蛋黄或者肉松。诸如此类,很多的细节让我们不得不怀疑卢聿和宋茗茗的真正关系。


“别人瞎传传,你俩还不知道吗?”


我和猫王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


卢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跟宋茗茗,那是绝对不可能。”


他说得斩钉截铁,我和猫王却不肯放过他,毕竟说实话,宋茗茗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姑娘。


“宋茗茗多好啊,你们俩要是真的在一起,那也不错。”我和猫王诚恳地建议道。


卢聿边说边给我们一个白眼,“你们什么时候见我找过没有胸的女朋友?”


卢聿说到这个份上,我和猫王无话可说。毕竟单论姿色,宋茗茗确实比不上卢聿的任何一个前女友。


当然,更比不过卢聿后来的那个新女友——乔伊。


乔伊是艺术班的班花,在那个在校女生都留齐刘海的年代,她已经学会了用化妆为自己的美丽加分。微卷的长发,姣好的妆容,配上修长的美腿,简直就是卢聿喜欢的标准美女。


关键是,人家乔伊还是学钢琴的,不怕美女有姿色,就怕美女懂艺术。卢聿被乔伊迷得神魂颠倒,甚至六亲不认、抛友奔色。


那段时间,他便不怎么和我们在一起了,连吃饭的时候也是单独约乔伊。在这个学校里,似乎没有卢聿追不到的女生,毕竟他长得不错,又是名副其实的官二代,虽不高调炫耀,但出手阔绰,比起我们一众屌丝不知是多少女生的花痴对象。


乔伊很快就答应了卢聿的追求,两个人整天花前月下,不知羡煞了学校里多少男男女女。


没有卢聿在,宋茗茗虽然也和往常一样,跟我们一起吃饭,但是我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她的不自在。虽然我们四个人之前一直是团体活动,宋茗茗跟我和猫王也关系不错,但我想,她之前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更多是源于卢聿的关系吧。


我和猫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买一赠二的“二”。



过了热恋期,卢聿很快又回归到团体活动中,他没和宋茗茗说什么,只是照旧一起吃饭、一起玩,宋茗茗仍然在他点葱油拌面的时候主动移过来,三下五除二地为卢聿拌好,也仍然在我们打篮球的时候默默地坐在台阶上,帮我们照看衣服和书包,她甚至会默默地收走我们被汗水浸透的T恤,洗好晾干以后再还给我们。


她渺小隐忍的爱情,就这样不动声色地隐藏在岁月的罅隙里。


有时,我看着她做这些,常常会觉得心疼。像她这样好的姑娘,值得拥有更好的爱情。


但什么又是更好的爱情呢,心甘情愿才会甘之如饴吧。


高二下学期的时候,乔伊养了条京巴,但养了一个多星期就没有耐心了,扔给卢聿吩咐他照看好她的小八。卢聿没办法,又将小八拜托给了宋茗茗。


于是,宋茗茗除了给我们三当保姆,还又多了条狗。


那时候宿舍有明文规定不能养动物,我不知道宋茗茗用了什么办法,既能把小八照顾好,又不被宿管大妈发现。我和猫王私下里为宋茗茗抱不平,他卢聿和乔伊只管把狗往宋茗茗那一丢,喜欢的时候牵出来玩一玩,玩够了又扔给宋茗茗,真以为宋茗茗是他们家老妈子啊。


宋茗茗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个笑容,差点让我掉下泪来。



高三上学期的时候,乔伊开始全国各地地去考试,跟卢聿自然而然地分了手。我和猫王都以为,宋茗茗马上就能转正了。


没想到卢聿消停了没多久,又换了一个女朋友。


他介绍新女友给我们认识的那天,我、卢聿、猫王还有宋茗茗都喝了点酒,宋茗茗嘴上说是为了我们相识两周年干杯,但我知道她是想把忧愁全借着酒劲灌到肚子里。我们喝得醉眼朦胧,四仰八叉,为了躲避宿管大妈的查房,猫王先送卢聿的新女友和宋茗茗回了宿舍,只剩了我和卢聿。


我倒了一杯酒给他,“你知不知道宋茗茗那个傻妞一直爱着你。”


“我知道。”


“难道你就一丁点不爱她?连试着爱她都不能?”


酒入穿肠,一杯化相思,一杯化离殇。



整个高三,我们不得不悬梁刺股、囊萤映雪,大家在一起的机会少了,经常好几个星期都见不到面。


偶尔聚到一起,也莫名地多了些不自在。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和猫王决定北上读工科,卢聿留在省内一所高校读计算机,宋茗茗决定出国。


给宋茗茗送行的那天,卢聿问她想吃什么,他要豪请。宋茗茗笑笑,“就到咱们第一次认识的那家兰州拉面吧。”


她掰开筷子,为卢聿拌好面,默不作声地推到他面前。


而这个被她默默地爱了三年的少年,就着泪水,吃完了那碗面。


不知怎么,我竟想起了卢聿带新女友给我们认识的那晚,我倒了一杯酒给他,“你知不知道宋茗茗那个傻妞一直爱着你?”


“我知道。”


他喝完杯里的酒,抬眼看着我,“我还知道,你一直爱着那个傻妞。”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